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金主大人的腳掌,趁他睡著的時候偷拍的。
金主大人的腳長的很可愛,我常常覺得很像小朋友的腳,而從手或腳也可以看出一個人的體型。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一直想去Z小姐家摘艾草,可是時間老是喬不好,不是她沒空就是我不行。今天中午下樓煮飯的時候卻看到婆婆幫我摘回來的艾草放在桌上。原來她還記得我想要這東西,特地去跟巷口的人家要的,那菜圃裡長了一堆,前幾天才大規模拔除而已。真是謝謝婆婆。

吃過中飯收拾好以後,就開始洗起艾草來,尋了個籃子盛裝起來拿到頂樓去曬。準備曬好以後拿來浸油作皂用。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早晨七點半醒來,枕邊人不在,抬眼一看原來坐在床邊的沙發上狀似發呆,輕聲問他在發甚麼呆,他揚了揚手上的阿彌陀經,原來在想經中涵義,還很愛睡,但是窗外的陽光,即使透過薄薄的窗紗仍然讓人覺得有些刺眼。金主大人開始起身穿衣服收東西準備上班去,我則像隻貓一樣躺在床上看著他的動作,最後床上送他出門。

時間八點,還不想起床。拾起床頭櫃昨晚看了三分之一的「發條鳥年代記」繼續看下去,這是我第一次認識村上春樹的小說。
 
八點四十分,放下小說,想著今天的計劃。天氣很好,來洗床單吧!
老早就想洗了,但之前家裡辦喪事,後來天氣又不穩定,現在總算可以好好的享受洗床單的悠閒了。我說悠閒絕對不是甚麼假裝浪漫的言詞;我愛洗床單曬棉被。喜歡純棉素色的床單被單洗的酥酥的然後曬過大太陽,傍晚收進來的時候有陽光的香味。然後今天想去巷口的早餐店吃早餐。
 
時間九點,要洗的床單已經扒起來了,換了適合今天天氣的淡雅白底點綴著綠葉和玫瑰的床單,然後帶著一些零錢和鑰匙,拎著一桶待洗的寢具下樓,大手大腳的先把涼被塞進洗衣機去,倒了洗衣精和漂白劑,然後出門去吃早餐。
 
我算是個很不重視早餐的人,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因為喜歡賴床,常常賴到沒時間吃早餐或者睡過早餐的時間。不過,這並不代表我不喜歡吃早餐,如果能克服喜歡賴床的問題的話,我甚而喜歡準備早餐。不管是日式早餐的白飯味增湯納豆煎蛋捲豆腐海苔醃梅子,或者是台式早餐的清粥蔭瓜豆腐乳土豆麵筋醃大頭菜炒蛋煎蘿蔔糕,還是西式早餐的三明治咖啡果汁沙拉荷包蛋培根火腿,四方早餐各領風騷我都愛哪~只不過很遺憾的是這幾年有起床吃早餐的日子大多是杯可可或者咖啡了事,最幸福的時候莫過於上一份工作,同辦公室的同事;巨蟹座的妙妙,每天早上在車上可以接到她的電話,問我今天早餐想吃甚麼,等人到辦公室的時候她已經幫我買好早餐在桌上了,那份工作的期間,十個月胖了八公斤,除了公司本身就是作吃的是主要因素之外,妙妙的愛心早餐也為我的體重貢獻了不少心力。
 
有段時間沒到巷口這家早餐店光顧了,老闆娘還是老樣子,只不過之前幫忙的外傭現在沒看到了。早餐店現時沒有客人,刻意挑九點來,這樣才不用跟對面大樓的上班族擠。點了一份培根蛋餅和蘿蔔糕還有一杯溫咖啡,找來今天的報紙,邊吃早餐邊看報紙。自從回婆家參與喪事以後就沒看過報紙了。雖然寫來寫去還是那些臭酸的新聞。中途有客人上門還帶了條狗來,狗看起來精神很好,眼神看起來也是算乖的狗,興奮的在店裡走來走去,在我腳邊聞了半天,有貓的味道吧!大嫂的兩隻貓;阿喵和小粽子。
 
回到家裡九點四十分,涼被已經洗好了,拎上頂樓去,真是好太陽。把晾衣竿擦乾淨,把涼被曬上去,用夾子夾好,下樓來把枕頭也拎上去,再拿兩個大號的洗衣袋準備曬枕頭,結果一不小心滑了手,我的枕頭就咚~的摔下樓去了,連忙下樓搶救我的枕頭去,撿回來洗乾淨,重新塞進洗衣袋夾在晾衣竿上。乖乖,這次別再表演跳樓給我看了唷~
 
十點,把床單枕頭套門簾靠墊套子重新塞進洗衣機去,上樓的時候在二樓的晾衣場收了昨天洗的衣服帶上樓折好。上網亂逛。
 
十一點,下樓準備簡單的午餐。家裡吃午餐的只剩公婆和我,所以午餐很簡單。
 
十一點半,早餐吃的豐盛而且也因為熱,加上吃了快二十天的素食加軟趴趴的老人菜和白飯,覺得有點膩了,隨便盛一點飯拌著湯,午餐這樣了事。
 
十二點,把床單晾起來。滿身大汗,沖個冷水澡吹電風,繼續網路上亂逛,看看還有甚麼好敗家的,線上S妹為她的小黑求救,小黑身中多鏢,終於支持不下去的負傷抗議了,現在重孝期間也不能回家幫她救小黑,只能口頭指導外加把家私借給S妹自行急救。
 
一點四十五分,繼續躺回床上看「發條鳥年代記」。
麻將席很涼,而且微風徐徐,午後好安靜,只傳來陣陣嗡嗡作響的蟬鳴,蟬鳴聲中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手麻醒來,三點十五分。
窗外的陽光不見了,不會又要下雨吧!三點二十,手不麻了,起床。
要出門拿東西給S妹,還想去買作沙拉的材料。本來是不愛吃沙拉這種東西的,又不是牛,不過這次去後山,幾天民宿的早餐吃下來竟然覺得還不錯吃,所以也想買來試試看。可是我找不到我那本作沙拉的書放哪去了。臨出門感覺好像要下雨了,趕緊上頂樓去把被子床單等通通收下來,三十幾度的高溫,乾的很徹底。
 
四點半到家,買了青花菜玉米筍結球萵苣嫩蘆筍芙蓉豆腐志玲姐姐牌和風沙拉醬,邊洗菜邊起鍋燒開水準備川燙,順便打電話給金主大人問他吃不吃。隨後準備晚餐,婆說今天餓的比較早,那就早點來吃晚飯吧!
 
六點,把洗好的涼被舖好,把洗好該收進衣櫃的折好收進衣櫃裡去,上網繼續亂晃,然後想把今天無聊的一天紀錄下來。
 
住在金主大人家其實是有點無聊,手邊沒甚麼能作的事;想攪液皂,加私頭和材料都在S家。想去Z小姐家摘艾草曬下次作皂可以用,可是暑假期間她的工作都排在下午時段,外加現在重孝中,也不好隨便到別人家去。想整理後山旅遊照片,可是這台NB年事已高,裝了PI的話應該會跑不動外加當機給我看。只能乖乖的等做完三七我才能回家。一切都得等到下禮拜我才能出關。只好上來寫寫無聊日記發發牢騷了事,更扯的是這樣的牢騷我竟然還能寫到2000字以上。我看我真的已經逐漸朝歐巴桑的境界邁進了。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便當,日語寫作お弁当,大陸叫盒飯,英文好像叫lunch box,是我很愛的一樣東西。

小時候住在宜蘭,我娘說要應付我坐長途車不吵的方法就是路經福隆的時候買一個便當給我吃,我就會閉嘴乖乖坐到台中了。小時候沒甚麼機會吃便當,所以能在火車上吃一個鐵路便當感覺是件很幸福的事,現在對於當時的鐵路便當的菜色已經有點印象模糊了,只記得有一塊排骨,有雪裡紅, 好像還有香腸,滷蛋,還有那種紅色一絲一絲的豆類製品,現在清粥小菜店裡應該還可以看的到,我認為好吃的便當是長這個樣子的。

小學的時候,年紀大一點的老師還告訴過我們,日據時代的便當是白飯中放一顆醃酸梅,長的像日本國旗,所以叫愛國便當,那時候聽到,心裡暗想那樣的便當怎麼會好吃?便當就是要熱熱鬧鬧的才是便當。當然啦~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產物,年紀還小的時候是不會想到日據時代的艱苦的。

 

學生時代吃便當的歷史並不悠久,念國中的時候因為妹妹上了小學,已經忘了為甚麼中午沒回家吃飯,所以老媽就開始送起便當來,小學距離我唸的國中並不遠,所以托老妹的福,老媽就乾脆連我的便當一起送,放在大門警衛室前面的架子上,等下了課就去警衛室前面認領自己的便當,現在回想起來有一件事覺得好玩;那時候好像沒聽說過自己的便當會遺失不見的,如果換成現在,不知道便當會不會離奇失蹤?我承認我是對現在這個時代比較沒信心一點。

 

這樣幸福的吃了三年新鮮現作便當,然後我就到台中來唸書了。

由於是自己先回來台中的,寄住在親戚家,親戚家沒小孩,也只有我一個小孩,剛開始還在前一晚先把便當菜準備起來,後來有一陣子回家以後覺得累,就先去睡覺,一覺醒來連晚餐的菜都沒了,更不用講明天的便當菜,學校外叫的便當難吃又貴,又不准外出用餐,所以我就吃了一陣子的泡麵當午餐,後來也會早上先到學校前在外面的麵店買兩包陽春乾麵,一包當早餐,一包當午餐,這樣也湊合著過。

然後有一陣子搬回阿媽家住,家中有三個堂姊妹要上學,雖然沒甚麼菜,不過伯母還是會幫我們都準備便當。比不上老媽現作的新鮮便當,不過總比連晚餐菜都沒有來的好。就算是住親戚家......也還是有差別的。

 

說到便當,一定要提日本。尤其是日本的火車便當。

剛開始不知道為甚麼日本的鐵路便當會這麼貴,動輒上千日幣不說,有的還要兩三千塊日幣,後來才知道火車便當之所以會貴是因為;火車便當都會採用當地有名的食材製作,所以算是當地名產的一種,也才會這麼的貴。當然囉~市街上還是會有賣平價的便當,我和T先生剛到日本的前幾天,還沒找到房子不能開伙,餐餐外食費用也很驚人,折衷的情況之一就是去買專門供外帶的平價便當,最便宜的一個也還要450塊日幣,但就算是這樣還是得趕快找到房子安定下來,不然光吃這種冷冷的便當,老實說吃久了也會覺得很心酸。

 

安定下來以後又開始了另一段帶便當的日子。

一週有兩天是我們兩個上課時間錯開的日子,上下午課的那個人就在家準備好便當,然後帶到學校去,兩個人一起在學生活動中心吃,每每都引起同學的羨慕眼光,羨慕兩個人一起來,互相有個照應,有伴,還羨慕我們那頗具份量的便當。

 

我們的便當真的不小一個,便當裡有飯有炒高麗菜有煎蛋捲有味增肉要不就帶炒麵或炒飯,滿滿的一個便當,不這樣吃的話撐不到傍晚就餓了。再看看日本學生的便當,感覺比較像裝飾用的,感受不到實質功能的那樣的便當,我不太懂日本學生的便當為甚麼都那麼小一個,吃的飽嗎?這個問題也問過我們老師,老師歪著頭想了一下說;大概日本學生都會吃零食,所以便當不用帶的那麼大。這麼說我就理解了,想起來我們真的是因為平常不吃零食,所以正餐的份量會比較多一些。

 

在日本帶便當是很普遍的風氣,也因此附帶產生的文化之一就是「愛妻便當」。

望文生義,當然就是親愛的老婆幫老公準備的便當了。在京都的時候,認識一位大學部的台灣同學,人還不錯,不過就是有點痞子樣,日語說的很溜,溜的原因則是因為交了日本女友,後來在我們回台灣的前後,他也畢業回到台灣來就業了,有一次很意外的竟然在相親節目「非常男女」上看到他。這下可新鮮了,我仔細的看了那一集節目,主持人問他;對於未來理想的另一半有甚麼特別的期望否?這位老兄竟然回答;希望以後的老婆可以為他作「愛妻便當」。當場一口茶差點噴出來,這位大哥莫非心神還沒回台灣來?想吃愛妻便當?恐怕愛妻會神情款款的看著他說:「親愛的,你們公司樓下不是就有7-11了?這60塊給你,可以買國民便當,現再加10塊還可以多換一瓶烏龍茶」。

 

但是在日本的便當,主婦可能沒辦法那麼好打混,便當不僅是中午充飢的東西,也是主婦的外在表現之一。太混的話,讓老公小孩在外面沒辦法驕傲的秀出自己的便當,那可是很重大的問題,所以有關便當的食譜或者電視節目在日本的日常生活中是很常見的。

昨晚在網路上亂晃的時候看到了這個,有點意外又不會太意外,能把便當作成這樣的,全世界除了日本人以外也不會有別人了。這應該是除了A片之外的另一項日本奇蹟。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如果按照倫常來說,金主大人的阿媽是我在世的最後一個阿媽,我自己的外婆和阿媽都已過世許久了。

不過盡管如此,我和金主大人的阿媽在相處上並沒有更進一步的親近,甚而基本上,阿媽對我這個孫媳婦(或許還包括我大嫂在內的這兩個孫媳婦)並不滿意,節儉成性的老人家總覺得我們年輕人太不聽話,太會花錢,太會四處跑,甚至直至臨終,她還是沒抱到曾孫,當人家媳婦一切不及格的條件我們兩個孫媳婦都具備了。
 
初次見面的時候,幾年來看人的經驗本能的告訴我;這個阿媽很不一樣,並不容易討好,最起碼,我沒辦法將眼前的這個阿媽和「慈祥」兩個字聯想在一起。
 
事實上也如此,阿媽對媳婦的行為規範在我們來看差不多就是清朝人的媳婦守則,她是出生在那樣的舊時代,在那樣的時代裡長大,嫁人,侍奉著她真的是清朝人的婆婆,年紀輕輕又逢喪夫,一個人拉拔著五個孩子長大,一個女人就算在現在的時代能這樣走過來的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況是在那個戰亂貧窮的年代裡。個性和意志力不夠堅強的話是辦不到的,但伴隨堅強個性而來的也是固執、不容易溝通及易怒的脾氣。亦因歷經貧窮,阿媽對金錢很計較,公公又是長子,多年媳婦終於敖成婆,所以婆婆過去的日子過得很辛苦。遇到一些不好講的敏感問題,通常也只能透過阿媽最寵愛的么女兒,也就是金主大人的小姑姑去溝通。畢竟母女和婆媳還是不一樣的。
 
婆婆和阿媽作了將近四十年的婆媳,但卻是到最後這幾年才獲得阿媽對她的依賴和肯定。過去,婆婆只是一個媳婦,一個外人,一個家裡打掃煮飯生孩子傳宗接代的人,有好吃好用的,阿媽都只有準備女兒兒子和孫子們的份,婆婆和嬸嬸兩個沒份的媳婦只能識趣的留在樓上不下樓來免得場面尷尬。阿媽脾氣不好,金主大人這些孫子們小時候皮蛋作娘的捨不得打,也都是阿媽在修理的。也或許是這樣的因素,阿媽過世,這些內孫們情感上似乎沒有甚麼波動。問金主大人,他只淡淡的說;大概小時候和阿媽不親,長大後又看她欺負媽的緣故吧!
 
老太太今年九十歲了,過去相處上有摩擦和自己娘家人抱怨的時候,S妹都安慰我;她都已經那麼老了,又不會活的比你久,讓她一點吧!
最近的這一兩年,阿媽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而且還常常摔倒,後來漸漸的不記得人,也沒辦法上飯桌吃飯,都得靠婆婆端飯到房裡餵食。常常從樓上下樓經過老太太的房門前,透過紗門看到她躺在床上孱弱的身軀和已經是皮包骨的小腿,心裡總有一種老太太來日無多的預感。
 
然後就在所有人都有心理準備卻又發生的很突然的矛盾情況下;老太太走了。
 
在一個週末的早晨,睡夢中,悄悄的走了。
 
人在花蓮旅行的我想說已經離家好幾天都沒有和金主大人連絡了,那發個簡訊好了,沒想到得到的回覆卻是阿媽當天早上過世的消息。
 
頓時,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
 
家裡發生了這樣的事,我總不能繼續旅行下去吧?
但是一起旅行的Z小姐怎麼辦?
現在要告訴S家人這件事了嗎?
 
還是決定隔日先回台中,還好旅行也將至尾聲,Z小姐也可以體諒這樣的情況,於是就提前返家。路上越想越不對;如果我沒發簡訊給金主大人的話,那他也打算不告訴我了嗎?真是要害我挨罵比較快。但更不順的是前日才出發去宜蘭童玩節帶營隊的大哥和大嫂,由於這個工作是早就安排好的了,但大哥又是長孫,不回來不行,只好勉為其難的留大嫂繼續在宜蘭工作。
 
於是開始為期將近兩個禮拜的治喪。老太太生前再三交代不要去殯儀館,家人尊重其遺願在家為阿媽舉喪。
在家辦的話唯一累的就是守靈。白天女眷們守,晚上男丁們輪流。七月初的天氣天天都像火爐,就算沒甚麼重勞動晚上還是累到倒頭就睡,既然是守靈就不能到處跑,只能乖乖的待在靈堂前,唯一能作的就是折蓮花。
婆婆預計折108朵蓮花給阿媽,每朵蓮花要用十八張的金紙折成花瓣組合,一個花瓣有八個動作完成,看起來好像很多,但動員家裡的女眷卯起來折,竟然還提前完成,搞到最後幾天幾乎沒事作,十分無聊,並且更累。
 
喪禮的大小事宜都由公公決定,公公雖然也七十有餘了,但卻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人生大事,雖然嘴巴上說老太太九十歲了,這是喜事,不過偶然之間還是可以看到他落寞失神的神情和偶見的慌亂浮現在平常總是慢條斯理穩如泰山的臉上。這段時間公公的脾氣也變得很不好,加上聽力又不好,和人溝通辛苦,不管有沒有生氣,講話的音量和口氣總讓人覺得他在罵人,屢屢的從別人的臉上看出對方的忍耐。喪禮過後,聽他和姑丈講起他一顆醫生早就建議他拔掉,他卻始終堅持留著的牙齒,在老太太過世的第二天就自己脫落了的事情。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生身之母已經九十歲了,母親生給他的牙齒也陪了他七十年,他寧可痛不願意拔,怕這一拔,即成永別。男兒即使有淚不輕彈,身為兒子的公公也還是哽咽竟難竟語。
 
告別式前一天的法會,也是颱風來的前一天,搭在馬路上的棚子被狂風吹的左搖右晃,還偏離了原來的位置,呈現左歪十五度的斜度,葬儀社的小哥在回答會不會垮的時候也越來越不肯定。隔日五點就開始一連串的出殯儀式,入殮的時候看到了阿媽的遺容,很安祥,像睡著一樣,但是和平常看到的樣子略有不同,倒是看著看著想起了我自己的阿媽,最後的樣子也是很安祥,而且看起來和平常一樣。
 
中午前趕到了火葬場,這天日子大概太好了,進入火葬場的路竟然被塞到動彈不得,乾脆下車直接用走的進去,火葬場中不用說也是人山人海,而且往生的應該也都是老人家;因為看到一大群又一大群的遺族,在火化場裡,擺了一具又一具待火化的棺木,別人家葬儀社的工作人員還不得不指揮起交通;「穿黑袍的家屬請往那邊,穿白衣的家屬請往這邊」,除了擠之外大家手上都還拿著香,還要小心別被香燙到,場面很混亂甚至最後沒辦法好好的和老太太說個話就被擠出去。
 
步出火葬場的時候心情覺得很低落,加上別人家請的孝女白琴還哭的真是帶勁,緊繃的情緒突然再也攔不住,兩行清淚止不住的掉下來,別過頭去小哭一下免得內傷。回到家的時候停靈時的靈堂已經被撤掉了,心裡有一種重新開始的感覺。
 
倒是忍不住想;以後不知道會不會有那種專為單身或沒小孩的人服務的生前契約?那一天來臨前,我要好好的想想要一個怎樣的葬禮(如果還能有那樣的福氣有一個葬禮的話),我可不要那個「笑女白琴」來哭假的,來段郭登堡變奏曲可能我還能長眠的安穩些吧!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