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回來以後到現在,一直覺得很倦怠。

或者,正確一點分段的話,剛回來的時候是感覺很空虛,現在則是感覺很倦怠。

 

起初是不愛巴黎這個城市的。我想起慾望城市中的凱莉,追隨著大人物去到了巴黎,到了巴黎以後她不會說法語,不適應在巴黎的生活,在巴黎她只有換來無盡的挫敗感,她覺得巴黎不屬於她,而她也不屬於巴黎,於是決定要回到她熟悉的紐約去。這一段情節像極了我對巴黎的第一印象。

 

法國有很多我嫌棄的地方,甚至一開始要去羅浮宮也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自忖自己不是逛博物館的料子,哪知進了羅浮宮以後才知道自己會被她所吸引,還後悔自己太晚進去,參觀的時間不夠長。巴黎這個都市也是,第一次接觸的印象實在談不上好。但離開時當飛機起飛,看見艾菲爾鐵塔的尖端離自己的高度越來越近,甚至自己的高度漸漸高過它的時候,我卻開始對這個城市不捨起來。

 

回到台灣以後,一種強烈的空虛感襲擊而來,在台灣第一次強烈的感受到文化內在的貧瘠。過去旅行過的國家都很年輕,雪梨最老的教堂不過兩百多年,和美國的立國時間差不多,但在法國隨便甚麼建築都是以世紀來計算的,那台灣有甚麼?這個空虛感,空虛了大概半個月,這半個月的時間裡電視不想看,新聞不想看,連上網逛都有些興趣缺缺了。不知道去一趟法國的「後遺症」會這麼嚴重,我像是個入寶山卻忘了帶購物袋,只能用雙手捧出那一點點的寶藏出來,並且對那座豐富美麗的寶山追念不已的貪心人。

 

在這之後,打起精神給自己找事情作,整理去法國拍的照片,陸陸續續的開始寫起四平八穩的遊記,但隨之而來的卻是一股無名的倦怠感,秋天如此美好,窗外的行道樹都換上了秋天的顏色,空氣漸漸乾爽了,正是做皂的好季節,但我卻提不起勁兒來,像是力氣都用完了。看書;對書發呆。想寫東西;對著鍵盤發呆。想整理照片,對著螢幕上的相簿發呆。日子常常在發呆和無力中度過。

 

我說,這歲月是催人老的,還是得想辦法把自己的魂給收回來才行。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