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鏡廳的落地窗前往外看,終於知道先前來過的gigi說的一望無際是甚麼感覺了;從王宮這邊開始算的話,一路走到看到的盡頭長度有3500公尺,走路的話大概要花一個小時。

↑一望無際的凡爾賽庭園


這還不包括如果你在庭園中左右穿梭逛來逛去的路程與時間。一個小時是指很專心的走的話還要花上一個小時。

 

根據官方資料,現在的凡爾賽宮有800公頃的佔地,而這卻只是鼎盛時期的1/10而已,換句話說,鼎盛時期的凡爾賽宮是有8000公頃的佔地,現今800公頃的佔地中,有屋頂的地方只有11公頃,那你就可以想像這凡爾賽的庭園佔地到底有多大了。如果要逛這個庭園,請自備好腳力,不然的話有遊園小火車可以坐倒也是不錯的選擇,要想浪漫一點的話也有敞篷馬車可以坐,當然這些都是要另外付費的,不包含在遊園的門票中,聽說也有自行車可以租,我倒是沒看到攤位,如果還有機會再去的話可要好好的注意一下。

↑荷包充裕一點的話也可以試試看敞篷馬車遊凡爾賽喔~


廣大的庭園裡除了法式庭園及縱橫庭園中央的十字型運河之外,還包括了兩座建築物,一座是大堤亞儂宮(Grand Trianon),一座是小堤亞儂宮(Petit Trianon),這兩座離凡爾賽宮有點遠又不會太遠的宮院是國王的情婦們居住的地方。大堤亞儂宮是路易十四時蓋的,當時這座建築物主要的主人就是路易十四的「首席情婦」曼德儂夫人(madame de Maintenon),這裡當然也是路易十四紓解繁瑣嚴苛的宮廷生活的地方。小提亞儂宮則是建於路易十五的時代,後來變成瑪麗˙安東尼的住處之一。據說這條運河就是當時國王去會情婦們用的,果然是浪漫的法國人,會情婦還要就船而捨馬車,書上說路易十四還曾多次在運河上辦泛舟舞會,聽起來頗有趣,現在運河上還有小船出租,T先生興致勃勃的提議要租小船來划,我以佔有議會中決定性的席位搖頭否決了這項提議;「你忘了上次在日月潭的故事了嗎?」我說。話說那是我們還在男女朋友的時期,相偕去日月潭遊玩,T先生也是像這樣興致勃勃的說要租小船來划,當時身為女朋友的我不好潑他冷水,結果是划了半天離碼頭還不到10公尺。對於吾家老公的划船技術不太信任,他跳下去游泳的距離可能還比划船長。

 

大堤亞儂宮是一座單層的粉紅色大理石建築,這座宮殿佔地也蠻寬廣的,結構上來說的話,可以算是兩座建築物中間用一個長廊連接起來,在兩座建築物連結後半部成L型凹進去的地方則是花園用地,不論在哪一棟建築內,臨著落地窗就可以觀看到花園。這座大堤亞儂宮比起凡爾賽宮主題建築當然是沒有那麼豪華,但是多了點生活的氣味,而事實上也比較像居住的地方,凡爾賽宮比較像展示的地方,現在的大堤亞儂宮大致上是保持拿破崙時代的樣子。

 

↑往大堤亞儂宮的路上,那個憂鬱的背影就是吾家老公了(不給划船的關係? )



↑大堤亞儂宮的正面



↑大堤亞儂宮內的長廊


↑花園



↑連結兩座建築物的大理石長廊

小提亞儂宮則在大堤亞儂宮的附近,從這裡走過去大概十分鐘左右。

這座小提亞儂宮說是宮殿我倒覺得規模上來說比較像一座別墅,裡面的生活機能也很充足,而且在這裡竟然還看的到在凡爾賽宮看不到的衛浴間。這座小提亞儂宮是路易十五的離宮,也是當時路易十五寵愛的蓬巴杜夫人所居住的地方,路易十五相當喜愛這座離宮,蓬巴杜夫人死了以後(紅顏薄命,她死的蠻早的)又變成路易十五的新歡巴利夫人的住所,路易十六時他把這座宮殿送給瑪麗˙安東尼王后,就變成王后後來時常居住的地方,裡面還有一座愛神噴泉。

↑小提亞儂宮的正面


參觀小提亞儂宮的時候時間已經不早了,擔心不知道到底能不能進去參觀,後來看了兩個台灣女生拎著一本繁體中文的凡爾賽宮的書要進去,我和T先生就跟著進去,門口驗票檢查包包的法國男打開T先生的包,看到擺在上層的餅乾就開始耍起寶來「喔~~先生~真是謝謝您的致贈了~」耍完寶我們正準備要進去參觀的時候,他突然冒出一句「ありがとう」我和T先生回頭看他,他看我們好像還在狀況外,他接著又用中文和韓文分別說了謝謝,我們兩個還是看著他不知道他在耍甚麼寶,這時候他終於被我們兩塊木頭打敗解釋說:他常常分不清楚來的亞洲觀光客是日本人還是中國人還是韓國人。我們兩個恍然大悟:喔喔~~原來是這麼一回事!笑笑的說這很正常,我們亞洲人也分不清楚你們是法國人還是德國人還是美國人。我們是台灣人啦~也是講中文的。要走的時候他還附贈一句中文的謝謝,真不知道該說他是為無聊的工作找樂趣還是勤奮向學。

 

離開小提亞儂宮的時候已經是凡爾賽宮打烊的時間了,還沒來的及參觀的議會博物館及戰爭廊等也沒時間去看了,拿著簡易地圖本來想走回大門的方向,沒想到走錯了方向,沿著一個牧場走著走著就走出了凡爾賽宮,這個方向沒看到有收門票的地方,如果只是要參觀庭園的話,建議可以從這裡進來就不用門票了,而且馬路大條平坦,還可以把車子開進來,還真是羨慕住在凡爾賽鎮的人,有一個超級大花園可以逛。


↑小提亞儂宮旁邊的林道

同時,至此我的腳已經像被蛇女梅杜莎的眼光瞄到變成石頭般的又硬又痛了,畢竟在這個面積超大的宮殿庭園走了一整天,要走去車站的路上還迷了路,多繞了一大圈,還外帶下雨,等車到巴黎之後,站起來的那一剎那我幾乎要叫出來,因為腳真的是太~~痛~~了~~~。腳跟承受了身體所有的壓力,站起來十秒內我沒辦法邁開步子走路,但也不能一直站在那裡,最後忍痛先走出車廂,在月台上再站一下,讓腳習慣以後才能繼續提著石頭腳往前走。這天當然不用講了,一定是好睡到爆,好睡到第二天還懶洋洋的爬不起來去羅浮宮......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