講到法國,大家都會想到巴黎,講到咖啡,大家就會想到左岸。不過左岸並不是巴黎,也不是法國唯一賣咖啡的地方,事實上,法國處處有咖啡座,咖啡座對法國人來說,有點類似我們的泡沫紅茶店,是一個消費便宜,又可以坐很久,是很重要的休閒及社交的場所,消費來說的話,由於法國的消費稅達19.6 %,扣掉稅金來說的話,在法國喝咖啡還不算太貴,一杯Espresso大概2歐上下,一杯咖啡歐雷大概3歐上下,這個價錢會依地區小有變動,在巴黎一定比在杜爾貴,不過大概就是這個價錢左右。夏天的話,坐露天座比坐店裡面貴(冬天則相反,事實上冬天外面大概也不設座吧?),在法國,如果要設露天的座位營業的話,是必須先取得許可證的,不是像台灣愛擺就擺,自己的店門口走廊還可以出租,待在法國的期間很難不去咖啡座發發呆,亂拍照一番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由於我不懂法語,而法國人的不講英文又是舉世皆知,在法國的期間,我幾乎是只能「看圖說故事」,雖然待了二十多天以後,也認識幾個法文單字,但基本上我對待法文單字的態度和英文是無異的----通通把單字當圖案看待。文盲,也是會有文盲的做法的。

 

我問過T先生,據他的觀察,法國人到底是不願意說英文?還是不會說英文?

T先生想了一下說:「如果是公務員,不願意說英文的成分比較高,但是一般民眾的話,不會說英文的成分比較高。」喔?是這樣嗎?可是英文和法文同屬拉丁語系,而且法文裡面也很多英文啊~兩個國家又這麼近,以前還一天到晚在打仗,法國人會有不會說英文的嗎?

T先生繼續解釋:「這並不意外啊~當然大部分的法國人和我們一樣,求學階段也唸過英文,但就像我們一樣啊~雖然從國中唸大學,但如果不常用,不會說英文的人也大有人在啊~不是嗎?更何況,在法國的鄉下地方,甚至有些人的老阿公老阿媽連法語都不會說,只會說他們的地區方言,你相信嗎?」啥?法國人不會說法語?喔啦啦~這現在是甚麼情況?

 

在網路上找法國旅遊資料的時候,免不了看到有人的旅遊日記裡寫了對法國人不講英文的無禮傲慢多加韃伐,不過老實說,我對這件事倒並沒有以那麼嚴重的態度看待。主要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我有一個現成的法語小無敵隨侍在側(事實上是我黏緊著他),而是,回想起第一次到日本自助旅遊時,也因為車票的問題,在出站的時候被站務員攔下來,那時候我和T先生的日語只有50音的程度,我們不會講日語,站務阿伯不會講英語,最後站務阿伯沒辦法乾脆放我們通行去。

 

我廢話了一堆的意思是:從來沒有人規定法國人要會說英語,如果你可以「原諒」日本人的不會說英語,那麼爲甚麼不能也「原諒」法國人的不會說英語?而且,法國人的邏輯和其他美加地區的白人也很不一樣,到商店買東西的時候如果不先和店員老闆打招呼就直接翻看東西的話,那會被視作無禮的行為,所以當你一劈頭就直接要用英語和法國人交談的時候,法國人也會當成你很無禮而不想理你,或者為了要掩飾自己的不懂英語,也會直接不理你。法國人是一個奇怪的民族,說到這個還可以寫一大篇。

 

而法國也並不算是體貼觀光客的國家,很多地方是沒有標示英文的,像購買車票的自動販賣機,大部分都只有法文,而沒有英文介面,在法國待了十天左右到郵局去寄明信片的時候,看到郵資的自動販賣機有英文介面,看到那英文介面的那一刻,我幾乎感動到快要流下眼淚來,看到平常討厭的英文現在竟然像看到自己的母語一般,在那一刻我終於不是文盲,像回到了文明世界一樣。啊~英文~我愛你~

 

嗯.....這篇的重點還是在「看圖說故事」,所以,還是來看照片吧!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杜爾(Tours)是一個距離巴黎大概100多公里的地方,搭TGV的話,大概1個小時10分會到,搭普通快車的話大概就兩小時會到,如果要去城堡區遊覽,杜爾是一個無法錯過的地方,幾乎到羅亞爾河流域的城堡都要經過杜爾這裡。

 

杜爾這個地方如果以我去過的都市作比擬的話,那我認為她很有京都的味道。一種斯文、穩重、安靜的氛圍。據說古時候的法語,是羅亞爾河流域的口音最為標準,不過現在差別倒是已經不太大了。波旁王朝以前,法國還曾經定都在這個地方。T先生 之前寄給我杜爾街景的照片,光這樣看比較難聯想實際的樣子,不過利用一天的時間,把這個城市舊城區的部分走過一次,就對這個城市有比較具體的概念。

 

T先生唸的學校位於舊城區,住的地方離學校大概走路六七分鐘的地方,是一間頗有歷史的房子,但雖然是舊房子,但房東在出租前有經過相當的整理,並且有提供家具還有枕頭床單毯子等寢具,前任房客也留下了一堆餐具可供使用,該有的都有,生活起來倒也沒有甚麼不便。但是以規模來說的話,與其說是公寓,不如說比較像台灣的大套房,甚至比前我們在日本的小公寓都還要小,也正因為很小巧,所以T先生整理的很乾淨,很井然有序,因為如果不這樣的話,恐怕很容易爲這個小公寓大套房帶來毀滅性的混亂。身為房客的房客,我也只好謹守房客的生活規則和房客禮儀;包括煮好飯順手把鍋子洗好,各項料理工具洗好擦乾歸位,電爐周圍擦乾淨,水槽用吸水棉布擦乾以免有水漬的痕跡,洗澡的時候要先把踏墊先舖好,並且小心不要把水給濺出浴濂外,超過12點上洗手間的話就不要沖水了,免得管道的水流聲太大吵到樓上樓下的鄰居等等的。

 

我抱著「臣惶恐」般戒慎恐懼的謹遵生活守則,但畢竟還是有無法克服的部分,這唯一叫我遺憾的就是「洗澡的時候小心不要把水給濺出浴濂外」。

法國很多地方的單人淋浴室,都是只有一個約90公分見方的淋浴台,從地面算起台高約20公分,但實際站在淋浴台裡的話,深度約只有15公分左右而已,如果不是加裝拉門圍起來的話,就是只有用浴濂隔開而已。T先生的浴室就是裝浴濂的那種,我洗澡從來沒有洗的那麼痛苦過;因為技術太差又太粗魯,一不小心就把水濺出淋浴台外,每次洗完澡要拉開浴濂前就忍不住和自己打賭今天有沒有把水濺出來,不幸的是,十次有八次,或多或少的,會把水濺出來,看到地上的水滴,都會讓我很洩氣。不明白爲甚麼法國人的淋浴台幹麻不作高一點,或者房東幹麻不直接加裝拉門就好了,爲甚麼要讓淋浴台來削減一個人洗澡的快樂呢?在法國洗澡二十多天,很遺憾好像還是沒有切確的掌握住洗澡的祕技。唉。

 

除此之外,這個房子的另一個缺點應該就是隔音並不是很好。

畢竟是木造和泥土構成的古老建築,(還好法國沒有地震也沒有颱風,不然這種房子是不可能存在這麼久的),所以隔音設備也絶不如鋼筋水泥的房子。杜爾的夜晚很安靜,除了商業區的餐廳酒吧以外,住宅區的部分可說是安靜到像一座死城,我們兩隻還算夜貓子,一到夜晚在房子裡的說話,活動等等的就不得輕聲細語而且動作要小一些,免得吵到人。很離譜的是,到了半夜,樓上不知道哪一樓的樓友起來尿尿的聲音我們在樓下竟然聽的一清二楚,還好我們樓下的房客搬走了,一直還沒有新的房客搬進來,要不,我們半夜起來上起手間的聲音也會被聽的一清二楚。真是奇妙的經驗。

早上就不用說了,樓上的日本樓友批哩啪拉走下木造階梯下樓,聽到她用日語打招呼道早安,聽到房東太太跟要出門的房東交代事情,跟女兒說話等等的,還躺在床上賴床的我也是完全收音。

 

不過就算有著這些我比較不適應的地方,但我住在這個房子的十幾天裡還是感覺很愉快,而且蠻愛這個採光十分良好的房子的。

 

這個房子離羅亞爾河的河邊很近,走路五分鐘就到了,如果早一點吃飯,還趕得及太陽下山前去河邊散步,這裡的太陽公公和我一樣是晚睡晚起型的,六點還看不到陽光,九點多太陽公公才下班,就算天黑了,到河邊散步一樣有適當的照明,基本上還算安全。除此之外,河邊有一個大學,有一個圖書館,裡面的館藏還算豐富,尤其是音樂CD,光是爵士樂的CD如果要聽過一輪的話,三四個月的時間跑不掉,如果要把所有的音樂CD都聽過一輪的話,大概要一年左右的時間吧!這裡也是T先生的寶庫,他常常寄給我的音樂MP3都是從這裡來的。

 

其次,這個公寓的房東和房東太太是十分熱心且好相處的人。房東年紀大概40多一點,房東太太則比較年輕,是個泰國人,講的法語有一點泰國腔,兩個人有一個小女兒才19個月大,是個眼睛很大但是脾氣很壞的小女生。房東除了是房東之外,還另外經營古董的買賣,樓下有一個工作室,只可惜還沒機會去參觀就離開法國了。初見房東的時候,我維持著東方禮儀,對房東微笑並外帶一個15度的鞠躬,這在台灣或日本都是常見的基本禮儀,但對房東這個法國人來說卻是十分新鮮的「見面禮」。是的,法國人流行的是左右臉頰各微碰一下,或者臉頰很靠近的發出親吻的啾啾聲,但是,人家可是害羞的東方人,哪有辦法第一次見面就來這一招啊?更何況房東還是個大鬍子.......

在我準備去法國的一兩個月前,T先生大概就先跟房東說了我將會去那邊小住一段時間,所以當房東和房東太太見著我的時候,也用著一種期待到來的熱情迎接我,雖然我們的溝通只能有賴T先生的翻譯,但是仍然可以非常直接的感受到對方的熱情。

 

臨回台灣前房東請我們去他家裡小坐一下,我們拎著剛剛上街買的一瓶紅酒和去南法玩帶回來的小禮物過去作客,房東看看我們帶去的酒,然後問我說想不想參觀他的酒窖?喔拉拉~這個房子還有酒窖?那當然得拜見一下,房東拿了鑰匙帶我們往地下室走,是一個很大,整理的很好的地下室,非常的涼爽,果然是很適合當酒窖的地方,而且還有前任房客一個日本人寄放在此的一堆好酒。房東問我喜歡波爾多的紅酒嗎?我點點頭,他快速的掃描過一次酒架,然後拿了一瓶1990年的波爾多紅酒送我,當場令我感到很意外,這瓶酒在市面上已經買不到了,算是很貴重的禮物了,我看著T先生,T先生代我謝過房東,這瓶酒是房東的盛情,由於隔天已經要出發去巴黎,然後就要回台灣了,沒有甚麼機會好好的品嚐這瓶酒,於是我用衣服包了好幾層,然後塞在我的手提行李中,一起跟我先回台灣來,等T先生回來,再好好的一起品嚐這瓶酒。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趟「不振作」的旅行,這也會是一串「不振作」的遊記,說不振作的原因這次出門並沒有以往要出門旅行的興奮和有計畫,只覺得出門前一堆事要做個暫時的結束而很忙而已,關於旅行的事卻抱著有點能拖就拖的懶散,連行李都是出門前兩小時才打包完畢,而所謂的打包也不就是把預計要帶的東西按照清單一一丟進行李箱去而已,打包完以後還去刷了洗手間,洗澡,然後才換衣服準備出門,時間算的剛好的很。

 

這次行李打包了一大一小,嚴格來說,扣除掉要帶給T先生的東西以外,我自己的東西大概一個小的登機箱就打發了,因為要帶應援物資給T先生,所以拿出大行李箱來,又可考慮到要幫人家帶東西回台灣,到時候在機場要退稅所以又帶了另一個小的登機箱出門,另有一些玻璃瓶裝的東西就塞在背包裡以策安全,還好的是到了法國以後T先生會來接我,就比較不擔心自己帶這兩個行李箱趕車的情況。兩件行李三十公斤,剛好處於航空公司櫃檯可放行也可以刁難的灰色地帶的重量,泰航的櫃檯人員到也還好,沒有囉唆三十公斤放行。

 

這次出門在交通上真是一個奇妙的經驗,出門前時間已經算的是剛剛好了,如果多等幾個紅綠燈的話我有可能趕不上國光號,結果到車站以後車子還讓我多等了十幾分鐘,但卻準時的到達了機場,倒也不是司機開的特別快,而是路況一路都算順暢,幾乎沒塞到甚麼車,搭飛機也是,從台北出發遲了十分鐘才起飛,結果比預定時間提早半小時到曼谷,從曼谷遲了二十五分才起飛,結果也是提早了四十分鐘左右到達巴黎,不得不稱讚一下泰航的機師,而且起降平穩,技術不錯。台北飛曼谷的機型是777的,座位多反而覺得空間小,加上前座的光頭老外又把椅背放下來,就覺得更擠,還好的是這段路只有三個多小時,吃吃喝喝外加發個呆,在筆記本上塗個鴉,就到曼谷了。

 

這是我第一次到曼谷機場,覺得這真是一個神奇的機場。

首先,要下飛機的時候走到機門外一看發現不是空橋,而是階梯,階梯下方有接駁車在等著我們。這種情況我只有在搭小飛機的時候才遇過,搭這種777的飛機還沒遇過不從空橋下的情況,一下機場,地面溫度29度的氣溫果然絕非浪得虛名的熱,趕快跳上接駁車然後一路晃到入境/轉機的航廈去。曼谷機場的建物,客層活動的地點都在二三樓,一樓是處理行李和貨物的地方,雖然已經是半夜一點了(台灣時間)還是有許多工作人員在工作,到達入境/轉機客層以後更不得了,三更半夜了依舊人聲鼎沸,熱鬧的很,想起晚上六七點就已經悽清寂寥的中正機場,突然比以前的更加擔心起台灣的未來起來。

 

轉機時間很短,只有一個小時,忙著找轉機的登機口,隨然沿路看到許多阿撒布魯可愛的東西一直在呼喚著我去看看,但是為了安全起見我只能拒絕誘惑的趕緊往前走,直奔登機口。進入登機口以前還有一次的安全檢查,過了這個檢查站以後也不能再出來了,排隊的人很多,怕到時候會遲到,所以只好真的放棄看那些阿撒布魯的可愛玩意兒的念頭乖乖的排隊去。

 

這班曼谷飛巴黎的班機也是客滿,我想要躺著睡到巴黎的希望也落空了,泰航的機型沒有小螢幕可看電影,剛開始真的擔心會無聊到爆,而且如果機位再跟之前的777一樣大的話那這趟路我就真的累了,還好這班747的客機,座位大多了,坐起來舒服多了,而且我是要求靠走道的位置,意外的竟然可以一路睡到巴黎,這是我搭過幾次長程飛機以來唯一好睡過的一次,基於這個理由,下次再飛長程的話,我應該還會選擇泰航。

 

一覺醒來朝窗外看去,遠方黑暗的雲層已經鑲著一點點金紅邊了,往陸地上一看,竟然看到點點星光,剛睡醒不清楚的腦袋還想成是漁火,後來十秒鐘以後發現不對啊~我們飛越的路線沒有經過海咧~而且裡下的漁火也太密集,而且幾乎沒有移動的感覺,過了一會兒機上的螢幕打開了,播放著飛行資訊,現在還是三萬八的高度,剛剛飛越過的地點大概在維也納附近,嗯嗯~巴黎快到了吧!

 

在法蘭克福上空附近被叫起來吃早餐,泰航的餐點不怎樣,不過飛機餐不就都是長這樣?也就別挑了,鄰座是個泰國阿伯,我們彼此語言不通沒辦法交談,但是阿伯很客氣,睡相也很好不會亂歪,是這趟飛行途中的好鄰居。吃飽早餐機長廣播著再半小時就到巴黎了,窗外頭還是一片黑暗,到飛機著陸戴高樂機場的那一刻,總共飛行11個小時半,太陽公公還在賴床。

 

下了飛機是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但根據經驗,跟著人走就沒錯了。但是心裡有一點小小的疑惑;機上空姐沒有發給我們入境卡,而在這人山人海的通關處也沒看到入境卡的蹤跡,仔細觀察一下非歐盟國家居民通關旅客的手上好像也都沒怎麼看到入境卡,算了,那就先排隊再說好了。

 

相對於美國海關通關的囉哩巴嗦,法國的海關通關的快速讓我嚇一跳,不知道是因為要快速消化人龍的原因還是怎樣,海關通關的速度超快,甚至到我的時候,拿著中華民國台灣的護照,這位移民官竟然連抬頭看我一下也沒就蓋章讓我過了,喔拉拉~阿現在是怎樣?

 

不同上次去雪梨等行李等到快睡著,這次找到行李轉盤,才想說去找台推車的時候就看到我的小綠行李箱已經被吐出來在轉盤上,趕緊拎起來,然後等著另一個小紅登機箱被吐出來,小綠全身冰冷,檢查一下行李,沒有損壞,但是那個防君子不防小人的鎖不見了!阿咧?鎖咧?沒多久小紅也被吐出來了,也一樣是全身冰冷,帶著一大一小的行李箱到旁邊打開小綠檢查看看有沒有掉東西,裡面東西都在,那到底鎖上哪去了??

 

找到出口,眼睛努力的搜尋著和T先生相約的服務台,還沒找到服務台但是已經看到「賴聲川」對我揮手微笑了。T先生在法國留了頭髮和鬍子,猛一看和賴聲川很像。接到了人就安心了,熟悉的擁抱是迎接我到法國的第一份禮物。

 

人一安心,就想便便。

真是不好意思提這樣的事,但是,一路十幾個小時的航程,不斷的被餵(感覺自己真的很像豬),機上的洗手間又上不習慣,現在回到陸地上心情也稍微輕鬆了些當然就很想便便。

法國的公廁之難尋在機場就略見一斑,諾大的一個戴高樂機場第一航廈,卻找了好久才找到廁所,放心的嗯嗯完以後,神清氣爽,然後搭接駁車去第二航廈準備搭TGV回到T先生所在的Tours去。

 

要買TGV的車票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刷信用卡的自動販賣機,另一種就是櫃檯排隊了,自動販賣機大多是到巴黎的居多,巴黎以外的機台不多,而且也都是法文顯示,為了怕買錯,保險起見我們還是選擇了櫃檯買票,櫃檯前很人多,排到來我們已經錯過了早上8點45分到Tours的車班了,下一班竟然要等到下午一點多,櫃檯人員也曾經建議我們先搭巴士到巴黎再去轉車比較不會等那麼久,但是帶著幾大包的行李(我的小紅小 綠還有T先生之前來巴黎借住同學家的一包行李,外加我們兩個背包和電腦)趕公車實在是不方便,所以還是決定在機場等。

 

兩個人喝了四杯咖啡吃了兩個可頌以後時間還是很漫長,看手錶現在才11點多,在咖啡店也坐太久了,我臉皮薄的提議換個地方窩好了。第二航廈TGV上車地點的這個建物很無聊,沒甚麼可以殺時間的設施,座椅也被坐滿了,我們找片靠牆的乾淨地方就席地而坐起來,T先生打開電腦,看侯孝賢導演一青窈演的咖啡時光繼續殺時間,不過後來電腦沒電了,又找不到插頭可以充電,只好收起電腦,改拿出我的小無敵來玩俄羅斯方塊,終於殺到了要上車的時間。

 

法國人叫我驚奇的地方除了通關的火速之外在這裡還有另外一件。

上TGV的票是自己找打票機打的,如果沒有打票被查到的話要被罰很貴的罰金的,我們是台灣的良民,也乖乖的準備找打票機打票,但是,這時候法國人的豬頭就讓我不念上個兩句。

舊式的打票機呢~據說墊張紙一起下去打,這樣就不會有打票的序號,但卻保有打票的截角痕跡。因此當查票員沒有查票時,這張票便可以繼續使用;萬一他們來查票,面臨這種情形只能啞口無言,畢竟買車票又打票了,查票員也無話可說。所以法國火車站陸續在更換新型的打票機,新型的打票機只夠塞進去一張車票,而且會有打票的日期時間及該打票機的序號,換句話說就逃不了票了。機場這裡也是,但是,竟然沒留個兩台讓人家打票的,所有的打票機在同一天裡全部貼上紙條暫停使用,我咧點點點,怎麼這麼不體貼啊?那這樣要去哪打票啊?

在火車來前的10分鐘我跑上跑下的找可以用的打票機,我英文爛,法文更是一句不會,想問也沒得問,T先生為了「促進我早日習慣法國」的環境又堅持把這個任務交給我,還好出門前有拜拜,我家神明有保佑,看到前方也有人像我一樣在找打票機,我看到站務人員用手比了個方向,跑往那個方向一看,底下月台果然有一台沒有貼條子的打票機,趕緊衝下去打票,然後再衝回到我們的月台,剛剛喘完氣就看到火車來了。

 

TGV很快,時速好像有三百多公里的樣子,當它全力奔馳的時候,那個速度的壓力會讓耳朵痛。但是回Tours的路上好像沒想像中的快,不是火車跑不快,而是沿路在等會車,這樣走走等等的,竟然花了三個多小時才到Tours。

下了車,很想上洗手間,T先生幫我問了洗手間的所在,結果竟然要錢,乖乖的付了0.5歐以後我才有廁所可上。法國在廁所這一點的小氣,讓我在日後的旅行中,看到廁所不管當時想不想上都會去上一下,也會少喝點水,因為找廁所的不便實在讓我很傷腦筋,還好的是;多數的廁所都還算乾淨。這時候不得不懷念起日本的好,廁所不難找又不用花錢,而且乾淨還有衛生紙。講到廁所,真的可以另外寫一篇。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國外部份:
1998   [日本] 大阪、京都、東京
2000   [日本] 京都、神戶、紀伊半島、高山、桑名、東京、日光、鬼怒川
2001   [日本] 福岡、北海道 
       [澳洲] 雪梨、坎培拉
2004 [日本] 京都、奈良
2008 [日本] 沖繩
2009 [韓國] 首爾 
2010 [泰國] 清邁
         [日本] 大阪、京都、奈良、兵庫
2011 [日本] 東京

國內部份: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