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車後沒多久,發現前座兩位遊客,和我旁邊的T先生竟然都呼呼大睡起來,不知道是因為下午剛好是午睡時間或者剛剛在香波堡那邊實在太冷了,一回到溫暖的車上就忍不住打起瞌睡來,車上清醒的只有開車的導遊女士和我而已,即使乘客四個睡了三個,導遊女士還是很盡責的用英語爲我介紹沿路的景色,遇到好看的,我還是會把T先生搖起來看風景,T先生也會盡力的睜開眼睛看一下風景,然後繼續昏睡。


從香波堡到雪濃梭堡就近了一點了,大概四十分鐘左右就到了雪濃梭堡。


雪濃梭堡附近都是森林,所以比較暖和一些,在門口的售票處買了票,一樣和導遊女士約好回程的時間,然後就拿著門票到門口的入口,撕了票根以後走入長長長長的森林林道,走向林道另一邊的雪濃梭堡。


雪濃梭堡的有名除了建築物和景色以外,這個城堡的故事才是引人入勝之處。


這個城堡可以說是女人的城堡,這個城堡同樣是建於十六世紀,城堡的主體蓋在一條潺潺幽靜名為雪河(Cher River)的河上,城堡的原址有人說是磨坊,也有人說是原先是一座堡壘,城堡的第一任女主人凱薩琳(Catherine Biiconnet)拆掉了堡壘,但留下了河上的樁基,蓋成了這座女人味十足的城堡。第一任女主人凱薩琳的老公湯瑪斯(Thomas Bohier)是查理八世的稅務大臣,城堡始建之初由於老公要陪著國王出國去採購軍用品,所以城堡的建造就交給了老婆全權處理。


十六世紀初的法國還算是太平盛世,所以凱薩琳在建造的設計上有了一些不同於其他當時城堡建築的做法。首先拿掉了傳統房間相通的方式,改成房間各自獨立而共用走廊,爲女性保有了更多的隱私權,而考量女性的長裙及長髮行走時的方便與安全,將樓梯也由一般使用的迴旋梯改成直行梯,原先房間相通和迴旋梯都是為了延遲敵人入侵時的追趕而設計的。後來這座美麗的城堡,被他們的兒子給弄丟了,因為債務問題,被當時的王室所收回,成了王室的財產。

 

後來的國王亨利二世有一個大他二十歲的美麗情婦戴安娜˙普瓦蒂(Diane de Poitiers),而他們認識的過程也很離奇;亨利二世的爸爸法蘭西斯一世由於打了敗仗被俘虜,幾經交涉後西班牙願意放回國王,但要國王的兩個兒子交換作為人質,當時黛安娜是護送兩位王子到邊界的成員之一,這時候的黛安娜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了,在邊界等待交換的時候,大概因為母愛作祟,她看到亨利王子眼中所流露出來的驚恐,她忍不住衝出行列去抱著這位當時年僅九歲的小王子,這一抱讓亨利王子對她印象深刻,日後回國以後 便要求黛安娜進宮陪伴他,照顧他。而這對老少配的情感種類也逐漸在轉變中。十四歲時亨利二世被安排和來自義大利梅迪奇家族的凱薩琳結婚,凱薩琳˙梅迪奇(Catherine de Medicis)和亨利二世同歲,嫁進法國王室的時候不懂諸多王室禮儀規矩,黛安娜則常常教導凱薩琳這些王室禮儀,天真的凱薩琳不知道這位她視為母親的女人竟然就是她丈夫的情婦。


黛安娜雖然大亨利二世二十歲,不過駐顏有術,在古早的十六世紀就已經很有保養的觀念;早上晨起就騎馬到森林去作森林浴或晨泳,天天洗冷水澡,吃的很少,然後晨間運動做完以後再回去睡個回籠覺到中午,平時不化妝,衣著舉止高雅,即使她大亨利二世二十歲,帶出去仍然很上的了檯面,一點都不顯老,從畫像看,據說當時已經五十歲的黛安娜看起來也只不過三十歲左右的樣子 。這點真是厲害,要好好的學起來。

亨利二世後來把雪濃梭堡送給黛安娜,標準的金屋藏嬌,黛安娜又增建了城堡後方的河上長廊,六十公尺長,讓城堡和河岸邊的森林直接相通,另外也在城堡的左邊蓋了一座花園,這座花園面積不小,現在爲了區分,一般都稱這個花園為黛安娜花園。

有一個女人備受寵愛,表示有另一個女人是深宮怨婦,這個女人就是凱薩琳皇后。


這個皇后被形容成法國的慈禧太后,不過我倒是覺得她蠻可憐的。凱薩琳出生沒多久就父母雙亡,由教廷中的家族長輩所收養,她也受過良好的教育,懂好幾種語言,也是將時裝設計及香水工業引進法國的人,同時她也引進刀叉,改變了法國人用手抓的用餐習慣。亨利二世和她雖然生育了十名子女,不過並不愛她,除了丈夫的不愛以外,還有她對黛安娜的信任所背叛,使得她後來在亨利二世死後積怨一次爆發。


亨利二世是死於一場比武的意外(當國王的人沒事跟人家比甚麼武?),亨利二世死後她成了攝政皇后,她以武力強制的以她名下所有的秀蒙城和黛安娜交換雪濃梭堡,但是黛安娜不喜歡秀蒙城,沒有居住很久的時間,就回到法國北邊自己的領地去,並在那邊終老。大權在握的凱薩琳皇太后,除了在原有的河上長廊上加蓋一層變成現今所看到的樣子之外,在城堡的另一邊也修築了另一個凱薩琳花園要和原有的黛安娜花園比美。


垂簾聽政的凱薩琳有三個兒子前後繼承王位,但是都不長久(早夭),主要握有實權的還是凱薩琳,擁有天下卻失去愛情與親情,在畫像中看到的凱薩琳,我覺得她真的是一個不快樂的女人,嘴角緊閉而向下,兩道法令深深的刻過她嚴肅的臉,我想在她少女時候等待婚禮之時,也一定有人祝福過她要成為亨利二世的王妃,但少女期待幸福的喜悅之心卻被一個不愛自己的丈夫和丈夫的情婦---她視為母親的女人所背叛,那樣的怨恨是可以想像的。但是亨利二世錯了嗎?在凱薩琳還沒成為他的妻子之前,黛安娜已經出現在 他的生命裡了,他自始自終只愛戴安娜一人,黛安娜所在的雪濃梭堡才是他下朝以後欲歸去的皇宮,亨利二世的就職典禮上,王室代表席上坐的人是黛安娜,黛安娜才是亨利二世心目中的皇后。有時候不是人錯了,而是時間錯了。 


凱薩琳皇后活很久,比她的兒子們活的都久,七十歲的時候在布洛瓦宮去世,去世前將雪濃梭堡留給她的媳婦露薏絲皇后,露薏絲皇后的老公亨利三世是被刺身亡的,傷心的露薏絲皇后把房間佈置成黑色系,天花板和牆壁都是黑的,房間裡面還有一個祈禱台,這個房間還嚇壞了也去過雪濃梭的同學gigi,「好像被詛咒了一樣!」gigi 說。我去過以後是覺得還好啦~雖然真的是烏七抹黑的,感覺令人沉重之外倒也還不至於恐怖。露薏絲皇后住在雪濃梭的十一年裡,就是過著祈禱、閱讀、刺繡的修女般生活。城堡在她的這段時間裡沒有其他的建設,這個房間的光線不強,想拍照有點小困難,手上的小傻瓜見不了這種大場面的,這個房間我只好放棄拍照。 


雪濃梭堡是很多人喜愛的一個城堡,上次去的時間其實很趕,停留的時間約只有一個半小時,其實我很想再去一次,但離開法國前已經沒有多的時間可以再去一次雪濃梭了,或許,這可以留作下次再去法國的理由吧!





↑要穿過這個長長的林道才會到達雪濃梭堡,這個林道就走了快20分鐘






↑黛安娜的房間,牆上的掛畫是法國常見的裝飾,都是織出來的喔~




↑運氣很好,平常都是人的長廊今天居然沒人,
這個長廊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也曾經充當過軍醫院,當時的長廊上擺了兩排的病床。




↑這是位於地下樓的廚房,這個廚房是很有名的喔~
到這裡一定要參觀這個大廚房,廚具家具都還在,好像還有人生活在這裡一樣





↑看的出來這是甚麼嗎?這是抽水機。廚房的正下方就是雪河,很方便吧!





↑手抖,沒拍好,廚房的一景,廚房裡的洋蔥馬鈴薯和茄子都是新鮮貨喔~不是假的擺飾品





↑也是有晃動到(唉),這是員工餐廳





↑壁爐上的雕刻也非常的纖細秀氣,跟香波堡的大器完全不一樣





↑從凱薩琳皇后的書房看出去的河上長廊





↑陽台看過去的凱薩琳花園,兩個花園來比的話,我比較喜歡這個花園,
因為感覺比較細緻,而且......




↑種滿了我愛的玫瑰花




↑從凱薩琳花園看雪濃梭堡





↑這座城堡越看越愛,天氣好的時候一定更美



↑從黛安娜花園看雪濃梭堡



↑左邊是凱薩琳皇后,右邊是黛安娜

如果對雪濃梭堡還意猶未盡的話,那就到這裡看看吧!有詳盡的介紹,也有英文介面。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超級美少女
  • 我下個月要去俄羅斯
    路過看到你精彩的遊記分享!
    彷佛己經置身俄羅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