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個月,拜晚上沒電視看之賜倒是和金主大人看了不少閒書,小說當然是這其中大宗了。之前的日本作家看最多的是村上春樹,這幾年來不斷的有新作家的書被引進台灣,所以想多延伸一下觸角比較看看,雖然如此,目前村上的小說還是最對我的胃口就是了。
 
以下我看的小說,都是中譯本,所以也是根據中譯本的部分寫心得。通常翻譯在外語小說中佔的份量是非常重要的,我想當初一開始若不是賴明珠翻譯村上春樹的小說的話,也許村上紅的程度會減緩一點也說不定,怎麼說要作到信達雅俱全也真的不是那麼容易就是了。
 
※女系家族 / 山崎豐子
剛剛在台灣上映又重播完的女系家族大概大家不陌生,不過非常殘念我現在的日子處於大多數時間都沒電視看的狀態,所以只好先啃小說,這本書在台灣是由麥田出版社分成上下冊出版的,老實說我覺得以這樣的字數來說其實可以湊成一本,大概上下兩冊這樣賣起來比較有錢也說不定。
 
山崎豐子大家一定就更不陌生了,她另一本有名的著作白色巨塔可是讓人百看不厭的,即使情節發展早已熟知,但山崎的小說還是有那樣的魔力想讓人一氣呵成的讀下去。女系家族這本也是一樣,我和金主大人幾乎是同時在搶這本小說看的,只不過他白天要上班,所以我看的時間多一點,進度超前了些,先拼完上冊給他,我就可以慢慢的看我的下冊,但其實是慢不下來的,我還是迫不及待一頁又一頁的持續K完。
 
書的情節和電視的情節稍有不同,但我想主要是因應時代背景的改變,書中描述的時代約為昭和34年,算成民國的話就是48年,那時候的紡織業還在黃金時期,但是現在紡織不像以前了,所以矢島家就變成了賣和服的了,地點的話也由大阪變成東京,其他倒是差不多,人物部分沒甚麼太大的變動,只有配合著場景作些微的變動而已,整體而言還算忠於原著。
 
情節則就是環繞著三姊妹和大掌櫃的為了遺產各懷鬼胎,和前任社長的懷孕情婦之間發展的。這本小說在日本已經是第四度被改編成電視劇了,1963年、1970年、1991年、2005年等都上映過,2005年的版本就是現在米倉涼子演的這個版本了。
大姐藤代找高橋禮子來演我覺得蠻合適的,把矢島家那個高傲任性的長女演的入木三分,二姐千壽找瀨戶朝香演我覺得就沒那麼合適了,瀨戶朝香看起來太「洽」了,精明外露,不像書上描寫的千壽是外表老實卻內心工於心計的,至於演么女雛子的香椎由宇就更沒甚麼好講了,基本上是沒甚麼演技可言的,臉上也差不多就是那樣一號表情。大掌櫃找橋爪功來演真是沒話說,不愧是硬底子的老演員,把那個五鬼搬運的大掌櫃演的淋漓盡致,這齣戲大概就這兩個演員找的最對,高橋克典太陽剛了,演梅村芳三郎少了書中描寫的那份女人的陰柔之氣,米倉涼子演情婦,除了身材很好以外,看起來實在是沒有書中濱田文乃那略帶蒼白卻又堅強自持的感覺。此外,看電視和看小說的最大不同;大概是多了很多漂亮的和服可看吧!
 
小說描寫的發生場景是大阪老店聚集的船場,在小說裡可以看到那個離現在有點遠的年代的生活樣貌,原文中甚至有些「死語」也是譯者特地請教日本編輯才所能了解的,那些屬於日本過去生活的背景是外國遊客現在到日本觀光所看不到的一個面向。
這個故事如書名般是圍繞著一個五代皆為女系家族的小說。代代皆由長女招贅繼承這個家族,這個家裡的贅婿的地位基本上和佣人是差不多的,只是一個傳宗接代和為這個家族工作的工具而已。山崎所佈置的這個環境是非常有趣的。在亞洲漢字圈的國家,招婿是不得已的做法,不過在這個家族中卻變成了常態並且是引以為傲的傳統,大大顛覆了日本固有以男性為主社會體系的傳統價值。
 
故事從現任店主(社長)矢島嘉藏的病逝開始說起,然後帶出情婦濱田文乃,不用說文乃當然是一路受盡這頤指氣使的三姊妹的氣了,但我一邊看著書一邊卻想著;這文乃應該不會只有這麼兩下子而已。既然劇中安排了一支槍,那就要讓它發射。果然到最後的情節鋪陳是非常有震撼力的,已故的嘉藏藉由自己的遺腹子和遺囑----這一生中唯一一次可以絕對主張的機會,從此結束了矢島家女系家族的「傳統」。我想九泉之下的嘉藏大概會被他已逝的老婆、岳母、岳母的娘、岳母的娘的娘罵到臭頭,但是和他一樣受盡這個女系家族鳥氣的贅婿岳父、岳父的岳父、岳父的岳父的岳父可能會說:幹的好!
 
不過我在這本書中卻看到了一個我覺得是矛盾的地方。
山崎會寫女系家族,我想多少也是反映了日本以男性為主的社會價值之下,日本女性不公平的社會地位,所以佈置了一個可能會讓日本女性看起來覺得很爽的環境,不過情節最後卻是嘉藏的遺囑寫道:「切不可另立女系家族」。在故事的收尾上作了一個強而有力的ending。
 
但是我所覺得矛盾的是;那男系家族父系社會才是真正應該有的常態嗎?抑或山崎的潛在想法裡其實早已被亞洲社會的父系傳統所制約了呢?
 
用一種對照的方式來看;男系家族的娶妻和女系家族中的贅婿是一樣的。
女系家族中對贅婿的看輕和日本社會中對女性地位的不重視也一樣。(到現在還是有那個”阿搭馬孔固力”的日本歐吉桑把女性視為生孩子的機器,而且還是官員),最有名的例子大概就是現任的太子妃雅子吧!嫁入皇家後婚前的光采盡失不說,現在還可能為了皇位繼承權要繼續拼命生兒子。書中看來可能匪夷所思的女系結構也許在巴西或者其他的母系社會民族來看卻是常態。
 
但即使我有這樣的疑問,我還是要肯定山崎寫作的功力。當初的白色巨塔,我一度以為她和侯文詠一樣是一個有醫學背景的人,沒想到山崎為了寫白色巨塔,在這之前就先到醫學院旁聽了一年半的時間,並且實際見學開刀房的作業,寫女系家族時也是先研究了密密麻麻的法律條文一段時間之後才真正的著手寫作。寫作的結構也頗為嚴謹,算是個非常用功的作家。我還是很推薦她的小說。
 
金主大人看完女系家族以後的感想是好像只看到了人生的黑暗面。我則是笑笑回答他;人生有學習黑暗的必要。幸運的人也許一輩子都不需要見識到江湖的險惡,但就我這也是人性本惡的信徒而言卻覺得;學習黑暗的最低限度是為了保護自己。電視裡的文乃,最後為自己的孩子和自己取得了相當數量的遺產,但是最後一幕收尾的淺淺一笑卻顯得十分耐人尋味,甚至是詭異。彷彿說著;這一場女人的戰爭中我才是最後的贏家,你們(包括觀眾)通通被我騙了。這一點是編劇的為此劇所下的點睛功力,而那一笑,更可說是與我「學習黑暗說」的想法不謀而合。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