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陽光的午後,這隻無聊的貓邊叫邊往我的窗邊靠近。





牠的聲音比一般的貓叫都來得難聽,所以特別的好認。


咦?這是啥?


看看


能吃嗎??


裡面有啥??


無聊,甚麼都沒有


?那是甚麼聲音??(聽到相機的合焦指示聲)


定眼一看,我又對著牠喵,牠大夢初醒----boss來了,快溜。然後用我來不及對焦的速度迅速跑掉。

牠會對我感到害怕是因為曾經被我修理過,這隻搞不清楚狀況的貓曾經在婆婆的縱容下在家裡大搖大擺的出入,然後把閣樓當成牠跟母貓小花愛的小窩,這都還不打緊,牠最白目的是半夜兩點竟然在我房門口叫春,天殺的,熟可忍熟不可忍,不讓牠知道boss是誰不行,我認真的修理牠一次,外加日後給牠製造的「心理上的恐怖」,最後終於成功的驅逐牠不來打擾。

其實牠是一隻很有個性的貓,很叛逆,很油條,很街頭浪子。
只要能維持和平的距離,偶爾我也會想要讓牠當一下部落格主角的。



延伸閱讀:閣樓貓叫日記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斐
  • 牠長得很滄桑捏
    S小姐居然會修理貓@@~
  • S小姐
  • re: 阿斐
    我會修理很多東西,包括小孩,所以修理貓也就不足為奇了.
    這隻貓處處挑戰我的極限,不修理牠的話就換成我抓狂,而其實修理牠也只不過拿著拖鞋對牠窮追猛趕強力驅逐出境而已.
    算是對牠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