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華麗的鏡廳之後,通過轉角的和平廳,再左轉南面的房間就是王后寢室。


自凡爾賽宮修築之後,從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的王后王妃都曾經在這裡住過,現在所看到最後裝修的樣子則是保持這個房間最後一任的主人---凡爾賽玫瑰瑪麗安東尼居住時的樣子。牆上畫了很多關於慈德聖恩等隱喻的繪畫,比喻這個房間主人母儀天下的身分,牆上也掛了前幾任王后和王室子女共同入畫的畫作,雖然也很華麗,但的確多了一份女性房間的溫馨感。


這個房間還是歷代王室子女誕生的地方,古時候的法國王后其實也蠻慘的,生產的時候只拉了一層白布簾隔開,白布簾外看熱鬧的人一堆,都等著知道王后生下來的是王子還是公主,這樣公開生產據說是才能證明王室血統的無爭議性,確定沒有被貍貓換太子。真是要命。生產的時候的痛苦已經夠慘了,還要在眾目睽睽之下生產,也許還不能唉的太大聲,除了慘字以外,想不出來有甚麼可以形容的了。


王后寢室也像其他的臥室是屬於王宮裡「公共場所」的一部份,一樣有著欄杆隔開床和走道的部分,但是床旁靠牆的地方有一道小門,是屬於較私密的小房間,例如奢侈成性的瑪麗王后鍾愛的裁縫師來量身準備裁剪新時裝時就在這裡替王后量身之類的,我和T先生也拿起了平面圖好生的給他研究了一下;根據記載,1789年10月6日夜裡,一群巴黎民眾(現在的話大概就叫暴民了吧?)闖進凡爾賽宮四處尋找王后,王后驚慌起身,匆匆的由小門通過牛眼候見廳直奔國王寢室敲門,最後躲進國王寢室暫避。我想瑪麗安東尼王后一定沒想到二百多年後會有一對來自台灣的無聊夫妻在研究她的逃生路線......


參觀這個房間的時候,有看到一塊禁止拍照攝影的牌子,我很乖的沒有拍(後來發現網路上還是有人拍.....),而且當時那個房間人爆多,空氣不是很好,大概擠的跟當年瑪麗安東尼王后生產的時候一樣多人吧!努力的參觀一下就閃人繼續往下走了。


這個長廊走到最後就是神聖廳了,這個廳裡掛著拿破崙的崇拜者也是御用畫家雅各˙路易˙大衛(Jacques Louis David)所畫的拿破崙加冕圖,這幅和掛在羅浮宮的那幅拿破崙加冕圖是「原版複製品」,除了這幅小一點,並且畫中拿破崙的其中一個妹妹衣服的顏色 由白色變成淺粉紅色之外,其他和羅浮宮那幅超大幅的一模一樣,不論是人物、構圖、光線、色彩、筆觸等等。在以前沒有照相機的年代裡,竟然可以畫出兩大幅一模一樣的畫,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驚奇。

關於凡爾賽宮的這幅加冕圖還有個傳說;據說這幅畫一直珍藏在大衛自己的家裡,直到死後才被發現。人們發現這幅畫中唯一不同的只有其中一位公主的衣服顏色不同,這個公主就是拿破崙最鍾愛的妹妹寶琳。寶琳是拿破崙的兄弟姊妹中最沒有政治野心的一個,也是最美麗的一個妹妹,號稱當時歐洲的第一美女,她對權勢利益沒有興趣,只愛美和愛她的情人們。而這個妹妹也的確算是比較不勢利的一個,當拿破崙第一次流放到厄爾巴島的時候,她是唯一一個和母親前往探視拿破崙的手足,第二次流放到聖赫勒拿島的時候,她在拿破崙的大衣裡縫藏了一串鑽石給她的哥哥。拿破崙算是沒有白疼這個妹妹。而在第二幅加冕圖大衛會把寶琳的衣服畫成粉紅色的原由則是大衛暗戀這位寶琳公主的表現,把他的愛慕透過屬於愛情的粉紅色隱藏在畫中。不過,這畢竟只是傳說啦~暗戀一個女人要這麼大費周章的畫這麼大的一幅畫可是很累人的,真的愛的話就單畫她一個人不就得了?
 

大衛這個畫家不僅是位畫家,也是對政治狂熱的一個人,大革命的時候,他用選票支持處死路易十六,在拿破崙時代畫了不少作品,有法國新古典主義領袖之稱,除了歌誦拿破崙豐功偉業的作品之外,還有一些很有名的畫作;例如馬拉之死 、沙賓的婦女、Recamier夫人肖像等等,他的畫十分的細膩傳神,底下的高足;安格爾和葛羅斯也為當時的拿破崙畫了不少畫作,可以說,透過這師徒三人的畫作,看到了拿破崙的發跡、稱帝、退位等興衰的一頁歷史。而我也差不多是從這師徒三人的畫筆下不知不覺的變成拿迷的。


其中葛羅斯有兩幅拿破崙的畫像是我最喜歡的;一幅是「拿破崙1796年11月17日在阿爾高樂橋上」和「埃羅戰役」這兩幅。「阿爾高樂橋上」其實這幅算是對拿破崙的崇拜之作,畫中的拿破崙棕色的頭髮線條自然而流暢的飛揚在空中,揮舉著大旗,神情肅穆卻帶有詩人般的空靈氣息,有點不太切實際,不過的確有聚焦的效果,畫面上的拿破崙緊緊的抓住觀看者的目光。另一幅「埃羅戰役」則是完全不一樣的呈現,埃羅戰役的時候拿破崙已經稱帝,這場「勝仗」可以說是成本最高的一場,雙方死傷的人數均很驚人,可以說完全不知道為甚麼要打這場沒有意義的仗,畫中來探視傷兵的拿破崙皇帝眼神茫然空洞無神,似乎連這號稱西方四大名將之一的拿破崙也不知道到底為了甚麼要打這場沒有意義的仗。這幅畫當時據說畫好了呈到拿破崙面前的時候,他凝視良久,最後沒有說話,起身別了一個勳章給葛羅斯,等同同意這幅畫的問世。拿破崙為甚麼會同意這幅畫的公開至今沒有人知道。最近凡爾賽宮內拿破崙的相關畫作與藝術品正在神戶展出,當看到這個展出消息的時候,我還真是有那想飛去日本看展的衝動,幸好我還記得「冷靜」這兩個字怎麼寫。


                                                                                  ↑拿破崙加冕圖


                                                        ↑「拿破崙1796年11月17日在阿爾高樂橋上」


                                                                                ↑「埃羅戰役」

看完神聖廳之後,到這裡「外圈」的部分應該就算參觀完了。

下了樓梯走出室內,陣陣的穿堂風呼呼的吹來,畢竟還是郊外地區,雖然天氣很好,這麼吹還是讓人覺得有點冷,找一個避風的窗口下坐在窗台的石墩上開始享用我們的午餐;T先生剛剛在麵包店買的兩塊派。看起來很可口,為了怕壓壞這兩塊派還不敢收到包包裡去,沿路參觀都是端在手上的,很好笑吧~不過這兩塊派味道不錯,一塊是藍莓的,一塊是甚麼我忘了,只記得不錯吃。除了兩塊派之外還有在超市買的一盒餅乾,吃了些餅乾喝了些水,看看廣場上的遊客,簡單迅速的解決了我們的午餐,然後起身去參觀「內圈」的國王寢室。

 


待續....

 


碎碎唸:


1.以上講的畫作現在均收藏在羅浮宮內,多數為常態展出。「馬拉之死」和「拿破崙1796年11月17日在阿爾高樂橋上」兩幅現在則在神戶展出中。

2.神戶展出相關資訊在這裡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tomlinfox
  • 印象中,目前在凡爾賽中展出的畫作,除了王宮貴族畫像以外,大部分<br />
    都是複製品,但這些複製品做的幾可亂真,確實是值得一覽。<br />
    <br />
    我個人最欣賞的是大衛的拿破崙加冕圖,原版一比一個構圖氣勢磅礡,<br />
    而且可以把各種物件的材質質感都畫出來,真的是神乎其技,新古典畫<br />
    派真不是浪得虛名的。<br />
    <br />
    王后寢室雖然也是向陽的房間,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印象中那裡總是讓<br />
    人覺得有股陰氣,尤其是壁紙的顏色,可能是瑪麗安東尼的鬼魂還在那<br />
    裡吧...(嗚...嗚...)
  • sylvia4432
  • re:狐大<br />
    您老就快別嚇人了吧~ 上次去參觀雪濃梭堡的時候我真的有被嚇到,要去<br />
    花園的時候,我襒見有一個人影從我的左後方走來,靠我靠的很近,我怕撞<br />
    到他還急忙閃身讓他過,結果定眼一看卻甚麼也沒有,我的第六感告訴我,<br />
    我剛剛應該確定是差點撞到"人"沒錯. 所以呢~如果說凡爾賽宮有"人"在<br />
    那裡的話我也會相信,只不過是不是瑪麗王后我就不知道了.<br />
    <br />
    複製畫作的部分不止凡爾賽宮,連羅浮宮展出的畫作都有複製的說法,加冕<br />
    圖那幅我也覺得很棒,再羅浮宮的時候,坐在沙發上看了很久....
  • MEB
  • 我也聽說過在這些地方展覽的畫作都是負製品這種說法<br />
    可是一直沒有得到過證實。<br />
    想要被證實最直接的方法應該就是上前去劃他兩刀,<br />
    可惜現在已經離開法國,無法親自參與這樣的實驗<br />
    不如就請還留在法國的朋友們代勞吧XD
  • sylvia4432
  • 劃兩刀可能有點小難,因為像羅浮宮和凡爾賽宮要進場都會有安全檢<br />
    查,可能一進門就被搜出凶器了。<br />
    出門在外,這種求證的事情還是俗辣一點好了,平安為宜,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