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一般稱自己的家裡都叫狗窩比較多,不過我倒是覺得鳥窩比較貼切。
前一陣子和朋友碰面聊到說;剛到台北的時候只有兩箱行李,現在已經膨脹成二十箱了。二十箱當然是個比喻性的說法,但地方住久了真的東西越來越多倒是真的。因為人會慢慢的建設現在居住的地方,就像小鳥銜泥築巢(或者也可能銜別的東西啦~),於是家裡慢慢就更趨於完善,或者變成擁擠不堪。
 
對一個宅女來說,把家裡弄得舒服完備是必要的條件,使可以達到一天不出門也可以滿足一日所需的地步。搬進這個S媽暱稱「豆干角兒」的鳥窩也半年多了,隨著季節的轉換,家裡也開始跟著「換季」。
 
首先床是一定要換上蓆子的。
大床鋪上麻將竹蓆,小床新添一件藺草薄蓆。
麻將蓆睡起來是真的挺涼快的,而且竹席這種東西實在是很奇妙,會越睡越有光澤,觸感也會越來越滑潤,好好保養的話大概可以變成傳家寶XD。(謎之音:那做竹席的工廠要賺甚麼?) 小床本來不添蓆子也可以,可是加了蓆子還是比較方便,下午打盹或是有客來訪的時候都可以派的上用場。薄蓆一張也不貴,鑲上綠色的滾邊,看起來很是賞心悅目。只要床換上蓆子,那家裡就有了夏天的氣氛。
 
蓆子的用法還不只是鋪在床上,我還鋪在地板上,買了張蓆子代替地毯,把地板擦乾淨鋪上竹蓆,再放張矮桌,就可以暫時離開沙發啦~雖然沙發坐起來比較舒服,但畢竟是悶悶熱熱的夏天,即使鋪了藺草坐墊還是不耐久坐,這時候就會覺得還是乾淨的地板涼快,就算被S妹取笑是因為屬狗的所以喜歡坐地上也沒關係。夏天裡,沒有甚麼比涼快更重要。
 
至於臥室門口的簾子就純粹是因為愛買而來的。
採買民生用品的時候看到這東南亞進口的簾子,一包100塊不到,又十足有著亞熱帶的風情,於是買了一包回家掛在房門口,真是感覺就不一樣了。而且滿足感還不止於此,前幾天去逛某北歐連鎖家具店的時候看到很類似的東西,價格當然是翻了三倍以上,作工當然一定是比較好沒有話說,但是用少少的價格買到效果還不錯的東西,感覺還是很說不出的爽。

 

再來就是窗簾了。隨著季節的變換,也跟著換上適合的窗簾。
 
其實窗簾是個學問,除了美化及遮光效果以外,還有沾塵和預算等等的考量因素。對於有人喜歡把家裡弄得像「美化家庭」的場景一樣我是沒有甚麼意見;有那樣的預算的話,把家裡弄得體體面面的當然也很好。不過不知道是以前所學的關係還是天性如此;我對於那種樣板似的家庭佈置還真是提不起興趣來。寧可自己慢慢找素材,自己動手作,一點一點的完成家裡的樣子。那樣的空間才有屬於我自己的味道在。
 
所以窗簾是第一課,搬進這個豆干鳥窩到現在還沒正式的買過一窗窗簾來掛,都是自己DIY的。

窗簾布是到窗簾專賣店外的花車找來的零碼布。這些布的材質都不錯,價格又比專程剪布來得便宜,是 DIY窗簾素材最好的來源之一。如果記得就帶回媽媽家用縫紉機車,要是忘了就利用晚上聽電視的時間用手縫,其實也不麻煩,作好的窗簾用伸縮桿掛起來也不用釘釘子,不會破壞牆面,家裡換上自己喜歡的窗簾,原本硬梆梆的空間就柔軟許多,而且重點是不用花大錢----完全符合小氣鬼的佈置原則。XD 裁剩下來的布還可以作抱枕套,也不需要拉鍊,只要用反折套上的做法就可以了。省下拉鍊錢事小,主要是沒那麼喜歡拉鍊的觸感,因為是抱枕,所以有可能以各種歪七扭八的姿勢蹂躪它,省去拉鍊也是避免不小心刮傷皮膚。

 

當然我還是要再次的說:把家裡弄成像美化家庭雜誌裡那個樣子其實也沒甚麼不好。凡是一個地方住久了,就會逐漸有了自己生活的氣息,那種氣息就是生活裡的記憶,獨一無二的記憶。記憶這種東西其實說起來非常的強勢也非常的脆弱,上個週末看了侯孝賢導的紅氣球。故事的劇情其實不複雜,不過引起我共鳴的卻是劇中茱麗葉畢諾許的家;那個家的樣子讓我想起了在法國期間待過的房子,有點怪的格局、廚房的大窗戶,小小亂亂的室內陳設,溫暖的燈光,色彩鮮豔的窗簾。這些看起來不經意的東西,卻是我對法國最深的印象。和在日本,在米國,在澳洲,在馬來西亞完全不同氛圍的空間記憶。
 
另外,讓空間活起來最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綠色植物啦~
我有前後兩個陽台,後陽台放洗衣機和晾衣服就已經滿了,前陽台就拿來種菜。
說菜其實是有點言過其實,但種的都是可以吃的東西倒是真的----都一樣要花時間照顧而且一樣要澆水施肥,那當然是種點能吃的呀~
 
香草植物是我的首選。
香草植物一般不難種,主要是每次需要的用量也不多,買的話一包短時間吃不完也很麻煩,有的甚至不好買,乾脆自己種一株,需要的時候就去剪一些下來用,新鮮的很。而且還可以利用香草植物分株還小的時候拿進室內來當裝飾,一小盆裝進在10元店買到的小碗,往桌上一擺就不錯看啦~還可以常常換不同的植物輪流進駐。除了香草是計畫栽種的植物以外,馬鈴薯和番薯則是因為發芽了,就乾脆種下。番薯可以採番薯葉吃,馬鈴薯…..有長馬鈴薯的話就當是撿到的吧!XD







 
這個陽春的鳥窩至今還在不停的進化,一個人在家的時候總是免不了開始會想著這裡應該可以怎麼弄,或是再加點甚麼之類的,雖然是很微小的進化動作,但這種獨一無二的進化的專屬與歸屬其實不正是一個人對自己家裡依戀的來源之一嗎?
 
 





 
註:
S媽說我的房子四四方方的,每間房間也都是四四方方的,就像都豆干一樣,所以是豆干角…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氧氣
  • 這種圈圈的簾子我裝在店裡
    房東牽著腳踏車進進出出
    被扯下來好大一串
    原本很長很浪漫的耶
    現在像禿了頭一樣
  • 只能說,你的房東還真是粗魯啊....

    sylvia4432 於 2008/07/06 19: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