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早起,因為終於到了此趟東京行的重頭戲----參加婚禮。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日本的婚禮。雖然主角是S妹在米國念書時候的同學,但託S妹之福,我才有機會一窺日本婚禮的究竟。所以即使是跟著去湊熱鬧的,我也很認真的把自己打點好,起碼讓S妹帶出場的時候不會太丟臉。

  

 

婚禮的舉行地點在九段下,接到喜帖的時候還一下子真的不知道九段下在哪裡,看了一下地圖才發現原來是在東京政治政中心的霞關附近,到了現場才也知道大名鼎鼎的靖國神社也在附近。平常觀光客不太會去的區域,難怪對九段下這地名感到很陌生。而舉辦婚禮的教堂所在的學園也是新郎從幼稚園念到高中的母校,證婚的神父都還記得新郎。

 

新郎木村在教堂樓下接待來參加婚禮的賓客,看起來有點緊張。教堂不大,右邊坐著男方的親友,左邊則是女方的親友,第一排則都是留給兩方的家人,第二排以後就是來參加婚禮的親友賓客了。新郎的爸爸是位老紳士,媽媽則是位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參加獨子的婚禮既沒有穿和服也沒有穿禮服,倒是穿得很像要去跳佛朗明哥,加上一頭俐落的短髮,看起來很酷,乍見之下我還一度不敢確定這真的是新郎的媽媽?

 

其實不管是哪裡的婚禮大概都不出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把很多很久沒見到的朋友聚集在一起,一碰面就聊開了。於是就只見到S妹跟著後來的友人們不管熟不熟的就開始打招呼聊起來了,這場子當然很明顯的我在旁邊納涼就好了,偶爾帶到介紹說:「這是我姊姊,陪我一起來的」的時候我只要微笑點頭就行了,整趟東京行今天這任務算是最輕鬆的。

 

11點,婚禮終於開始了。

新娘挽著爸爸的手一步一步的邁向紅壇那端的新郎,依著教堂婚禮的程序逐漸完成,在大合照以後就請大家移駕前往舉辦婚宴的東京麗池飯店,新人們很貼心的租了台遊覽車,讓沒開車的賓客們可以方便前往飯店。離開教堂前工作人員遞了一束白色玫瑰給我,這是裝飾在教堂長椅上的玫瑰,我收下也算是沾沾喜氣。

  

  

  

 

就算在台灣,如果不是有喜宴或特殊約定,我基本上不太會去到五星級飯店。更不用說要不是託這場婚禮之福,我大概沒有什麼機會去到六本木附近的麗池飯店。整個飯店的環境十分優雅高檔,佔地雖然挺大的,但其實卻留有一大片庭園。上到二樓宴會廳前,有個寄物處可以讓客人寄放大外套或是隨身行李之類的東西,我把剛剛在教堂拿到的玫瑰花寄放在這裡,這樣就可以輕鬆的進宴會廳吃飯。

 

  

 

宴會廳外當然也設了禮金桌。

日本婚禮收禮金的方式和台灣很不一樣,台灣的話不管是在餐廳請或是自家門口外燴設宴,大概都在入口處設上一個禮金桌,參加喜宴的人到這邊送紅包,然後主人家這邊收紅包的工作人員都是現場大剌剌拆封登記禮金數字,收送禮的人兩方都不奇怪。但日本人在這方面含蓄得多,沒有現場拆封登記這回事。也因為含蓄,於是就衍生出很多囉嗦的東西來。

 

在台灣如果來不及找紅包袋,到了婚宴現場跟餐廳甚至跟收禮金的人要個紅包袋大概都不是問題。但在日本就不是這麼回事。基本上日本的禮金袋大概是由外包裝、內袋、名條三個部分構成的。禮金放在內袋裡面,然後在袋上寫好送禮人的名字和地址和禮金數,然後用外包裝紙包起來,包好以後在適當的位置黏上名條。這才算是一個完整的紅包。講究一點的還會用條漂亮的布再包起來以示慎重。所以紅包是一定要在出發參加婚禮前(起碼得是在到達婚宴現場前)就準備好的。而日本的禮金袋依照禮金的多寡而也有不同程度的華麗,買禮金袋的時候包裝背後還有說明當參考,大概多少錢買怎樣的禮金袋比較適宜。所以即使不當場拆封大概也可以知道這包禮金大概落在什麼區間。

 

而禮金也是個學問。

和華人的習慣不同,日本人認為結婚這種事情應該一生只有一次,所以禮金必須是單數。但近年來因為風氣比較開放了,日語中「二」、「雙」的開頭發音fu和夫妻的發音一樣,取其諧音也有祝福之意,所以雙數的二萬日幣也被接受,但規矩是兩萬則必須由三張紙鈔構成(一張一萬、兩張五千),這樣還是落在單數的範圍內,也才是正確的做法。這只限於兩萬,其他雙數的四萬六萬的當然還是不行。

 

收完禮金也沒有直接入席,先在場外設了點心盤和飲料讓大家先塞個嘴巴,等入席的時間大家一樣先聊個天,然後接個新娘捧花再說。這次的新娘捧花竟然像設定好的導彈一樣,直直地砸中閃神中的S妹,新娘看起來很纖瘦,但據S妹本人的感想:這花砸得還真用力!

 

一樣把捧花寄放在寄物處,然後下午一點半,終於可以進場吃飯了。依照座位表入席,這一桌基本上是新郎在米國念書時候的同學桌,但坐下以後才發現和S妹中間隔了兩個座位,原本也是由台灣來的同學,但臨時缺席了,後來補了兩位新郎的前同事,日本人。中途聽坐在旁邊的T君和他旁邊的友人聊起說這兩位應該是臨時被徵召來的「急にさん」吧?於是和坐在S妹旁邊的那位H桑隔空聊起來,結果竟然是因為他早上上了臉書按了不參加「二次會」(after party)的回覆,然後就接到新郎電話說:「那這樣你要不要來參加喜宴?」的來了。

 

至於坐在我旁邊的A桑,就光這麼坐著不聊天也很奇怪,他問我:以前參加過日本婚禮嗎?我說這是第一次。好了,換我發球,可是對方是日本人,我總不能問他說這也是你第一次參加婚禮嗎?我只好換個相關問題問:那你結婚了嗎?

A桑顯然被我嚇到,馬上拿出手機秀他女兒和太太的照片以示忠誠。我也只好稱讚他女兒可愛太太年輕表示你不要想太多。

 

基本上因為是同學桌,所以大家年齡相仿,倒也聊得還算開心,席間H桑和新郎喜歡幫人作媒的前老闆拿著相機過來啪啪啪的拍過一輪以後開始推銷仍是單身的H桑,滿臉無奈的H桑揉著太陽穴說:「又來了」。S妹聽不懂日語,所以不了解這梗在哪,晚上回旅館以後講給她聽,她笑到差點要睡不著。

 

既然是喜宴,那當然少不了要關心一下菜色到底如何?

只能說整個是走日本的精緻路線,和洋皆具的菜一道一道的個人化的分別上上來,中間還一直來問需不需要麵包,一場喜宴吃下來不能說會餓,但基本上感覺真的是麵包塞飽的成分比較多。雖然麵包也真的好吃。倒是酒還真是很高檔的紅白酒。不過如果你問我的話,我還是忍不住想說:還是台灣的喜宴比較對胃口。

 

  

  

 

這場喜宴從下午一點半開始進行到五點才結束,連參加的日本人都說這場喜宴真的時間很長。到後來我已經有點累了,重點是穿沒幾次的新鞋就算沒走什麼路依然讓我的腳疼痛不已,after party我看起來是沒辦法參加了,跟S妹說不然我先自己回旅館好了,S妹表示她也累了,在送客的時候跟新郎抱歉沒辦法去二次會。

 

在寄物處領了我們寄放的花,當寄物處的小姐把我們的花送上來的時候我驚訝原來人家五星級的飯店是這樣的服務!-----除了將花放在冰箱裡面保存鮮度以外,寄物處的人用個小塑膠盆子裝上水插好花,並用透明塑膠袋紮好免得水溢出來,然後裝在寬底的塑膠提袋中,上面再用透明玻璃紙封好,以求花束的新鮮與完整。即使我跟日本的接觸這樣說來也十多年了,但拎著這袋花的時候心中還是有一種完全被打敗的感覺。

 

回到旅館我把今天拿到的花放在小小而且已經很擁擠的梳妝台上,顯得十分壯觀,在日本旅行的次數已經多到我自己都記不清楚了,但住在旅館,梳妝台上卻花滿為患的情況卻還是第一次。

  

 

還好我沒有繼續去參加after party,回到旅館脫掉鞋子絲襪才發現原來腳趾頭已經破皮了,晚一點S妹更從其他友人的臉書上知道after party的散會時間,若從早上出門的時間算起的話,全程大概是13個小時以上,真的是一場馬拉松的婚禮喜宴。

 

 

↑新人回禮的對杯

 

 

↑回禮的茶葉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mileken
  • Happy New Year!

    S小姐:
    來向您說聲新年快樂!!
  • 新年快樂啊~謝謝你還常常來~

    sylvia4432 於 2012/01/22 15:25 回覆

  • smileken
  • Happy New Year!

    S小姐:
    來向您說聲新年快樂!!
  • 路人
  • ",到了現場才也知道大名鼎鼎的靖國神社也在附近。平常關光客不太會去的區域,"

    "關"光客
  • 已修改,謝謝訂正.

    sylvia4432 於 2012/05/20 13: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