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爾(Tours)是一個距離巴黎大概100多公里的地方,搭TGV的話,大概1個小時10分會到,搭普通快車的話大概就兩小時會到,如果要去城堡區遊覽,杜爾是一個無法錯過的地方,幾乎到羅亞爾河流域的城堡都要經過杜爾這裡。

 

杜爾這個地方如果以我去過的都市作比擬的話,那我認為她很有京都的味道。一種斯文、穩重、安靜的氛圍。據說古時候的法語,是羅亞爾河流域的口音最為標準,不過現在差別倒是已經不太大了。波旁王朝以前,法國還曾經定都在這個地方。T先生 之前寄給我杜爾街景的照片,光這樣看比較難聯想實際的樣子,不過利用一天的時間,把這個城市舊城區的部分走過一次,就對這個城市有比較具體的概念。

 

T先生唸的學校位於舊城區,住的地方離學校大概走路六七分鐘的地方,是一間頗有歷史的房子,但雖然是舊房子,但房東在出租前有經過相當的整理,並且有提供家具還有枕頭床單毯子等寢具,前任房客也留下了一堆餐具可供使用,該有的都有,生活起來倒也沒有甚麼不便。但是以規模來說的話,與其說是公寓,不如說比較像台灣的大套房,甚至比前我們在日本的小公寓都還要小,也正因為很小巧,所以T先生整理的很乾淨,很井然有序,因為如果不這樣的話,恐怕很容易爲這個小公寓大套房帶來毀滅性的混亂。身為房客的房客,我也只好謹守房客的生活規則和房客禮儀;包括煮好飯順手把鍋子洗好,各項料理工具洗好擦乾歸位,電爐周圍擦乾淨,水槽用吸水棉布擦乾以免有水漬的痕跡,洗澡的時候要先把踏墊先舖好,並且小心不要把水給濺出浴濂外,超過12點上洗手間的話就不要沖水了,免得管道的水流聲太大吵到樓上樓下的鄰居等等的。

 

我抱著「臣惶恐」般戒慎恐懼的謹遵生活守則,但畢竟還是有無法克服的部分,這唯一叫我遺憾的就是「洗澡的時候小心不要把水給濺出浴濂外」。

法國很多地方的單人淋浴室,都是只有一個約90公分見方的淋浴台,從地面算起台高約20公分,但實際站在淋浴台裡的話,深度約只有15公分左右而已,如果不是加裝拉門圍起來的話,就是只有用浴濂隔開而已。T先生的浴室就是裝浴濂的那種,我洗澡從來沒有洗的那麼痛苦過;因為技術太差又太粗魯,一不小心就把水濺出淋浴台外,每次洗完澡要拉開浴濂前就忍不住和自己打賭今天有沒有把水濺出來,不幸的是,十次有八次,或多或少的,會把水濺出來,看到地上的水滴,都會讓我很洩氣。不明白爲甚麼法國人的淋浴台幹麻不作高一點,或者房東幹麻不直接加裝拉門就好了,爲甚麼要讓淋浴台來削減一個人洗澡的快樂呢?在法國洗澡二十多天,很遺憾好像還是沒有切確的掌握住洗澡的祕技。唉。

 

除此之外,這個房子的另一個缺點應該就是隔音並不是很好。

畢竟是木造和泥土構成的古老建築,(還好法國沒有地震也沒有颱風,不然這種房子是不可能存在這麼久的),所以隔音設備也絶不如鋼筋水泥的房子。杜爾的夜晚很安靜,除了商業區的餐廳酒吧以外,住宅區的部分可說是安靜到像一座死城,我們兩隻還算夜貓子,一到夜晚在房子裡的說話,活動等等的就不得輕聲細語而且動作要小一些,免得吵到人。很離譜的是,到了半夜,樓上不知道哪一樓的樓友起來尿尿的聲音我們在樓下竟然聽的一清二楚,還好我們樓下的房客搬走了,一直還沒有新的房客搬進來,要不,我們半夜起來上起手間的聲音也會被聽的一清二楚。真是奇妙的經驗。

早上就不用說了,樓上的日本樓友批哩啪拉走下木造階梯下樓,聽到她用日語打招呼道早安,聽到房東太太跟要出門的房東交代事情,跟女兒說話等等的,還躺在床上賴床的我也是完全收音。

 

不過就算有著這些我比較不適應的地方,但我住在這個房子的十幾天裡還是感覺很愉快,而且蠻愛這個採光十分良好的房子的。

 

這個房子離羅亞爾河的河邊很近,走路五分鐘就到了,如果早一點吃飯,還趕得及太陽下山前去河邊散步,這裡的太陽公公和我一樣是晚睡晚起型的,六點還看不到陽光,九點多太陽公公才下班,就算天黑了,到河邊散步一樣有適當的照明,基本上還算安全。除此之外,河邊有一個大學,有一個圖書館,裡面的館藏還算豐富,尤其是音樂CD,光是爵士樂的CD如果要聽過一輪的話,三四個月的時間跑不掉,如果要把所有的音樂CD都聽過一輪的話,大概要一年左右的時間吧!這裡也是T先生的寶庫,他常常寄給我的音樂MP3都是從這裡來的。

 

其次,這個公寓的房東和房東太太是十分熱心且好相處的人。房東年紀大概40多一點,房東太太則比較年輕,是個泰國人,講的法語有一點泰國腔,兩個人有一個小女兒才19個月大,是個眼睛很大但是脾氣很壞的小女生。房東除了是房東之外,還另外經營古董的買賣,樓下有一個工作室,只可惜還沒機會去參觀就離開法國了。初見房東的時候,我維持著東方禮儀,對房東微笑並外帶一個15度的鞠躬,這在台灣或日本都是常見的基本禮儀,但對房東這個法國人來說卻是十分新鮮的「見面禮」。是的,法國人流行的是左右臉頰各微碰一下,或者臉頰很靠近的發出親吻的啾啾聲,但是,人家可是害羞的東方人,哪有辦法第一次見面就來這一招啊?更何況房東還是個大鬍子.......

在我準備去法國的一兩個月前,T先生大概就先跟房東說了我將會去那邊小住一段時間,所以當房東和房東太太見著我的時候,也用著一種期待到來的熱情迎接我,雖然我們的溝通只能有賴T先生的翻譯,但是仍然可以非常直接的感受到對方的熱情。

 

臨回台灣前房東請我們去他家裡小坐一下,我們拎著剛剛上街買的一瓶紅酒和去南法玩帶回來的小禮物過去作客,房東看看我們帶去的酒,然後問我說想不想參觀他的酒窖?喔拉拉~這個房子還有酒窖?那當然得拜見一下,房東拿了鑰匙帶我們往地下室走,是一個很大,整理的很好的地下室,非常的涼爽,果然是很適合當酒窖的地方,而且還有前任房客一個日本人寄放在此的一堆好酒。房東問我喜歡波爾多的紅酒嗎?我點點頭,他快速的掃描過一次酒架,然後拿了一瓶1990年的波爾多紅酒送我,當場令我感到很意外,這瓶酒在市面上已經買不到了,算是很貴重的禮物了,我看著T先生,T先生代我謝過房東,這瓶酒是房東的盛情,由於隔天已經要出發去巴黎,然後就要回台灣了,沒有甚麼機會好好的品嚐這瓶酒,於是我用衣服包了好幾層,然後塞在我的手提行李中,一起跟我先回台灣來,等T先生回來,再好好的一起品嚐這瓶酒。


↑我們家正在努力炒飯給房客吃的大廚


↑法國也看的到柯南喔~


↑房東送的自己葡萄園裡的有機葡萄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