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巴黎近郊的暴動發生已經第十二天了,目前好像還沒有停火的意思,知道T先生在法國的人大多會問我T先生現在的安全狀況,連S媽看到新聞以後都有點擔心,面對關心的朋友我一一謝過並且解釋T先生現在所在的地方還算安全。

 

想一想,我還蠻會挑時間回台灣的。

我前腳剛回台灣巴黎就來個大罷工,整個巴黎交通大亂,如果還在那裡旅行的話,面對大罷工也許真的會感到吃不消吧!

其次是沒多久生理期就又來報到了,這次意外準時的很,也還好已經結束了旅行,不然抱著一個痛的要死的肚子能去哪呢?

再來,就是這次的暴動事件了。

 

其實這次發生暴動的地方--聖丹尼,我覺得不太意外。

這個地方在巴黎近郊,也頗有歷史典故,法國很多國王王后的墳都在這裡,包括那個被送上斷頭台的路易十六和他的瑪莉王后都是葬在這裡的,如果追溯到更久以前這個地方的命名來源的話,傳說是基督教殉教的主教聖丹尼在被斬首後,捧著自己的首級走了九公里路之後在此處倒下,所以此處命名為聖丹尼,並建有教堂紀念。

但這個地區現在居住了很多非洲裔和阿拉伯裔,治安狀況並不好,並不是很好的旅遊地點,旅遊書上提醒到這裡的話要特別的注意自身及財物安全。才剛看過這旅遊書的耳提面命,沒想到沒多久以後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非洲裔和阿拉伯裔一直是法國社會的一個隱憂,對於種族問題法國採用了政治方法解決,和美國一樣,只要取得法國籍並且認同法國者則被視為法國人,享有法律上的平等及社會保護的資源。但也和美國一樣,這些有色族群的法國人也是法國社會中的弱勢族群 和不定時炸彈。法國為甚麼會有這麼多非洲裔和阿拉伯裔的法國人?這個歷史大概又要追溯到最初的移民政策,和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把法國搞的灰頭土臉的阿爾及利亞「內戰」, 這些原因,讓這些非洲裔和阿拉伯裔變成了法國社會裡尾大不掉的「茶包」。

 

外來族群雖然在法律上取得合法的地位,但是在社會上仍有許多無法抗拒的壓力,而且很不幸的這些壓力來自於終身無法改變的膚色與血統。同樣這個問題也適用於思考現在的台灣。

 

台灣過去有原住民的問題,現在則有外來移民的問題。

這幾年來台灣多了很多的外國人,尤其是大量來自東南亞的外籍勞工和新娘,這些外籍人口即使在台灣取得合法居留的身份,但礙於教育程度或者語言膚色種族問題,說要與一般土身土長的台灣人同級競爭仍是不可能的事,加上島國型態使得台灣人對於外來種族抱持的態度也算不上友善,無論如何總包含著歧視的意味。但是這些外籍新娘為台灣生了很多小孩,教育將會是個大問題,先襒除掉那個已經病入膏肓的教改問題不談,母親自身的教育能力是我先打上問號的第一個問題,也由於娶這些外籍新娘的台灣男人有相對多數環境或自身的條件也算不上好,在諸多弱勢環境下培養出來的「台灣之子」,只能很無奈的說是標準的先天不良後天失調。

 

原住民在台灣社會的弱勢是不爭的事實,但我們也許應該要慶幸,盡管弱勢,原住民還沒有為台灣社會帶來太多的治安問題。 東南亞外籍人口大量的移入事實上帶來的衝突性遠遠的超過原住民,但是台灣不管是政府或者民間都還沒有做好安排或接受移民的政策和心理準備,簡單說;台灣政府沒有移民政策,台灣人還沒有學會尊重這些外來族群,也沒有準備要接受這些外來族群當台灣人。族群問題從原住民擴大到現在東南亞的外籍人口,不免讓人擔心。

 

一場颶風不僅淹掉了個爵士之都紐奧良,也淹出了美國的種族問題。

電死了兩個非洲裔和阿拉伯裔的少年,引起了十二天的暴動,加上口無遮攔的內政部長大罵這些暴民下賤,暴動更難平息了。

台灣呢?一場泰勞抗議事件引起的高捷弊案快要把執政黨搞下台了,台灣的執政黨又作了些甚麼?除了搬出一場比霹靂吼還好看的TVBS外資秀以外好像也沒看到甚麼了。

 

那將來怎麼辦?或者很快我們也要出去當台勞而根本不用想這個問題了?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