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是我和金主大人要搬回台灣前畢業旅行的最後一站。

我和金主大人帶著最低限度的行李,和兩張JR PASS從京都出發。

那個時候金主大人的簽證其實是不適用於JR PASS的,但我的已經換成了觀光簽證了,所以由我出面去換;一口憋腳的日語加上我的觀光簽證,京都車站窗口的人也沒多看,就把JR PASS換給了我們。後來聽說我們運氣還不錯,有些窗口是很嚴格的,甚至是一頁頁的檢查護照的,但無論如何我們總是順利的換到了,而且再下來也沒人再檢查過我們的護照,我們就拿著這張七天期的JR PASS開始我們的畢業旅行。

 

三月的關西已經開始逐漸嗅到春天的味道了,一路到東京,天氣都沒有太大的變化,不過從東京搭新幹線到宇都宮下車就發現氣溫比東京低了,我們換搭JR日光線到日光,還差兩三站到日光的時候,當時盯著車窗外看的我還以為我眼花了;那白白的一片片飄下來的是甚麼?我搖搖金主大人叫他看,問他我沒眼花吧!的確是雪。三月天還下雪。那關西和紀伊半島的春天氣味是我在作夢嗎?

 

真的下雪。而且好冷。

日光站一下車,按例我們先去車站內的觀光案內所拿地圖和當地的旅遊簡介,出了車站竟然不得不打起傘來,這兩把傘本來是為了預防下雨而帶,結果一路晴天沒雨,沒想到是到了日光以後拿來擋雪用的。

 

我和金主大人撐著傘,沿著主要的街道往東照宮的方向走去。和下雨不同,下了雪的街道顯得特別的清寂,下雨則是容易讓人感到悽涼,兩者間還是略有不同,沿路的商店裡都放著暖氣,進去參觀和出來的溫差其實還挺大的,讓人很想一直待在屋子裡不想出來,如果此時可以在溫暖的房子裡賞雪的話應該是很棒的吧!

但是腳上的冰冷和泥濘卻一再的提醒著下雪和寒冷的事實。由於根本沒想到會遇雪,所以這次旅行只穿了普通的運動鞋和襪子而已,一路在雪地上行走,很快的雪就滲進了鞋子裡,襪子裡。等走到東照宮的時候腳已經冰到近乎快沒知覺了。

 

日本這個地方其實還沒適合下雪的,下了雪的日光,顯得特別的安靜,而且因為下雪,彩色的景物竟然也在雪中變成了黑白。只有東照宮的絢麗在雪中依然奪目,或許應該說;正因為這四周景物因雪的失色,才讓東照宮的華麗更加突出吧!

 

非假日的東照宮沒甚麼遊客,我和金主大人兩個人慢慢的參觀著這座祭祀德川家康的建築。也還好沒甚麼遊客,因為腳都濕了,進屋子參觀時只好把襪子脫起來塞在鞋裡,然後把鞋子放在門口的鞋箱中,我打著赤腳踩在冷得像冰塊的木頭地板上,腳印就不客氣的印在地板上,甚至印在塌塌米上面,還真是糗,最難過的是參觀完了以後還得拾出已經濕搭搭的襪子重新穿上。雖然也想過從背包裡拿新的襪子出來換上,不過鞋子是濕的,出門繼續行走還會繼續濕,既然如此,還是將就這雙已經濕掉的襪子算了。橫豎命運都一樣。

 

 

地上有如竹片般的石板,因為雪而更顯出他的禪意

  

 

東照宮內的五重塔

 

東照宮的鳥居,上面的匾額寫的是「東照大權現」,是當時的天皇在德川家康死後追封的

 

東照宮在日本各地有好幾座,但以日光這座東照宮最有名,日光東照宮始建於1617年,到現在看到的規模是1736年完工。當初德川死後有遺言希望可以葬在東照宮,所以由德川家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在拓建東照宮完成以後,將原本葬在靜岡的德川家康遺體遷葬此地,日後德川家光死後也葬在這附近,但祭祀的家廟規模則小了許多,也不如東照宮的金碧輝煌。日光的東照宮也在199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日光東照宮的為人所知的建築即在於採用許多唐風的設計。這在日本的建築中是比較少見的,一般來說現在看到再有名的日式古建築也是簡單樸素,看起來舊舊的,甚至是被說成「日本的房子是只有竹子木頭和紙黏起來的而已」,這大概跟日本人崇尚禪意的美學有關,所以像日光東照宮這樣華麗的日式建築在日本是非常少見的。除了東照宮之外,這附近還有二荒山神社和輪王寺等建築也很值得參觀。這幾座廟宇在開山之際其實是神佛共祀的,直到明治維新的時候,明治天皇下令禁止神佛共祀,所以神社和寺之間也才有了比較明顯的分野。

 

東照宮內有名的三隻猴子,表示著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視

 

金碧輝煌的閣樓

 

 

因為雪,彩色的世界頓時變成了黑白

 

 

雪地裡行走不易,從東照宮參觀出來以後,我撐著傘出神的看著神廄,迎面與一個歐吉桑錯身而過,我心裡想著歐吉桑要小心走不要摔倒了喔~才剛想完就聽到身後傳來了摔倒的聲音,「不會吧!」我想。回頭一看,歐吉桑還安步當車的往前走,卻是金主大人摔倒了。

 

到日光的這天也許是因為冷,印象也因此深刻,在結束日光的行程後轉到鬼怒川溫泉去,在這裡也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啦~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斐
  • 前年過年前跟高中同學到日光
    還在三隻猴子前面學他們擺POSE
    原本以為已經夠冷了
    隔天上中禪寺湖時下大雪
    雪片打在臉上痛到不行
    於是進餐廳吃了飯就搭車下山

    這二天在渥太華也遇到下雪
    眾人又回想起那次的經驗
    真是記憶猶新
    當然這回冷多了手都凍傷了>"<
  • S小姐
  • re:阿斐
    從渥太華回米國了唷~

    每次當氣象報合歡山會下雪就看到一堆人擠上山去,我實在是很不解,
    一直到現在,我只要想到要去雪地我都還會感到頭大,
    上次到日光沒有上去中禪寺湖就是因為裝備不夠,
    光在東照宮就已經冷到一個不行了,根本不敢想再上去.
    下次秋天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