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飛機我被夾在兩個泰國男中間,劃不到我想要的靠走道的位置,時間下午一點多。
飛機搖搖擺擺的飛上天空,看到凱旋門,看到巴黎鐵塔,原本要抬頭仰望的標的物現在卻已經在我腳下,飛機持續往上爬升,穿過雲層,我終於看不到巴黎了。

心裡有點莫名的小難過,原本這麼不愛的城市終於也發現了她獨到的魅力,原本就知道的一個人的歸程想起來還是會覺得有點孤單。
其實應該要想辦法讓自己睡覺,可是無論如何也睡不著,手錶仍然停留在法國的時間,晚上八點,金主大人應該回到杜爾了吧!早上一出旅館就斷掉的背包帶子不知道怎麼背回家?現在到底飛到哪裡了?腦子裡有的沒有的想一堆,原本就沒有睡意的我現在更加睡不著了,不過既然整個飛機都關的黑抹抹了,那還是想辦法盡量睡一下好了。

睡得很淺的我被一陣泡麵香味給喚醒,看到空姐端著兩碗杯麵從走道上走過去,心想泰航有泡麵可要嗎?如果有我倒是想要一杯,肚子好像有點餓。兩旁的泰國男一上飛機的時候是呈小幅度的大字狀坐姿,委屈的我像小媳婦一樣的區在中間,但醒來的時候卻發現換我成小幅度的大字狀坐姿,換泰國男縮在兩旁當小媳婦。不管了,腿長坐經濟艙已經夠累的了,又給了我一個中間的位置,我就乾脆霸道一點算了。

不久靠窗那邊的泰國男他也醒了,我們同時看著地面上發光的城市,還是搞不清楚這是哪裡,有人說可能是杜拜,也有人說是土耳其,靠窗的泰國男和我相視微笑欣賞著夜景,泰國男拿出DV開始拍起來,又再度睡不著的我在黑暗中百般聊賴,既不好開燈看書寫東西,手上也沒DC可以亂拍,只好又開始胡思亂想起來。不過就在這段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中我才忽然想起來一個有點大的問題:我身上沒有任何的美金或者歐元現鈔!!

想起戴高樂泰航的櫃檯人員說;有颱風過境台北,所以我必須到曼谷之後先把行李領出來再去重新劃位,那……意思就是說我必須先入境泰國才能拿到我的行李嗎?如果要入境泰國我就必須辦落地簽,辦簽證就要錢……要死了!!!我身上沒錢怎麼辦?! 

上飛機之前想這一路到台灣應該再用不到歐元現鈔了,所以全部如數的交還給金主大人,身上現在只有台幣,那如果事情真的如果這個憨人想的這樣的話那該怎麼辦?

還好天公真的有疼憨人,下飛機的時候不自覺的和剛剛在戴高樂機場遇到的那對年輕的夫婦走在一起,略加攀談之後我厚臉皮的提出一個請求;可不可以換我一點歐元或美金現鈔?
這對同路的年輕夫妻;蔡先生在竹科工作,林小姐是美語老師,她們這兩位真是我此次歸鄉路上的貴人,如果沒遇到他們我可能會吃更多的苦頭甚至流落曼谷機場也說不定……
林小姐很阿沙力的說沒問題,如果真的需要辦落地簽的話那她可以換美金現鈔給我,一路走到轉機櫃檯,他們兩位英文比較好的先去問櫃檯現在的狀況還有需不需要辦落地簽不然怎麼領行李等等的問題,轉機櫃檯說現在狀況不明,要十點左右才知道,不用辦落地簽領行李,他們會把我們的行李另外安置直到我們劃到位為止再轉到我們的班機上去。

才早上六點多,要等到十點才會有消息,那現在怎辦?
後來「台灣同胞曼谷落難協會」中的王小姐說來去按摩一下好了,坐那麼久的飛機也挺累的,也好,不然也不知道要去哪打發時間。常常飛來飛去的王小姐識圖老馬的帶我們找一家泰式按摩,我和林小姐比較不好意思讓人家全身摸透透,所以選擇了腳底按摩,泰式的腳底按摩比較溫和,不像台式的腳底按摩一樣痛得人雌牙裂嘴的唉爸叫母,但真的得到放鬆了嗎?好像也還好,感覺稍微不夠力了些。

按摩間和林小姐聊起來,知道原來以前林小姐之前是在荷蘭唸書的,這趟旅行就是想帶老公去以前唸書的地方看一看,然後轉去德國,最後再到法國並從法國出境,她說在機場就注意到我和金主大人了,只是沒想到我是一個人回台灣的,並聊了聊在法國彼此的旅遊經驗。

晃到十點,再去櫃檯問,櫃檯依舊不肯定接下來我們的班機,說要等到中午十二點。很無奈,不過好像也沒辦法,只好先各自解散去逛免稅商店,並約定十一點半再回來這裡集合。帶著36公斤的手提行李重的要死,就像背一個10歲左右的小孩在身上,哪還會想要逛甚麼無聊的免稅商店,而且曼谷的免稅店又不算便宜,小姐的態度也不算挺好,中國人又多,在飛機上不睡的惡報現在來了;睏的要命。逛大概半小時就回到約定的集合地點先在那邊坐,旁邊還有其他累的東倒西歪睡著的「台灣同胞曼谷落難協會」的其他成員,大家都在等消息,如果沒這個可恨的龍王颱風來攪局的話,此時我們應該飛到台灣了。

後來蔡先生和林小姐也逛了一圈回來了,問我吃過飯沒有,我說還沒,她們說免稅店街上二樓有賣米粉湯之類的吃食,叫我先去吃午餐,她們可以幫我看行李。匆匆的和她們換了一些美金就拜託她們幫我看行李,換我去吃飯。後來想起來覺得自己膽子真大,那些手提行李裡的東西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的也值個六七萬台幣以上,就這麼放心的託給剛剛認識的人。不過,我真的是運氣好,遇到了兩個好人。吃過午飯回來再去櫃檯問,得到的答案還是不˙確˙定。

下午兩點,航班資訊顯示華航和長榮的飛機都飛出去了,那泰航現在到底是怎樣?
王小姐有點沒耐心的問櫃檯;到底是cancel還是delay?這時候櫃檯終於給了我們一個比較肯定的答案是cancel。老實說,這個答案讓我們很抓狂,等了那麼久才等到一個這樣的鳥答案,一班飛機說起來人也不少,就這樣沒消沒息的cancel掉,不過也因為大家實在太累了,連吵架的力氣都很有限,只好問那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如果今天不能給我們機位的話最少要給我們過境旅館吧?抱歉!也沒有,住宿要自己想辦法。

英文好一點的負責去吵架,英文不好的就留下來幫大家看行李,已經幾個小時沒睡了呢?算不清楚,只知道如果在座位上坐超過五分鐘就會開始打起瞌睡來,但是機位不確定,哪有那個膽子那麼放心睡覺,於是和林小姐兩個輪流看行李,去上個洗手間,去櫃檯看看架吵的怎樣,在附近走一走免得睡著。

泰國人辦事看起來和法國人一樣不可靠,吵了好久,甚至都把轉機櫃檯的老闆都叫出來了,終於終於劃到了晚上六點多飛往台北最後一班的機位。我和蔡先生林小姐的位置竟然劃的還不錯,劃在經濟艙的第一排,我們三個就座坐好,確定沒有人和我們的機位重複之後,綁上安全帶就馬上昏昏睡去,睡到連飛機何時起飛離開這個我們滯留12個小時的機場都不知道,直到空姐把我們搖起來喝果汁為止。撐著沉重的眼皮喝完果汁吃飽飯後,又昏睡過去直到抵達台北。

這天因為颱風而班機的時間大亂,平常冷清的中正機場意外的人山人海,擠得連出境驗件處都需要控制進入的人數,來台灣觀光的大陸人被已經沒秩序的驗件處指標和航警搞得七葷八素的不知道該排在哪裡,好不容易驗完件出關又等了大半天的領到行李,匆匆的和此行一路相伴的蔡先生和林小姐道再見彼此叮嚀小心就趕忙找巴士搭去,帶著大小四件加起來60公斤的行李擠巴士回到台中時已經半夜兩點半了,漫長的歸鄉路終於走到盡頭。

這趟漫長歸鄉路的心得是: 
1.出國瞎拼最好不要拼的太厲害 
2.如果要拼的很厲害的話最好還是帶個挑夫隨侍在側 
3.如果沒有挑夫可以扛行李的話,那最好還是先練練身體才能當神力女超人 
  (事實上女人潛力無窮,就算不練身體到時候還是會有辦法拖著這些行李跑的) 
4.出門旅行前有拜拜有保佑,如果情況這麼慘又遇不到貴人的話,那大概……會更慘吧! 
5.原來泰國人跟法國人一樣辦事都不太可靠……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雪
  • 不然信用卡的密碼也要記得 (可以預借現金) :p<br />
    <br />
    好險喔,否則只好滯留機場了呢。
  • S小姐
  • re:雪<br />
    就是連預借現金的密碼都不記得才挫著等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