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慣例,又是匆匆忙忙趕在清潔阿姨來按鈴之前慌慌張張的退房。

對一個有賴床習慣又會東摸摸西摸摸的人來說,東橫早上十點的退房實在是有點趕。可是我又很懶得花時間找旅館,東橫雖然小了點房間也制式化早餐又沒啥變化,但就是因為這麼制式,我幾乎是不用花什麼時間適應旅館,而且加入會員後住十晚還送一晚,所以這也是我選擇東橫的原因。

離開倉敷再度回到岡山。

昨天在岡山轉車時匆匆一瞥,只覺得站前看起來也很熱鬧。一出站就看到站前的桃太郎的雕像了。前一晚在倉敷,朋友陳桑還叮囑我到岡山要記得吃當地的水蜜桃,桃太郎可就是從這裡來的啊~不過這岡山產的白桃雖然又大又美,但也真是不便宜就是了,一顆要價400多日幣,對於這次沒有什麼預算的貧窮旅行來說,暫時就只好省起來不吃。

 

岡山站前的大馬路就是桃太郎大通了,馬路的對面就是路面電車(市內電車)站,我在這裡上車要去後樂園。

 

 

 

雖然是電車,但其實也和公車一樣,遇到紅燈一樣要停,只差是走在自己專用的軌道上而已。搭到「城下」站,再走約10分鐘看到旭川,沿著走就可以看到岡山城了,票價100元。

這天依舊很熱,34度左右,我一樣撐著傘戴著帽子墨鏡慢慢移動著,生理期第二天,雖然不像昨天那樣肚子痛到臉色發白,但行動上還是很不方便,我只能用著比散步還緩慢的速度慢慢走向岡山城。

完工於1597年的岡山城由豐臣秀吉的大名宇喜多秀加所建,費時八年終於建好了這座位在旭川旁,因為天守閣外牆塗黑漆所以又稱烏城的岡山城。幾經輾轉,在幕藩體制下由池田家任藩主直到明治維新為止。在17世紀末,藩政安定的時期,又在旭川的另一端建造了供藩主休憩的後樂園。現在看到的岡山城其實是昭和41年(1966年)重建的。原本的岡山城在昭和20年(1945年)時因為空襲燒毀。

岡山城有地下一樓算起有六層,說是地下一樓但就是入口處,在這裡可以買門票入場參觀,我買的是岡山城和後樂園的共通券560元,也有和林園美術館一起的共通券,可以依照自己想要看的地方選擇。

我其實還蠻喜歡參觀古城的。

幾年前買了一張14天的JR RAIL PASS,拖著行李自己一個人跑了半個本州,那趟旅行的主題就是城及城下町。雖然很多古城因為火災或者空襲燒毀了,只留下遺址或是天守閣基座或是戰後以鋼筋水泥重建,不過這是日本人維護自己歷史的努力,也是象徵一個城市繁榮的起點,我還是很有興趣一遊。尤其當登上天守閣時,環顧四周,就可以了解古代日本人在這個築城的原因。岡山城的天守閣以現在的建築高度來說其實真的不算高,但放眼望去,想像在16世紀,這個高點卻應該是可以看的很遠很遠的。

要離開岡山城的時候,發現空地上有著幾個武士扮相的人,原來是鎧甲扮相的體驗,只要三百塊日幣,拍照的話免費,我問工作人員幫他們可以拍照嗎?他們說沒問題,拍好以後問我要不要體驗一下,雖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我笑著搖搖頭,天氣真的太熱了。穿完那身衣服我應該就真的中暑了。也因為天氣太熱,又不是假日,所以體驗的生意也不好。真是辛苦這些工作人員了。

逛完岡山城出來,繼續往後樂園移動。

沿著指標,我走過一條很長的小路來到後樂園的後門。這被稱為日本三大名園之一的岡山後樂園,乍見覺得實在空曠了些,和曾經到過的金澤兼六園完全不同的庭園印象與風格。尤其時間已近中午,我真的很懷疑自己是不是又做了傻事,為啥正中午的來逛這空蕩蕩的後樂園呢?可是走著走著,發現跟我一樣做傻事的人還真不少,有的連帽子墨鏡傘都通通沒有,心底不禁暗暗的佩服起來。但也由於空曠,其實後樂園的風還蠻大的,幾次傘都差點要被吹成雨傘花。

 

 

拿著地圖,沿著上面的指示的景點緩緩的走完一圈,有幾個地方我覺得還挺有趣的。

一個是井田。根據說明牌上寫著,以前的後樂園其實是廣植稻米的,幕末時代劃分了一小塊採中國周朝時的井田制,現在的話,每年六月的第二個禮拜天會在這裡舉行田植祭。說的也是,這麼大一片的,又臨著河邊,在古代物質不豐的時候不拿來種田增加生產力實在是太可惜了。這也讓我想到法國羅亞爾河旁的雪濃梭堡的有名女主人黛安娜。黛安娜除了以不老妖精的姿態成為小他20歲的國王亨利二世的情婦以外,也是非常聰明幹練的女人,她將雪濃梭堡附近的田地出租並種植農作物以增加城堡的收入,將雪濃梭堡經營的有聲有色。手上擁有比人家更多的資源就要更努力的維持並發達,當個頭兒其實也沒想像中的容易啊~

後樂園的另一個我覺得有趣的地方是流店。

建築物的中央有水道通過,水道的中間則布置了六塊顏色不同的石頭,是以前藩主遊庭時的休憩地之一,也當作接待客人時使用的場地。以前規模應該更大,但現在只剩幸運沒有受戰火波及的一處而已。而在34度的氣溫下遊園,這真是個不用說的好地方,脫了鞋擺好,捲起褲管坐到水道邊讓腳沖沖涼,整個人也覺得降溫不少。時值中午,也有其他的遊客就在這裡野餐,平常覺得小鬼頭很吵的我,這時候看看旁邊一起休息的白嫩小鬼頭竟然也覺得可愛了。

整個後樂園來說的話,我建議其實春秋兩季來應該會比較適合。除了有花可賞以外,也不會像夏天太熱,冬天太冷又沒地方躲。比較起兼六園的秀麗旨趣,後樂園其實是比較大度恢宏的庭園格局,如果兩者相比的話,嗯…我還是比較喜歡兼六園。日本三大名園現在只剩水戶的偕樂園還沒去過,而我也很希望再上一趟東北,希望很快有機會可以實現。

出後樂園時已經下午兩點了,我其實餓了,但又很懶得去找吃的,看地圖上園外還有一處夢二鄉土美術館,於是決定逛完美術館之後就打道回大阪,路上再順便找吃的好了。

竹久夢二一直是我很喜歡的日本畫家之一。他除了是個畫家也是詩人,現存於世的作品多半是美人畫。日本美人畫的畫家除了夢二以外,另一個我很喜歡的是上村松園,其實兩者的畫風並不相同,但筆下的美人都有著共同的優雅婉約氣質,自己做不到的就只好寄託於畫作欣賞了。

出生於岡山的竹久夢二,21歲初試啼聲,開始在刊物上固定的畫插畫並獲獎,開始了他的繪畫之路,夢二並不是走純美術的路,除了畫冊以外,他的作品很大量的出現在刊物或是宣傳物上,同時也創作詩文集、歌謠、童話等,被譜成曲的詩「宵待草」應該是目前最廣為人知的詩文作品。

參觀完夢二鄉土美術館已經四點了,太陽已經沒有那麼毒辣了。緩緩的往車站方向走,其實也有公車搭,但看看地圖似乎並不遠,就想說慢慢走好了。夏天最舒服的時段之一就是黃昏,走到岡山站約十幾分(我的腳程),即使沒有什麼體力也還不會覺得很遠,回到岡山站才有機會好好的看一下這個車站,真是好熱鬧啊~如果有體力的話其實還可以逛一下,不過以當時我的狀況,只想早點回到大阪休息,所以只在車站裡的超市買了便當、罐裝茶、還有幾個桃子大果凍就撤退去搭車了。我真的是累了,累到話都講不清楚,跟超市收銀的阿桑要免洗筷(割箸˙わりばし)講成要折扣割引˙わりびき),把阿桑嚇了一跳,還好兩秒鐘以後發現自己講錯了趕快更正。也因為沒什麼力氣了,懶得再去窗口劃位,上了のぞみ自由席找到個位子把自己塞進去,車一開動沒多久我就瞇著了,再醒來就已經快要到大阪了,買的食物原封不動的帶回大阪暫居的朋友家,一到家放下行李就先去洗澡,洗完澡後才覺得自己又像個人了,這時候才有胃口慢慢的吃掉帶回來的食物。

我的這趟熱得要命小旅行就這樣熱裡來熱裡去的結束了。雖然半路殺出程咬金,但還是覺得很滿足。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