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進入三月以來,我一直有一種無法形容完整的疲倦。
 
說不上身體哪裡有很不舒服的地方,頂多就是胸口悶悶的類似感冒又沒那麼嚴重的狀況(中途後來也真的感了一場小冒),生理期兩個月當一個月來,工作比起前兩個月都沒那麼忙,可是最近常常在已經很空曠的辦公室裡覺得有點呼吸困難而不得不到外面陽台去透個氣。即使春陽動人,假日依然在家「春眠」的機會仍然偏高。

  
這個月內和一個好幾年沒見的朋友碰了面,旅居國外多年的朋友回來台灣住了快兩年,這次見面明顯的發現:胖了。我取笑他的肚子越來越大了,他笑笑沒有抗辯。頭髮也染黑了,但鬢角隱約可見長長的白髮。第一次見到朋友的時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的一頭白髮;年紀也沒多大怎麼會白的這麼徹底?後來發現這樣的人好像還不少,其實好好打點一下的話也是蠻有型蠻酷的,遺憾的是朋友不是屬於外型酷的那種,染黑還是比較適合他一點。沒批評過我外表的他在捷運上看著我的頭髮,難得的對我說:頭髮好黑。帶著略略羨幕的口氣。
 
其實並不。我有白髮了。
不說那撮天生白的頭髮,我的一頭黑髮常常讓髮型設計師不是想說服我染髮要不就只能盡量的打薄,髮量多又黑的頭髮不適合掛在我的頭上,怎麼看都沒精神,要說髮質稍微柔軟一點的話大概還可以留個神秘東方的直長髮,偏偏這麼不如願。於是俐落簡單的短髮成了我唯一的選擇。不能說不好,起碼這是讓我看起來年輕一點的秘密。
 
初冬的某一天早上,在光線明亮的更衣室鏡子前,我發現了我的白髮。
我承認那一時間真的是有點大驚小怪,第一個念頭是想拔掉。我的黑髮像S媽,她老人家六十出頭還是找不出幾根白髮。而我這引以自豪的黑髮,竟然不知不覺中被攻陷了。其實白髮並沒有甚麼特殊的,我家先生年紀輕輕早就藏了一頭為數不少的白髮,至今也還是,所以我的「一根白髮」在他面前真的是小巫見大巫。忍了兩天,最後還是把那根「具有紀念性」的白髮拔掉。
 
以為這樣就沒事了。
 
卻在前幾天,站在我身後的同事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的說:你有白頭髮耶~
啊!又中鏢的感覺。
 
所以有些事不是你不承認就沒事的。

 
 
真的是這樣。
我有一種被迫不得不改變的感覺。
 
並不是誰強迫我改變我自己。而是來自一種內心的聲音,碰觸到外界的事件就像迴音一樣的回盪著。那持續不斷的回聲像是一種召喚似的,讓我不想面對都不行。既然躲不掉了,那就來吧!我想總是頂得住的。
 
我有時候覺得我是屬於「悲觀中的樂觀」那種人。
也許太習慣建立在悲觀之上,所以只要出現一點點好的,我就會覺得這是好的跡象,可以繼續努力,還不至於全軍覆沒的糟。相反的就是「樂觀中的悲觀」,只要出現不如意和不如預期就像作壞的蛋糕一樣,整盤進了垃圾桶。這樣說起來,到底誰才是真的悲觀?

 
 
貼百合花的照片沒別的意義。
家裡插百合已經好一陣子了,除了過年那段時間花價漲的太離譜而改買文心蘭以外,多數都是插百合的。百合很美,很香,也很耐插,這是我選擇她的原因。
 
我不只一次的被人家說過:你很會過生活。
但我還真是不知道到底為甚麼會被人家這樣認為。我的生活其實很單調乏味,是標準的宅婦,所以都只能玩一些在家玩的東西。如果說我興趣廣泛也許還比較貼近現實,但,「會過生活」?
 
我年輕的時候看過一篇文章,大意是寫說;有一些女生憧憬著婚姻,想像著我結婚以後要過怎樣的生活,但作者提到;「如果你現在不能過你想要的生活,那麼結婚以後也不會」。結婚的第十一年。我不得不承認這句話真的是沒錯。公主原來就是公主,不會結了婚以後才變公主。大部分的改變還是從自己出發的。
 
疲倦的三月,疲倦的喃喃自語,希望下次更新的時候會有元氣一些。




ps,日光燈的白平衡有夠難調,怎麼調都覺得光線僵硬。只能希望下次拍照不要懶惰,趁白天光線好的時候趕快拍。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ate
  • 不過三月也快過完了,希望你四月時元氣滿滿囉~
  • 雪
  • 過敏,聽起來是過敏 XD
  • co_co
  • 白髮是我的智慧毛呢(傲)
    皺紋也是我的財產哩 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