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篇算灌水的好了。
這是最近收成的手工皂,貼出來獻曝一下。
當然囉~假設有人對這些皂有興趣想嘗試看看,這些手工皂也開放工本費分享(
寫mail給我)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已經癢了一整個夏天了。

嚴格上來說我是從春天就開始被攻擊了。攻擊來源則是該死的跳蚤。
 
自從金主大人從法國回來後,我回婆家住的時間就變多了,原先只是週末假日回去小住,後來金主大人的阿媽過世後,我待在婆家的時間就變的更長了,我的惡夢也從此開始了。
 
天氣剛剛轉熱的春天,連接著下幾場雨,金主大人家整修中的房子到處都在漏水。尤其是三樓,幾乎可以說是早年作木工的公公一手完成的「木造建築」,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陳年的天花板中可能夾帶了貓和老鼠行經後的產物───跳蚤,幾場春日大雨,雨水從天花板直瀉而下,簡直就像室內人工造景的瀑布般,在那之後,我就被攻擊了。買了除跳蚤的藥粉,在半室內能灑的地方都灑上藥粉除蚤,看起來似乎還有點效,跳蚤頓時少了很多,而且除了我以外,也沒再聽說有其他人被咬。而我和金主大人的房間,則被我神經質的用水煙式殺蟲劑熏了兩次之外,地板還用漂白水稀釋擦過好幾次,總算還保留一塊「自由聖地」。
 
不過,僅僅只有房間倖免於難,其他地方似乎仍然有跳蚤的蹤跡。
晾衣服的時候被咬,煮飯的時候被咬,吃飯的時候也被咬,客廳有沒有?我不太清楚,不過從客廳回來以後也在腳上發現紅豆蹤跡。而這些都是我無能為力的地方。
晾衣服的地方之前是外面野貓進入家裡的必經之路,雖然沒有獲得證實,但貓的確是跳蚤的最佳宿主之一,經過我無數次明示暗示的提示兼抗議後,公公終於圍了波浪板禁止貓的進入,雖然要犧牲之前晾衣服通暢無阻的風,不過,比起被跳蚤咬,衣服晚點乾還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不必高興的太早,之前母貓在閣樓生的小貓們現在下到二樓出入,躲在哪兒不知道,又怕灑了藥粉萬一跳蚤沒毒死,反而毒死小貓的話那就不好了,於是只好繼續忍耐,最近小貓似乎都離開家裡到樓下以外的空間開始覓食,正式變成流浪貓了,這下總可以安心的灑藥粉了吧?
 
但廚房就沒那麼容易解決了。
 
從外面進入家裡的第一個空間就是廚房,換句話說,這裡也是最有可能從外面帶進跳蚤的地方。加上廚房偶爾還兼當公公的倉庫,等出貨的東西和需要小部份分裝加工的東西也都會暫時堆在廚房,扣除掉這些,廚房除了是廚房也是用餐的地方,換句話說,這個空間既不適用戶外空間的灑藥粉(出入太頻繁且是室內空間),也不適用於密閉空間的水煙式殺蟲(因為是廚房兼餐廳,而且空間頗大,無法密閉)。於是這下我可慘了。煮好飯,三包。吃飽飯,五包。
 
更氣人的是;爲甚麼全家人只有我被叮啊?!!!
 
剛開始我還會跟婆婆發被跳蚤叮的牢騷,不過幾次之後,婆婆臉色略帶不耐:「那麼奇怪?家裡怎麼還有跳蚤?而且怎麼只有你被叮?」似乎作媳婦的懷疑這房子不適合人住似的。在那之後,我就閉嘴沒再發過此類牢騷。真的是只有我被叮,沒聽說家裡其他人也被攻擊。公公沒有,婆婆也沒有,大哥大嫂沒有,金主大人也沒有,連偶爾回來的小外孫和外孫女細嫩嫩的皮膚也沒聽說被叮,那爲甚麼只有我?(泣)
 
上網朝拜孤狗大神,大神說,跳蚤叮的反應每個人都不太一樣;非敏感性的皮膚被叮的話頂多只是一個小紅點(例如金主大人),而且好像也不會癢的這麼厲害,但敏感性的皮膚(例如我)一被跳蚤叮咬的話就會隆起一個小紅水泡而且其癢無比。金主大人每天晚上看著坐在書桌前上網或者K書的老妻,邊忙還要邊騰出隻手來抓癢,雖然極力表達關心之意,似乎也沒別的辦法。誰叫我這是百分之百的先天不良(居住房子的條件不佳),後天失調(我敏感性的皮膚)。進退無路。
 
所以金主大人出差的時候,也可以說是我可以稍微喘口氣的時候;可以回S家小住幾天,暫避跳蚤的攻擊。S娘不知民間疾苦的問我:怎麼今年夏天都沒看到你穿裙子啊?你真的胖到以前的裙子都穿不下了嗎?一句話刺中要害,當場中槍落馬。舉起腳展示給S娘看:這樣的腳穿裙子能見人嗎?
新鮮的紅豆和過期的紅豆(註),佈滿了整個腳,連我自己看了都覺得醜不啦機,我可不想這樣出去嚇人。
 
最近天氣逐漸轉涼了,應該可以把休閒長褲拿出來穿了,束腳的棉質休閒褲外加半統的白色棉襪,如果這樣還阻擋不了跳蚤的攻擊的話,那……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啦~~~~(大哭跑開)
 
 
 
註:新鮮紅豆當然就是現咬還處於紅色水泡的階段,過期紅豆則是指被我抓破的水泡痕跡外帶穿涼鞋被太陽曬,黑色素沉澱的痕跡。聽說擦維他命E可以改善黑色素的沉澱情況,來試試看好了。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就算是將近40歲的現在,再看這部跟職場相關的電影仍然有著一定程度的震撼。
剛畢業的大學新鮮人,頂著漂亮的學歷進入社會開始第一份工作,在女主角單純的想法裡,工作就是工作,與自己的生活應該是兩回事,但實際上,這個難搞的老闆卻確確實實的幫她上了一節寶貴的社會課程。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紅燒,算是中菜烹飪法中的一大特色,尤其以紅燒肉更是指標性的代表菜色。
歷史上出名的紅燒肉該屬東坡肉了吧!好吃的東坡肉,肥的部分油而不膩,入口即化,瘦的部分吃起來則鮮美無肉腥味,可以說是豬肉好滋味的完美的呈現。

紅燒在台語裡面叫做「滷」,所以紅燒肉到了台灣國語的台灣人嘴裡又變成了滷肉,小吃攤上的話則叫「曠肉」,合著就是取小火慢燉的意思。紅燒肉在台灣,也幾乎是家家戶戶都會作的家常菜,只是每家的媽媽做出來的紅燒肉還是各有其滋味。
 
我愛吃S媽作的紅燒肉。
每當天冷的時候,S媽就會在下午時段開始做起紅燒肉,一大鍋的紅燒肉之外還帶有滷蛋、油豆腐之類的配料,隨著小火慢燉而香味四溢,除了肉鮮味美之外,肉湯汁淘著飯吃就可以讓人吃到忘了喊飽,老媽只要滷肉,通常晚餐只要這一道菜就可以打發我們姐弟三人,更別說自下午時段就聞香而來守在廚房寸步不離等吃的小白狗。光憑著狗鼻子就知道有好吃的了。後來的家庭新成員金主大人,在吃過他岳母的滷肉之後也是讚不絕口。這道菜除了家常之外,也是宴客菜的好選項。
 
我心目作好吃滷肉的肉材,五花肉是上選。
滷肉的部分沒有肥肉的話整體而言油脂太少,滷起來的肉太柴又少了肉的鮮味,難吃。五花肉的肥瘦分佈均勻,而且通常帶皮,而這皮通常也是膠質最多的部位,所以千萬不要傻呼呼的先把皮切掉,那就可惜了那層皮。
 
洗乾淨的五花肉切塊,以大火油封,先將表皮小炸一下撈起,這樣除了可以把豬肉的鮮味都保留在肉裡面,也避免久滷了以後肉會散開。我觀察台灣媽媽通常很省油,捨不得用那麼多油去油炸,油太少又會黏鍋,所以,煎一下也是個變通的方法,將肉煎到表面有些微微的焦黃,這時候就可以倒醬油了。這個做法是S媽自幼的庭訓,而我自己觀察,少了這個程序的滷肉,吃起來總覺得有些肉腥味,滋味立刻打了折扣,可惜。
 
調味料的部分主要就是醬油,冰糖,講究一點的還可以放些八角酒蔥蒜之類的。
其中醬油是主要角色,台灣的醬油滷的就是台灣味的滷肉,到了日本用日本醬油滷,不管是濃口淡口,怎麼滷都少了一味,吃起來就是和台灣的味道不同。去年秋天到法國去探親,行李裡還不忘塞瓶金主大人交代的醬油,即使漂洋過海到半個地球以外的法國,胃還是台灣胃。
更甚,S家愛吃固定一個牌子滷出來的的滷肉,換了別的牌子滷起來馬上覺得走味,那一鍋肉的人氣馬上明顯降低,更讓S媽氣悶的是;換了牌子滷的肉,竟然連小白狗也不捧場。聞聞。走開。所以更加確定我們家只能對奧林匹克牌醬油宣布誓死效忠。
 
滷肉調味料的另一個重點就是冰糖了。
冰糖可以中和醬油的鹹味,而且讓肉的顏色看起來更漂亮,更有色澤,沒冰糖的話砂糖也行,只是滷出來的湯汁會更濃稠而已,日本的味晽也有相同的功效,不過在台灣的話,還是用糖比較方便,俗又大碗。
 
火侯方面,小火慢燉當然是免不了的,有砂鍋當然最好,沒砂鍋又懶得顧爐火的話,那大同電鍋是個好提議。前面程序處理的差不多的話,就把肉換到大同電鍋去燉煮,保證瘦肉的部分軟嫩到咬下去黯然銷魂到想哭的程度。
 
S小姐雖非無肉不歡的人,但在這種無肉令人瘦的家庭中,被料理的一手好肉的娘養大,對於吃肉,不挑多也挑少,嫁到金主大人家,看婆婆料理紅燒肉總是忍不住心裡暗暗可惜那些肉。
 
公婆吃素,但是年輕人不吃素,所以婆婆還是會固定的弄鍋肉擺在桌邊邊給兒子們吃,只是婆婆料理紅燒肉的手法十分的簡單,就是把肉切一切,加些蔥花或蒜頭,擱些醬油和水,一整鍋就直接上爐子去燒,簡單說;就是只有把肉煮熟的程度而已。
 
在我這種飽食終日還是只想著吃食的媳婦看來,沒有好好的料理一塊肉的話,那就是浪費了那個食材。吃東西又不全然只是為了填飽肚子,太隨便的料理,真是對不起食材也對不起自己的舌頭。雖然稍稍暗示過婆婆這樣煮不好吃,不過她老人家以資深媽媽的身分對我說:「沒關係!他們從小這樣吃習慣了。」既然這麼會嫌,那我來煮總可以吧?很怪!婆婆卻又常跟我搶著煮那鍋紅燒肉。
 
煮食素菜的時候也許怕沾葷,所以不想一邊煮素菜一邊煮肉,這我是可以理解的,只不過家裡年輕人吃飯都吃的晚,我煮好素菜回頭來滷肉都還來得及,可是,婆婆不知道爲甚麼,總在我手忙腳亂的時候就趁機又把肉醬油水通通裝進那一口小鍋裡去,作我認為很難吃的滷肉。要說九年婆媳間比較明顯的意見分歧除了支持阿扁與否以外,這個應該是最大的分歧點了。
 
看來,除非我擁有自己的廚房,否則,這場和婆婆的滷肉攻防戰,應該還是會繼續下去吧!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前些日子的某一天,家裡突然變成託狗所。
隔壁那討人厭的惡鄰終於在虐待我們數年且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之後決定賣掉房子,而前不久終於成交了,新屋主找了師父來拆原來的裝潢準備重新整理房子,那狗就是師父的狗,叫小黃,是一隻十歲的老狗了。

中午下樓來吃飯,看見門外有隻狗晃來晃去,S妹問我說哪來的狗?我說應該是隔壁師父的,你沒看牠悠哉悠哉的繞著師父轉?
等到傍晚再下樓準備等吃飯的時候,卻看到小黃在家裡,就坐在樓梯口,一付可憐似的眼神望著我,我問牠:「你怎麼會在我家?」S妹說牠聽不懂國語啦~你要跟牠說台語,我只好又用台語問了一次,小黃依舊一付可憐兮兮的樣子望著我。
 
經過S妹的一番報告,原來是這隻笨狗下午趁著師父工作的時間跑出去玩,玩到師父要收工回家了還找不到狗,師父只好託爸媽如果看到小黃回來的話麻煩打電話給他,他再來帶狗回去。碰巧不巧,師父前腳剛回去小黃後腳就回來了,看到鐵門深鎖,不見主人蹤影,這下可慌了,而S媽在發現小黃在門口徘徊以後先不客氣的唸了小黃一頓後去打了電話給師父,S爸怕牠又跑不見了,於是就把小黃叫進來家裡並且鎖好紗門,於是,小黃就在我家了,怯生生的坐在地板一角,徬徨無助的看著這個家裡的每個人,不知道自己茫茫前途會變怎樣的可憐樣。
 
乍然看見家裡的地板上有狗突然覺得好怪。
 
事實上家裡曾經養過狗,而且養了很久。那時候的情況是;坐下來沒看到狗才會覺得怪,還要四處張望甚至彎腰探看椅子底下,找看看狗在哪裡,看到狗在就安心了。現在卻剛好相反,看到家裡存在了條狗,突然好怪。大概是家裡沒狗的日子過太久了吧!已經習慣了。
 
不過,小黃在等待主人來認領的那一個小時裡,家裡卻因為這條狗,感覺氣氛更活絡了,飯桌上的話題圍繞著狗打轉。那是好久不見的生氣。
 
不知道別人怎樣,但對我來說,對S家來說,家裡有一隻狗,感覺上才比較像是一個完整的家。
國二時某一天下課回家,突然發現家裡有一隻一個月大的小白狗正躺在客廳椅子下呼呼大睡,一下子好奇興奮快樂驚喜各種情緒都擠了上來,問老媽狗哪來的,老媽不情願的回答說是老爸的朋友受老爸之託找來的。顧不得小狗睡的正香,一把抱起來看:是隻小公狗呢~
 
晚上等老爸回家以後滿意的看著這隻傻呼呼的小狗,老爸說:小孩子怕狗,那就養條狗來相處一下就不會怕了。老公出的主意,小孩歡呼,老婆則扳張臉。如果把當時的場景拍下來的話,就會是這樣的一張照片。
這隻小白狗在我們家待了十一年,中間老媽想棄養牠數回,只不過這隻狗真的是賴定我們了,都沒被丟成功。那一百零一次成功的被送到宜蘭廣興老爸朋友家去的那一次,老媽又在禁不起我軟硬兼施苦苦哀求的情況下對我透露了狗的行蹤,我二話不說的騎著腳踏車往梅花湖去,厚著臉皮又去把狗要回來,還好黃叔叔是老爸的老朋友,看著我長大的,而且狗在他家的幾天聽說不吃不喝還會哭,阿姨見我捨不得牠,也很大方的把狗還給我,就這樣牠就再也丟不掉了。搬家回台中的時候,還一路暈車的跟S妹一起擠回台中。
 
小白狗就在我家終老,最後是我在動物醫院送牠走的,親眼看著生命一點一滴的流失而無能為力,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煎熬。想起這十一年的時間恍如彈指,牠給我們的太多,我們給牠的卻太少。
 
之後雖然也短時間的再養過另一隻可愛的笨狗,但這隻狗沒了以後,有很長的時間,都沒人認真的想再養狗了,畢竟老的老,小的又忙,誰還有心力再去照顧教養一條狗呢?養狗的責任,似乎我們是已經挑不起了。不再有福氣擁有一隻狗。更重要的是;或許再也沒有哪一隻狗能取代小白狗在我們心目中的地位了吧!
 
小黃在看到主人的時候,幾乎是喜極而泣的嗚咽著,狗不知道有沒有時間感,如果有,我想,在我家的一個小時對牠來說或許大概是一個世紀那麼長吧!
第二天師父再來上工,S妹說小黃今天沒來了,因為老闆娘說牠是笨狗,還是別出門好了。對於這個答案,感到欣慰也感到有點小失望;小黃還是好好的在家好了。年紀大的狗萬一不小心變成流浪狗的話那可是很慘的。雖然心理其實還是希望再見小黃一面。
 
而今天和金主大人出外亂逛,準備去市民大到附近的咖啡館去喝咖啡,停好車的時候聽見綠園道的另一邊有狗的叫聲。好奇心驅使,我拉著金主大人過街去看看。原來是流浪貓犬的認養活動。
 
地上臨時圍的柵欄裡睡著一堆小黑狗,大概累了,每隻都呼呼大睡,另外柱子上還綁了三隻狗,我一眼就看到牠;一隻米白相間大概兩個月大的小狗,牠好可愛好漂亮啊~根據我看狗的經驗,這隻狗長大後應該是隻長的很體面的狗,另一隻跟牠綁一起的是一隻白底混黑米色的也差不多是兩個月大左右的小狗,感覺這兩隻似乎是同一胎生的,這兩隻狗都很漂亮,而且很有精神。
 
我止不住的看著這兩隻小狗。
但一旁有著原住民口音的工作人員卻告訴我;牠們明天就要被安樂死了。
我悶悶的說不出話,蹲下來逗弄這兩隻可愛的小狗,心裡不止一遍的想;我要帶牠們回家。
但實際上的狀況卻是不可能。現在連我自己都居無定所了,這兩條狗要怎麼跟著我?我要養在哪?而且現在的我根本沒心力也沒時間照顧狗了。況且婆家娘家兩邊的長輩都已經言明不再養狗了,我又怎麼能把狗帶回家然後不負責任的丟給別人養?可是,一點都不安樂的安樂死。看著這兩條無憂無慮還不知自己生命即將結束的小狗,我想起在動物醫院的那一幕。兩者之間似乎沒有太大的不同啊~都是眼睜睜的看著生命的流逝而無力挽回。然而現在卻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不得不死。
 
我再也無心看其他等待認養的貓狗,殘忍的拉著金主大人的手離開現場,走過馬路的那一刻我很用力的忍住不要讓眼淚掉下來。
 
窗明几淨播著爵士樂的咖啡店來了一對客人,帶了一隻梗犬,我看著那隻梗犬繞著主人打轉,我又想起了那兩隻小狗。就算投胎為狗,命運也是天差地別。然而不管如何的因緣際會遇到了那兩隻小狗,畢竟我卻還是沒有能力挽救牠們的性命。
 
半夜三點,不寫難過,寫了還是難過。MEB家的文章我根本就沒有勇氣點進去看相關連結。因為我給不了牠們甚麼,只能懦弱的離開。就算心裡希望還能遇見牠們,然而卻無論怎樣,都不敢說出口。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網路小白就跟暴露狂一樣,看到越多人罵他越爽,最好的辦法就是忽略他,得不到樂趣他就走了。

S小姐:政治就像一坨屎,誰碰到誰臭。
S妹:所以不是告訴你別碰嗎?這時候應該是踩著高跟鞋,優雅的跨過那坨屎繼續往前走。
 
(嘉言錄陸續增加中)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這幾年台灣的民宿發展的很快,隨便哪個搜尋引擎打上「民宿」兩個字就可以批哩趴啦的跳出一大串來,讓人看到眼花為止。這次要去後山玩,Z小姐提議住民宿,說在網路上看到幾間不錯的民宿,我心不在焉的看著網頁,想像力沒上上發條,只看著網頁上的文字和照片一頁一頁的從眼前跳過,我最後得到的任務就是抄下銀行帳號然後去銀行匯訂金。
也許是對國內的民宿沒甚麼信心的緣故吧。
 
不過,這樣的想法在第一天抵達宜蘭的民宿時就破除了。現在台灣的民宿真的不一樣了。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從報名日語檢定考後開始K書到現在二十天過去了,這些日子來,只要時間允許,我都盡可能的到圖書館去唸書,畢竟在家裡誘惑實在太多了,還是圖書館可以比較專心唸書。距離上次這樣到圖書館K書的日子有多久了呢?大概有四年了吧!上次應該是為了研究所考試。

我背起了背包,騎著我的小摩托車去文化中心,卻發現文化中心的普通閱覽室正在整修中,難怪停車場沒甚麼機車,只好轉向中興堂地下室的自修室去,不是很習慣在中興堂底下唸書,但也沒辦法,只好先將就到文化中心整修完畢了。今天文化中心的閱覽室重新開放,牆面粉刷過了,燈也全部換新了,而且新增加了無線網路,重點是這還是我比較熟悉的環境。
 
這二十天的K書歷程,不似狐大說的打叢林戰,倒像是諾曼地登陸一樣;從凌晨打到另一個深夜才往前推進一二公里的吃力戰況。白天唸過的東西到晚上睡前捧著原文小說看到白天唸過的句型或單字時,還要費力的轉動八位元的大腦想:嗯~~~~這個白天唸過,意思是……。年紀有了再K書就會變這樣;領悟力增強了,記憶力變差了。而語文類的東西別無他法,該背的還是得用力背下來才行。
 
除此之外,原文小說也是幫助記憶的好幫手;寫作的人還是會有一些慣用的句型與單字,一整本看下來就算不用刻意背也會記起來。我看原文小說的習慣是也會把中譯本擺在旁邊,先將一大段的原文看完之後先了解他的意思,然後再對照中譯本,或者是有些接續詞等之類的看不懂的時候再翻中譯本,兩相比較,除了可以了解句型的中日用法之外,或許自己還可以試著作其他表現的翻譯,這樣子在K書的同時也還能真正的唸點東西進去,這是我的「旁門左道」之一。看閒書不是不好,祇是看怎麼看而已。
 
時間不多不少的只剩下六十天,既然都登陸了,那就只能往前推進了。和生活中的許多事一樣,頭剃了,不洗也不成。乾脆想辦法打一役漂亮的勝戰還比較有建設性一點。
 
喔~對了!剛剛才突然想起來,今天是某個記憶模糊的老情人生日。生日快樂,雖然你看不到。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