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國回來以後,好像染上了喝紅酒的習慣。

其實在法國也喝的不多,在那樣的國家裡,無酒也自醉。但回台灣以後不知道為甚麼的想喝起紅酒來。

遇上gigi她們辦公室正在團購薄酒萊,那就湊個熱鬧合個兩瓶,11/18拿到手以後,只要是身體情況ok的話,每天大概喝個一兩杯,把自己送進那微醺的狀態裡。要不,就是週末在Z小姐家,和咪小姐大伙兒各自準備道菜來聚餐兼喝點紅酒。紅酒突然變成生活中和咖啡茶三國鼎立的角色之一。

 

一個人喝酒有點寂寞,但那樣的寂寞卻也是最珍貴的,因為一個人喝酒的寂寞是最不嚴肅的寂寞。有點小醉了,就可以在自己腦中的花園散步。喝酒,有人相伴很好,無人打擾更是海闊天空。

 

**

不過沒人吵的日子大概快要結束了。

豬小姐在聖誕節之前就會回到台灣來了,捧著她的碩士文憑和負債回台灣來。

哪時開始工作去哪工作現在還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她會暫時吵我一陣子。

然後T先生也會在農曆年前回來,過完農曆年又要開始苦命的上班生涯。

某種程度上我又像走到了路叉口,又要開始被身邊來去的人或多或少的影響著我的生活。

明年會變怎樣呢?

 

***

其實還蠻想躲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去。

打開電視一天到晚都是那些沒營養的選戰報導或者政論節目,電視轉來轉去只能看旅遊頻道DiscoveryNHK或者HBO,關上電視則是外頭來回不停的選舉宣傳車。厭惡感已經滿到喉頭就快要吐了。甚麼都被剝奪,連僅剩的一點安靜也被這些政治強盜給搶走了。不知道生活的質感在哪裡。大隱隱於市的做法可能不太適合我吧!

 

還是想想下次聚餐要帶甚麼菜去吧!

 

 

****

T先生的法語檢定考終於告一段落了。

沒甚麼效率的法國人難得在這方面出現了連日本人都沒有的效率;考完等一會兒就可以知道結果了。

令人欣慰的是;T先生通過了檢定考。


網路上搜尋了一下才發現法語檢定考有分
TCFDELF/DALF兩種,DELF/DALF比較不好考,而且是國家頒發的一項學業文憑,具有終身有效的價值,它承認文憑持有者在法國語文及法國文化方面具有相當的程度。而T先生參加的就是DELF/DALF的檢定考

通過這個考試多少可以給T先生一些正面的鼓勵,不然他一直覺得唸法語就像拿著石頭往海裡丟一樣,不論丟多少進去沒完全沒回應,這種感覺可以想像的令人洩氣。

 

不論如何,通過考試總是很高興,如果不是相隔半個地球的話,我大概會抱著他狂親吧!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