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的轉變下來,我慢慢變得習慣報喜不報憂了。並不是因為堅強,而是無法表達。彷彿失去了傳達內心感受的能力。

 

然而並不是沒有挫折感的,有時候沮喪地想拆了一面牆,好讓更多陽光與空氣進來,看看是否能把我從無止盡的墜落間拯救出去。但我無力,且無言。

 

活到這年紀,感覺真是生死兩茫茫的階段。

一路走到這個階段,好的不好的快樂的不快樂的幸福的不幸福的有伴的孤獨的都嚐過那麼一回了,其實已經身心俱疲,好像就在這裡倒下也不遺憾的途中。抱著可以隨時死去的心情活著。

 

但我並不想自己終結掉生命。即使已經活得如此無趣與無力。

任何事物的生息自有其運轉的道理,倘若我真的已無活在這世上的價值,命運自會把我帶向那個終點,何需我多費事。如果談及意志力,那麼唯一的求生意志應該只有一個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只有這樣。

所以要留著自己的眼睛,看自己最後會走到哪裡去。即使電影難看也會因為買票進場了還是把它看完,大概沒有一點不甘心和偏執的話應該不會這樣吧。

 

於是,我像面對生活中無止盡的矛盾一樣的繼續在生死之間拉鋸,既放不下也無力提起,繼續這麼半調子的「隨遇而安」下去。

 

以上,不成文。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niek
  • 不要太執著於那些沮喪或灰暗~~開心點 一定有甚麼是會讓妳覺得有意義的 開心的 談死太早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