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疲憊,我們到達尼斯。

夏爾特離開之後,我們前往巴黎T先生的同學住處打擾一晚。從蒙帕那斯車站(Gare Montpamasse)轉地鐵到龐畢度中心附近的磊阿勒(Las Halles)站下車,這是我短暫但卻是對巴黎的第一印象,老實說磊阿勒站附近實在是一個有點糟糕的地方,雖然很熱鬧,但是黑人多,垃圾多,流浪的人多,只看到警察三不五時的在這個地方巡邏。入夜以後走在這個地方讓人不自覺得有點神經緊張。由於第二天一早就要趕飛機去,住旅館其實划不來,T先生的同學就很阿沙力的找我們去她那兒待一晚,雖然住人家家裡不是那麼方便而且打擾人家也不好意思,但剛好T先生的同學要離開杜爾以前也麻煩T先生幫她善後了一些事,T先生也是要去找她,那就只好厚著臉皮打擾一晚。

 

第二天真的是一大早,我們清晨五點就告辭了眼睛睜不開的同學出發往奧利機場去。清晨五點的磊阿勒車站冷到爆不說,還有著看起來像嗑了藥的小鬼在亂噴漆,還看著那個傢伙去騷擾另一個法國人(後來發現竟然是跟我們搭同一班飛機到尼斯),那個微胖的法國人被他吵到不能看資料,一再躲他,最後好不容易把他甩掉。當時近在咫尺的我,想說這個死小孩最好不要來煩我,不然我可不會像那個法國人一樣好說話。

 

這次我們搭的是專飛歐洲內路線的航空公司easy Jet的飛機,這個飛機跟美國的西南航空一樣,越早訂位越便宜,航班時間冷門一點的也便宜,有報到但沒有劃位,按照報到順序上飛機自己挑位置,沒有供餐或飲料,像搭巴士一樣。經過計算之後,發現搭飛機比搭GTV便宜,所以我們就決定搭飛機,回程經過巴黎的時候停留一晚,逛一小圈以後再回杜爾。

 

尼斯是蔚藍海岸的大城,聯外的交通上也算是一個中樞位置,所以我們就決定大部分的時間住在尼斯,只有安排了一晚住到坎城去,而住在尼斯的期間裡也決定住了兩家不同的旅館免得會膩。

連續兩天的早起,其實到達尼斯的時候我和T先生都是很疲憊的狀態,到達尼斯的時候才早上10點,旅館還沒辦法check in,但可以先寄放行李,我們放了行李以後,打起精神往海灘走去。

 

尼斯的海灘是鵝卵石而不是細砂,赤腳走在海灘上非常有腳底按摩的功效,痛到唉唉叫,但也把精神給痛好了一些。尼斯面臨的這一片地中海,非常的平緩,海水很藍,也很乾淨,氣候多晴穩定,難怪自古以來就是王公貴族熱愛的度假勝地。

而尼斯這個城市也許離義大利太近了,都市的氣息上比起法國的其他都市來說多了一份熱情但有點雜亂的生命力。而且不知道為甚麼,尼斯竟然有很多的中餐館,這倒是很新奇的一個情況,為甚麼這裡會有這麼多的中餐館呢??

 

想起來也許我們不太會挑到尼斯的時間,那天剛好是禮拜天,從車站前的旅館往海灘走去的路上,一路的狗大便加起來大概是我在杜爾十天在路上看到的狗大便的總合。這一路的證據支持我對尼斯的清潔人員禮拜天不上班的猜想,這一路的狗大便是我對尼斯牢騷的開端。

 

相對於巴黎的冷,尼斯的好天氣讓我熱的累上加累,頂著太陽,沿著海岸的「英國人散步大道」往舊城區的方向走,舊城區其實有很多當地餐飲的小店,如果不是累加上一路的狗大便讓我眉頭深鎖的話,我應該會想要進去嚐嚐南法的美食,我打起精神和T先生在舊城區逛,但實際上卻是很想能早點check in稍微休息一下,從後來的照片裡可以發現,在尼斯拍的照片相對起來並不多,應該就是整體狀況不佳的說明。

 

逛完舊城區時間還早,繼續往尼斯現代美術館移動,禮拜天的美術館連咖啡座都休息,我們想在咖啡座坐下來休息的希望也泡湯了,而且,竟然有流浪漢在美術館區內睡覺,我隱約的感覺我是用著一種忍耐的心情在與尼斯作第一次的接觸。美術館沒有甚麼特別能引起我興趣的展覽,算算時間,想說搭公車回車站好了,偏偏我們所在的位置幾乎沒有公車直達火車站,看了半天的公車路線圖發現有一班車可以搭到公車轉運站,在那裡就有車可以轉回去車站前,但是,事情往往不像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首先是,那班車禮拜天停駛。

 

於是我們放棄搭公車的希望,想說那就用走的回旅館好了,在沿途遇到的公車站牌中,T先生又研究出一條可以搭乘的路線,好,那就等這班公車吧!

 

但是,這討厭的尼斯公車竟然不準時,提早開走了!!!

 

我的心情跌到谷底,不知道我到底是為了甚麼要來尼斯。賭氣似的不發一語,一路沉默怨恨的走回旅館。

 

累+狗大便+不太整齊到處亂噴漆的市容+偶爾可以聞到路邊的尿騷味+流浪漢+禮拜天甚麼都停擺+不準時的公車=怨恨。自此確定這個城市不得我的緣。我更開始懷疑起那些曾經跟我說過喜歡尼斯的人到底是看上尼斯的哪點好?

 

到旅館時已經可以check in了,我們兩個本來只是想休息一下然後打算繼續外出,但是沒想到一覺醒來已經傍晚了,我醒的比T先生早,我看他睡的比我還沉,我才發現他可能比我更累,只不過比我能撐。

↑要搭便宜飛機請準時,If you're late, we won't wait!! 人家醜話可都講在前頭了


↑從機上俯瞰奧利機場附近的巴黎



↑尼斯的英國人散步大道上,有散步的,有跑步的,有看報紙的,也有騎自行車的,
標準的度假模樣




↑沿海攤的飯店,住宿費用幾乎都是以百計價的,通常飯店對面也就是隸屬飯店的私人海灘,
不過,間隔中還是會有免錢的公共海灘



↑尼斯的一座俄國東正教教堂,金光閃閃,非常的俄羅斯




↑「耶穌是俄國人嗎?」此話一出我差點被K,「耶路撒冷不是在俄國嗎?」我差點被K第二次






↑來往於普羅旺斯省、阿爾卑斯省和蔚藍海岸間的區間火車


 


↑尼斯舊城區裡橄欖油專賣店前的展示架




↑橄欖油專賣店,各式各樣的橄欖油





↑普羅旺斯的各種香料





↑舊城區雜貨店的蔬果架





↑街頭藝人,表演的還算不錯





↑尼斯的建築,黃色和橙色是很大量運用的顏色,和法國其他地方的建築用色有很大的不同





↑舊城區的藝品店,這種樣式花色的藝品是普羅旺斯的特色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