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趟「不振作」的旅行,這也會是一串「不振作」的遊記,說不振作的原因這次出門並沒有以往要出門旅行的興奮和有計畫,只覺得出門前一堆事要做個暫時的結束而很忙而已,關於旅行的事卻抱著有點能拖就拖的懶散,連行李都是出門前兩小時才打包完畢,而所謂的打包也不就是把預計要帶的東西按照清單一一丟進行李箱去而已,打包完以後還去刷了洗手間,洗澡,然後才換衣服準備出門,時間算的剛好的很。

 

這次行李打包了一大一小,嚴格來說,扣除掉要帶給T先生的東西以外,我自己的東西大概一個小的登機箱就打發了,因為要帶應援物資給T先生,所以拿出大行李箱來,又可考慮到要幫人家帶東西回台灣,到時候在機場要退稅所以又帶了另一個小的登機箱出門,另有一些玻璃瓶裝的東西就塞在背包裡以策安全,還好的是到了法國以後T先生會來接我,就比較不擔心自己帶這兩個行李箱趕車的情況。兩件行李三十公斤,剛好處於航空公司櫃檯可放行也可以刁難的灰色地帶的重量,泰航的櫃檯人員到也還好,沒有囉唆三十公斤放行。

 

這次出門在交通上真是一個奇妙的經驗,出門前時間已經算的是剛剛好了,如果多等幾個紅綠燈的話我有可能趕不上國光號,結果到車站以後車子還讓我多等了十幾分鐘,但卻準時的到達了機場,倒也不是司機開的特別快,而是路況一路都算順暢,幾乎沒塞到甚麼車,搭飛機也是,從台北出發遲了十分鐘才起飛,結果比預定時間提早半小時到曼谷,從曼谷遲了二十五分才起飛,結果也是提早了四十分鐘左右到達巴黎,不得不稱讚一下泰航的機師,而且起降平穩,技術不錯。台北飛曼谷的機型是777的,座位多反而覺得空間小,加上前座的光頭老外又把椅背放下來,就覺得更擠,還好的是這段路只有三個多小時,吃吃喝喝外加發個呆,在筆記本上塗個鴉,就到曼谷了。

 

這是我第一次到曼谷機場,覺得這真是一個神奇的機場。

首先,要下飛機的時候走到機門外一看發現不是空橋,而是階梯,階梯下方有接駁車在等著我們。這種情況我只有在搭小飛機的時候才遇過,搭這種777的飛機還沒遇過不從空橋下的情況,一下機場,地面溫度29度的氣溫果然絕非浪得虛名的熱,趕快跳上接駁車然後一路晃到入境/轉機的航廈去。曼谷機場的建物,客層活動的地點都在二三樓,一樓是處理行李和貨物的地方,雖然已經是半夜一點了(台灣時間)還是有許多工作人員在工作,到達入境/轉機客層以後更不得了,三更半夜了依舊人聲鼎沸,熱鬧的很,想起晚上六七點就已經悽清寂寥的中正機場,突然比以前的更加擔心起台灣的未來起來。

 

轉機時間很短,只有一個小時,忙著找轉機的登機口,隨然沿路看到許多阿撒布魯可愛的東西一直在呼喚著我去看看,但是為了安全起見我只能拒絕誘惑的趕緊往前走,直奔登機口。進入登機口以前還有一次的安全檢查,過了這個檢查站以後也不能再出來了,排隊的人很多,怕到時候會遲到,所以只好真的放棄看那些阿撒布魯的可愛玩意兒的念頭乖乖的排隊去。

 

這班曼谷飛巴黎的班機也是客滿,我想要躺著睡到巴黎的希望也落空了,泰航的機型沒有小螢幕可看電影,剛開始真的擔心會無聊到爆,而且如果機位再跟之前的777一樣大的話那這趟路我就真的累了,還好這班747的客機,座位大多了,坐起來舒服多了,而且我是要求靠走道的位置,意外的竟然可以一路睡到巴黎,這是我搭過幾次長程飛機以來唯一好睡過的一次,基於這個理由,下次再飛長程的話,我應該還會選擇泰航。

 

一覺醒來朝窗外看去,遠方黑暗的雲層已經鑲著一點點金紅邊了,往陸地上一看,竟然看到點點星光,剛睡醒不清楚的腦袋還想成是漁火,後來十秒鐘以後發現不對啊~我們飛越的路線沒有經過海咧~而且裡下的漁火也太密集,而且幾乎沒有移動的感覺,過了一會兒機上的螢幕打開了,播放著飛行資訊,現在還是三萬八的高度,剛剛飛越過的地點大概在維也納附近,嗯嗯~巴黎快到了吧!

 

在法蘭克福上空附近被叫起來吃早餐,泰航的餐點不怎樣,不過飛機餐不就都是長這樣?也就別挑了,鄰座是個泰國阿伯,我們彼此語言不通沒辦法交談,但是阿伯很客氣,睡相也很好不會亂歪,是這趟飛行途中的好鄰居。吃飽早餐機長廣播著再半小時就到巴黎了,窗外頭還是一片黑暗,到飛機著陸戴高樂機場的那一刻,總共飛行11個小時半,太陽公公還在賴床。

 

下了飛機是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但根據經驗,跟著人走就沒錯了。但是心裡有一點小小的疑惑;機上空姐沒有發給我們入境卡,而在這人山人海的通關處也沒看到入境卡的蹤跡,仔細觀察一下非歐盟國家居民通關旅客的手上好像也都沒怎麼看到入境卡,算了,那就先排隊再說好了。

 

相對於美國海關通關的囉哩巴嗦,法國的海關通關的快速讓我嚇一跳,不知道是因為要快速消化人龍的原因還是怎樣,海關通關的速度超快,甚至到我的時候,拿著中華民國台灣的護照,這位移民官竟然連抬頭看我一下也沒就蓋章讓我過了,喔拉拉~阿現在是怎樣?

 

不同上次去雪梨等行李等到快睡著,這次找到行李轉盤,才想說去找台推車的時候就看到我的小綠行李箱已經被吐出來在轉盤上,趕緊拎起來,然後等著另一個小紅登機箱被吐出來,小綠全身冰冷,檢查一下行李,沒有損壞,但是那個防君子不防小人的鎖不見了!阿咧?鎖咧?沒多久小紅也被吐出來了,也一樣是全身冰冷,帶著一大一小的行李箱到旁邊打開小綠檢查看看有沒有掉東西,裡面東西都在,那到底鎖上哪去了??

 

找到出口,眼睛努力的搜尋著和T先生相約的服務台,還沒找到服務台但是已經看到「賴聲川」對我揮手微笑了。T先生在法國留了頭髮和鬍子,猛一看和賴聲川很像。接到了人就安心了,熟悉的擁抱是迎接我到法國的第一份禮物。

 

人一安心,就想便便。

真是不好意思提這樣的事,但是,一路十幾個小時的航程,不斷的被餵(感覺自己真的很像豬),機上的洗手間又上不習慣,現在回到陸地上心情也稍微輕鬆了些當然就很想便便。

法國的公廁之難尋在機場就略見一斑,諾大的一個戴高樂機場第一航廈,卻找了好久才找到廁所,放心的嗯嗯完以後,神清氣爽,然後搭接駁車去第二航廈準備搭TGV回到T先生所在的Tours去。

 

要買TGV的車票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刷信用卡的自動販賣機,另一種就是櫃檯排隊了,自動販賣機大多是到巴黎的居多,巴黎以外的機台不多,而且也都是法文顯示,為了怕買錯,保險起見我們還是選擇了櫃檯買票,櫃檯前很人多,排到來我們已經錯過了早上8點45分到Tours的車班了,下一班竟然要等到下午一點多,櫃檯人員也曾經建議我們先搭巴士到巴黎再去轉車比較不會等那麼久,但是帶著幾大包的行李(我的小紅小 綠還有T先生之前來巴黎借住同學家的一包行李,外加我們兩個背包和電腦)趕公車實在是不方便,所以還是決定在機場等。

 

兩個人喝了四杯咖啡吃了兩個可頌以後時間還是很漫長,看手錶現在才11點多,在咖啡店也坐太久了,我臉皮薄的提議換個地方窩好了。第二航廈TGV上車地點的這個建物很無聊,沒甚麼可以殺時間的設施,座椅也被坐滿了,我們找片靠牆的乾淨地方就席地而坐起來,T先生打開電腦,看侯孝賢導演一青窈演的咖啡時光繼續殺時間,不過後來電腦沒電了,又找不到插頭可以充電,只好收起電腦,改拿出我的小無敵來玩俄羅斯方塊,終於殺到了要上車的時間。

 

法國人叫我驚奇的地方除了通關的火速之外在這裡還有另外一件。

上TGV的票是自己找打票機打的,如果沒有打票被查到的話要被罰很貴的罰金的,我們是台灣的良民,也乖乖的準備找打票機打票,但是,這時候法國人的豬頭就讓我不念上個兩句。

舊式的打票機呢~據說墊張紙一起下去打,這樣就不會有打票的序號,但卻保有打票的截角痕跡。因此當查票員沒有查票時,這張票便可以繼續使用;萬一他們來查票,面臨這種情形只能啞口無言,畢竟買車票又打票了,查票員也無話可說。所以法國火車站陸續在更換新型的打票機,新型的打票機只夠塞進去一張車票,而且會有打票的日期時間及該打票機的序號,換句話說就逃不了票了。機場這裡也是,但是,竟然沒留個兩台讓人家打票的,所有的打票機在同一天裡全部貼上紙條暫停使用,我咧點點點,怎麼這麼不體貼啊?那這樣要去哪打票啊?

在火車來前的10分鐘我跑上跑下的找可以用的打票機,我英文爛,法文更是一句不會,想問也沒得問,T先生為了「促進我早日習慣法國」的環境又堅持把這個任務交給我,還好出門前有拜拜,我家神明有保佑,看到前方也有人像我一樣在找打票機,我看到站務人員用手比了個方向,跑往那個方向一看,底下月台果然有一台沒有貼條子的打票機,趕緊衝下去打票,然後再衝回到我們的月台,剛剛喘完氣就看到火車來了。

 

TGV很快,時速好像有三百多公里的樣子,當它全力奔馳的時候,那個速度的壓力會讓耳朵痛。但是回Tours的路上好像沒想像中的快,不是火車跑不快,而是沿路在等會車,這樣走走等等的,竟然花了三個多小時才到Tours。

下了車,很想上洗手間,T先生幫我問了洗手間的所在,結果竟然要錢,乖乖的付了0.5歐以後我才有廁所可上。法國在廁所這一點的小氣,讓我在日後的旅行中,看到廁所不管當時想不想上都會去上一下,也會少喝點水,因為找廁所的不便實在讓我很傷腦筋,還好的是;多數的廁所都還算乾淨。這時候不得不懷念起日本的好,廁所不難找又不用花錢,而且乾淨還有衛生紙。講到廁所,真的可以另外寫一篇。



↑愚夫婦戴高樂機場第二航廈流浪記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