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番折騰我們終於到了格拉斯(Grasse)。

對一個玩皂到有點走火入魔的人來說,既然人都到了南法,沒去格拉斯朝聖一下實在很可惜。但偏偏這累煞人的SNCF讓我一天在坎城車站進出了N趟卻還是去不了格拉斯。直到這天下午四點半左右,終於如願以償的來到格拉斯。 這個以製造香水而聞名的小鎮。


格拉斯是個山城,火車站在山腳下,市區在山頂上。

出了車站以後先看一下回程車子的時間,然後準備朝市區前進。但是看起來市區很遠,我們問了一位和藹的老太太,市區可以走路去嗎?她笑笑說「很遠喔~還是搭公車吧!有免費的公車可以搭喔~」然後微笑離去。 


於是,好吧。等車。 


但左等右等就是沒看到所謂的免費公車到底長甚麼樣子。


候車亭的人漸漸變多了。來了一對黑人母子。看起來像是當地人。

我怕我們會不會等錯車了,於是叫T先生再去問一次黑人媽媽。
黑人媽媽確定我們沒有等錯車,她也在等,於是只好繼續等。


等。

等。

等。


還不來。我頻頻看錶,想說再晚的話想去參觀的香水工廠可能就要打烊了。那個親切的黑人媽媽可能看我一直看錶,覺得車子還沒來好像是她的責任一樣的跟我們說:一般是15分鐘一班,但也許會誤點也說不定。我們拿出友善態度回應黑人媽媽, 表示理解並了解「這不是她的問題」。然後繼續等。
 


到最後候車站的人都屈服了,因為等了快一小時還是沒看到免費公車來,來了輛付費公車,全體乖乖甘願的付錢了事。山路有夠彎,而且也真的很遠,T先生說還好我們沒決定走路上山。


不管走到哪國,通常是鄉下人比較親切有人情味,黑人媽媽不僅為我們指點等車迷津,車到我們要參觀的香水工廠的站牌還提醒我們要下車。 一上車沒座位只好用站的,一路晃來晃去的山路我站的有點辛苦,發現有人拉拉我的衣服,轉頭一看是個阿嬤,指指我身後的空出來的座位叫我坐下。真好。 其實這次旅行中,我運氣很好的都遇到一些對我善意的人,這對一個離家半個地球遠的旅人來說實在是一件很幸運很值得感謝的事。


時間不多,但還是把握住時間殺進去參觀香水工廠。Fragonard是當地兩大香水廠的其中一家,參觀工廠和私人博物館是免費的,私人博物館裡面陳列了有各時期的機器、蒸餾 萃取花水精油的過程的照片、各式各時期的皂章、及許多的製作精美的香水瓶。工廠則有人講解香水的製造流程和原料,可惜講的全部都是法語,我只好用看的並又開始看圖說故事。Fragonard也許大家沒那麼清楚,瑪麗蓮夢露的香奈兒No.5是在這裡研發出來的這樣講 就比較容易懂了。


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個工廠裡有兩位調香師。調香師的養成其實很不容易。除了要有過人的嗅覺記憶之外,還要能將這些聞過的香味組合成一種令人驚歎的香味。香水通常有前中後三期的香味的組合,每一期的香味通常又不會只由單種香味所構成,香味的世界遠比我們想的複雜 ,書上寫一種香水大概是由300種香味組合而成的。作皂時玩的香精組合配對跟這個比起來,真的是拿甚麼在比甚麼。
 


這個工廠當然也作肥皂,但做出來的肥皂其實比較像一般外面賣的肥皂,說來說去香味才是這個工廠的強項。在這裡把握住打烊前的時間,敗了小香膏,有八種香味,我各拿一個。小香膏簡單說就是固體狀的香水,用指頭抹一些淡淡的塗在耳後或動脈處,聞的到香味又不會造成空氣污染,買到手以後已經送出去六盒了,留下兩盒自己當紀念品。而且這個小香膏的包裝也頗可愛,每種香味的外裝紙盒的顏色和內裝盒的顏色又不同,上面還會有像太陽一樣的logo,是很可愛的小玩意兒。


這裡的販售部當然也賣香水和調配個人香水,不過價位不太可愛,聞聞也就算了。香水之於我的銷路不太高,一瓶香水我可以用挺久的。法國人說沒有香味的世界是黑白的,但追溯法國香水的歷史卻是15世紀從意大利嫁來法國的凱薩琳˙梅迪西皇后(瓦洛王朝亨利二世的皇后)所引進的。香水在法國被發揚光大。這算是,外國事物傳到法國少數沒有走樣的成功案例。 


火速的參觀完並瞎拼完紀念品就被掃出來了,也不論哪國人,要下班的時候大家總是顯得特別興奮,職員批啦趴拉的關著門窗快樂的準備下班。T先生問:接下來要去哪?呃.....問的好,要去哪呢?市區就在數步之遙,那就去看看吧! 


這數步之遙的路程中還經過香水博物館,可惜也下班了。只好到此一遊的在外面拍拍照聊表心意一番。


然後逛進市區的一條商店街,也是接近打烊時間了,路上其實蠻冷清的,有的店甚至都已經打烊了,在這裡才發現有好幾家Fragonard的門市,所以就算在工廠的販賣部沒敗成,在這裡一樣有機會敗家。不過我只在這條街上敗了兩塊不太便宜的馬賽手工皂。 


機器作的馬賽皂一塊只要2歐元,但那一點也不能吸引我,如果買這東西送人家當紀念品那我會很驕傲的說不如送我自己做的算了。店門口籃子裡擺著一堆切的十分粗獷豪邁的手工馬賽皂,我一看就想買了,但真的很貴,依重量計價,一塊要可以買機器作的好幾塊。很遲疑到底要不要買,最後看看金主大人的表情才放心的買下。有點鄉下大學教授氣質的老闆問說要包裝嗎?然後幫我用紙包裝起來,放到白色素面的紙袋裡,提手的部分紮上鮮豔橘紅的拉飛草蝴蝶結,留下來的穗子上貼上貼紙。我很愛這個包裝,簡單素雅大方。 


一樣在作皂,我覺得法國人對手工皂的看法比較健康正常一點。


那店裡的皂都已經泛起淡淡的黃斑了,在台灣這種視覺系的作皂環境中大概是不能上架的標準,但法國人認為那本來就是皂在空氣中的自然反應,有甚麼好大驚小怪的?而且一樣手工皂,台灣的手工價值和法國的手工價值相比,台灣的手工價值可憐到大概法國人會乾脆不想做的地步吧!


作皂跟練功一樣,光學會招式是沒辦法立足江湖的,練招式不如練心法,好用的皂我想還是比好看的皂來的更重要,就作皂這一點來說,法國行算是強化了我對「皂應該要首重好用」想法的信心。我會盡量放棄天蠍座的偏執,對於視覺要求少龜毛一點。 


回程的時候終於搭到了「傳說中」的免費公車,短短小小的一台,像一塊沒切的土司麵包,帥哥司機旁邊有美女陪伴哈拉,怕是有點得意忘形的感覺,在彎來彎去下山的山路上開的頗快,有點嚇到台灣歐巴桑,下車的時候誠心的跟司機說merci。謝謝他平安的把車開到山腳下。阿們!




↑排排站的香精



↑過去製皂的各種皂章



↑敗家戰利品---小香膏,只可惜現在只剩兩盒,其他都當禮物送掉了




↑這個是以前賣香水肥皂商人的塑像,這樣算起來,他算我的「先輩」




↑香水博物館



↑從這裡瞭望出去,還可以看到坎城喔~



↑免費的土司麵包接駁車,來往於山下的火車站和山上的市區之間,
司機還蠻帥的,只是開車有點可怕


↑暮色中的格拉斯車站,那也是我們等會兒要搭回去坎城的車子



碎碎唸時間:

香水工廠Fragonard的網頁在這裡,巴黎有分店,法國之外只有東京有分店。日本人的瞎拼能力果然是亞洲之冠啊~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ellocin
  • 你好 想請問一下 台灣要如何飛到格拉斯?? 是到南法還是?
  • 離格拉斯最近的大城市是尼斯. 所以你可以看台灣--尼斯這段怎麼飛囉~

    sylvia4432 於 2013/04/05 23: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