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了一個半月,加上出國一個月,算算剛好兩個半月沒開工作皂了,今天終於打起精神來作了一批嬰兒牛奶皂。

 

這批皂的配方很早以前就有了,一直想做卻沒做,把沾了灰塵的工具全給洗過然後用抹布擦乾,工作檯鋪過新的報紙,把抹布也洗好像以前一樣的掛在自製的抹布架上晾乾,有一種恢復秩序的感覺。然後正式開工。兩個半月沒做還是有點生疏,但還好很快的就想起來了。明天可以脫模,現在有著一種期待的心情,就像第一次作皂一樣的期待。

 

**

除了作皂,現在還在上烘焙課。

其實甜點西點類的東西我不算特別愛吃,但剛好咪已經上過一期了,這次開班前找我一起去,那課早上八點半就開始了,為了某種程度的身體健康,用一些理由強迫自己早起也好,所以就跟著去上了。其實烘焙和作皂有點像,工具也雷同,所以操作起來很容易就抓到訣竅,今天的課程是咖啡核桃餅乾和香蕉蛋糕,那個香蕉蛋糕沒想到還不錯吃,有濃郁的香蕉香,不會太甜,吃起來不膩,材料也不特別難買,打算再來作一次。下次上課要作披薩。還好我只興趣作,不然照這樣的話,一期課上下來我可能又會胖個好幾公斤。

 

***

奇摩也加入了部落格的戰場了。讓我回想起它曾經有過的一個功能---奇摩筆記。

也是在奇摩筆記裡認識了好多網友,儘管有一些不知道已經流落何方了,但那些文字所帶來的記憶卻沒有跟隨著失去,那變成了這幾年來在網路上敲鍵盤記憶的一部分。

關於在網路上寫字,我老是重複著想著兩個沒有結論的問題;一個是;資訊的浮濫。另一個則是在網路要寫到甚麼程度?

 

T先生一直很鼓勵我往寫作的方向走。他認為,我既然用文字紀錄了自己的前半生,那麼在後半生就更不應該放棄,除了隨心所欲的寫以外,更應該朝專業的方向發展,甚或將來是否有機會出書。

對於出書一事我是從來沒有想過,一來自認自己的文筆並沒有好到可以讓出版社願意掏錢為我出書的地步,二來是;網路的興起,現在要公開自己的文字並不是一件難事。網路上提供太多這樣的空間。

 

然百家爭鳴的結果是;要篩選「值得看」的文字難度越來越高了。

 

從前還在啃書的時代,能夠付梓的文字必有相當的水準,相對的,選擇上也沒有預期的困難,絕大部分的時候只有書合不合看的問題,看到垃圾的機會不大。

但現在隨便找一個部落格的站台或新聞台之類的網站,當駐足於首頁的時候,不禁茫然起來,手工的滑鼠不知道該從何點起,因為一不小心就很容易點到垃圾,徒然浪費時間。

我沒有要批評在網路上寫字的眾生大德的意思。每個人都有發表自己內心想法感觸的權利--既然網路給了我們這樣一個空間和資源的話。但正因如此,寫字的人對自己的文字便少了一份嚴謹的態度,既不注重遣辭用字也不注意標點符號,更不用說那滿篇不經思考的轉載文和不懂禮貌的火星文。貼那樣的東西在自己的站台有甚麼意義?難道不只是更凸顯自己的淺薄與浪費資源而已嗎?

 

再者是要寫到甚麼程度。

文字是一種對自己負責的態度,每個人匿名的在網路上發表自己的生活感想,其實是另一種出口。但是,久了以後會有某種程度的包袱。

網路上的文字可以四平八穩的寫一些和自己私生活無關的主題,不過根據「市場需求」的現況來看;寫關於自己生活的文章好像比較容易獲得較高的支持率。文章可以寫給自己爽,沒讀者沒關係,但往往事情不會像想像中的那樣單純,既然上了舞台,很難不被掌聲所誘惑。或者客觀一點,就在網路上寫字的人來說,讀者的回應也算是支持寫作的動力之一。於是,供需原理下,寫文字的人或多或少的,出賣著自己的私生活。這是就市場現況來解讀。另一個比較陽光面的解讀則是;既然這些文字寫成的感想來自生活,則要避免完全不提自己的生活狀況似乎也是有所困難。

 

於是,那下筆的程度到底要寫到哪裡該打住?寫深了,儘管只是文字,感覺卻還是像在眾人面前被扒光衣服一樣。寫淺了,連自己都覺得搔不到癢處,那樣的文章不如不寫算了。於是進退維谷間,不如且擲筆對飲成三人去。

 

網路寫作是會上癮的,既戒不了癮頭,那不如就退居廣寒宮吧!這也算是解答我那重複想的兩個問題的方法吧!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