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你沒看錯,從法國,我帶了36公斤的手提行李一路平安順利沒被罰錢的帶回台灣。

這趟法國行除了去玩兼探親以外,另外一個任務就是兼當DHL。 

從台灣帶了一些金主大人想念的台灣味過去,然後再從法國幫台灣的敗家女同學採買東西回來,還有一些買給自己的哩哩扣扣,由於大部分的東西都是要退稅的,不知道到底會不會抽驗行李,而且這些保養品及皮件等也都屬於「有價商品」,保險起見,於是都打算手提。

所以我的手提行李的部分整理到來就變成了三件;一個小紅登機箱,一個百貨公司送的軟袋,還有我的流浪天涯小背包三包。小紅登機箱裡塞了兩個LV包包和一堆歐舒丹、雅漾的保養品、房東送的波爾多紅酒一瓶等東西,軟袋中塞了小紅登機箱裡塞不下的保養品,流浪天涯小背包則塞了隨身的護照機票錢包相機筆記本及…..還是小紅塞不下的保養品。

不是小紅太小,而是我失策的答應幫人家帶東西卻沒有注意到代為採買的內容;例如歐舒丹的薰衣草香衣水,在法國買很便宜沒錯,但是一瓶一公升,如果比重也是1:1來算的話,那這瓶8歐的香衣水就佔了一公斤重的重量,後來越想越覺得自己是呆子,下次再幫人家採買決不再買這類重的要死的東西。

但總之,這三件手提行李加起來重達36公斤,我想你比較有興趣的應該是怎麼平安無事不被罰錢的帶上飛機吧?

說來還要歸功於回台灣那天戴高樂機場的混亂。 

真的很混亂,那天戴高樂的人爆多,而且還有員工在罷工遊行,沒在歐洲機場出過境的我七手八腳的先去弄退稅的事,搞不清楚是要先劃位再來退稅或者先退稅再去劃位,排在退稅隊伍中的我東瞄瞄西看看,觀察情勢的結果是發現別人都是拿著登機證和護照還有退稅單,就只有我拿著還沒劃位的機票,心想到底要不要離開先去劃位再來退稅,不過轉頭看到泰航那排像十二指腸的等待隊伍,再往前看看退稅窗口已經近在眼前了,我決定賭賭運氣。

排在旁邊的小姐我偷瞄了一下她的護照,也是台灣護照,我忐忑不安的心有點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於是發揮歐巴桑菜市場八卦的本事和這位小姐攀談起來,這位駐顏有術的小姐竟然是來法國探望嫁到這裡來的女兒的,看不出來有這麼大的年紀,我沒有退稅經驗,於是問問她有沒有在法國退稅的經驗,她說她也是第一次在法國退稅,之前只有在德國和美國退過税,她還提到說在德國退稅趴數高達19%,不像在法國最多只有退到17%。歐啦啦~原來一樣是歐盟國但退稅標準竟然還不同呢~

輪到我了,税關的法國人看到我拿機票而非登機證,有點奇怪的抬頭看了我一眼,不過他沒刁難我,也沒說要看我買的東西,很阿沙力的蓋章放我過。 

退稅這件事我出發前做過功課,不過千看萬看就是漏掉一個程序;那就是如果你打算跟我一樣要在機場退現金的話,税關關員給你的稅單蓋完章以後不要太興奮的就在旁邊裝好信封然後就傻呼呼的丟進郵筒裡,千萬記得先拿著粉紅和綠色兩聯單子到旁邊的另一個窗口去領錢,領完錢以後再把粉紅色的那聯税單裝進信封丟到郵筒裡去。我耍烏龍的結果就是等了快一個月收到退稅支票,再一個月等那張歐元退稅支票兌現,然後銀行要扣很貴的手續費,曠日費時,勞民傷財,地老天荒。唉。

好了,很烏龍的退完稅,然後再轉去泰航的櫃檯準備報到,我們先找到一行排的比較短的隊伍,但沒多久泰航的地勤人員過來說這是頭等艙和商務艙的報到窗口,啥?光商務艙以上的都排程這樣了,那經濟艙的咧? 

我們沿著那「十二指腸」走,最後找了隊伍的終端,已經擠在航廈入口的門邊了,排沒多久後頭進來一個法國太太問道我們爲甚麼擠在門口不動,金主大人回答正在排隊,只聽到這位法國太太一長串的歐啦啦啦啦啦啦….

光排隊等報到就排了四十分鐘以上,隊伍行進間看到了一對台灣的年輕夫妻,太太很親切的跟我點頭微笑。終於看到櫃檯了,但前面一對講英文的年輕男女託運行李超了重,就在櫃檯前打開行李準備乾坤大挪移的把一些東西移到隨身行李去,場面很混亂,三不五時還經過機場裡示威隊伍震天嘎響的呼喊聲,櫃檯人員招手要我先報到,我繞過那對正在乾坤大挪移的老外把大件的小綠行李丟上去秤重,25公斤,「只有這件嗎?」我點頭。接著櫃檯宣布了一個令我難過的消息;龍王颱風正在過境台灣,所以曼谷到台北那一段沒辦法幫我劃位,得到曼谷以後領到行李再看情況去劃位。聽來很複雜,但好像也沒別的辦法了。我匆匆的領到登機證就閃人,櫃檯連我到底帶了幾包隨身行李都搞不清楚。

然後在出境入口前和金主大人擁抱道別,拖著那沉重的小紅和軟袋火速前往出境驗件處,驗件處前的人龍和剛剛泰航前的一樣,以著非常非常非常緩慢的速度往前移動著,我又看到剛剛那對夫妻,和那位太太再次點頭微笑,其實我心裡很著急,因為距離飛機起飛的時間越來越近了。

驗完了護照,我拖著那沉重的行李過五關斬六將的往前衝,經過漫長的「時光隧道」後終於到了登機口,但在這裡還有一關安全檢查,隨身行李都得過X光不說,男生還得把皮帶抽起來放在籃子裡,不然安全檢查的那道門就會雞貓子鬼叫起來,法國人動作慢,每一關效率都很差,這廂急得心臟都快跳出來他那廂還是慢條斯理,眼看登機門近在眼前還是得按耐住性子等著前面的一堆男人脫鞋子抽皮帶過安全檢查穿鞋子繫皮帶,輪到我還好沒囉哩囉唆的要我脫鞋子,我深呼吸一口氣把25公斤的小紅扛上輸送帶,把軟袋背包也卸在輸送帶上,然後走過安全檢查門,還好沒叫,我把小紅等三件行李等再抬下來,到這裡為止,沒有人檢查我隨身行李的「重量」。

終於上了飛機,也找到了座位,準備把小紅扛上頭上的行李箱,這時候突然有一個高大帥氣的男生(不是空服員,泰航的空少既不帥也不高大威猛,殘念)表示要幫我把小紅扛上去,我自然是很高興有人願意幫我,不過這位高大帥氣的熱心男顯然低估了小紅的實力,當他扛起小紅的那一刻,我看到他的臉上劃過了小丸子的三條黑線…..

到這裡,歸鄉路已經正式啟程,36公斤的手提行李也一路安全過關的上了飛機,這裡上了飛機以後再檢查重量的機會大概等於零,這就是我奇蹟般的把那36公斤的手提行李從法國拎回台灣的過程。不過,我要說的是;「阿姨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萬一有網友如法砲製到時候被攔下來罰錢的話,S小姐可是萬萬不負責的。





圖說:
1.就是這三件重死人的隨身行李.
2.裡面裝的就是這些鬼東西.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