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都的後半年,我留下了金主大人一個人先回台灣去了。
其實我也想繼續留下來,但是丟著不管的工作老闆聲聲催,他說已經沒辦法再罩我了,一定得回去。金主大人因為工作已經完全辭掉了,加上他學語言比我有天份也更努力,「投資」在他身上比投資我更有「回收」的希望,所以協議的結果就是暫時分隔兩地。還好的是;台灣到日本不算太遠,尤其是飛到大阪又比東京近一點,所以,只要能擠出幾天的連假,我自然是二話不說的收拾行李飛向東瀛探夫去。

就像這次到法國去探親兼旅遊一樣,行李中自然少不了食料品的補給。更況日本的物價這麼高,飛機票也這麼貴,加上又快要冬天了,當然得帶一些過去吃的加用的。所以我帶過甚麼去給金主大人呢?
 
米。日本的米好吃歸好吃,可是比起台灣來還是貴的多,在京都還留有我幾件衣服在,所以不必帶太多衣服,行李裡面塞一包五公斤的米是小事,誠如前言,都專程去一趟了,而且機票也這麼貴,當然要「帶夠本」。(真的很歐巴桑)
 
奶粉。現在只剩金主大人一人住,加上又另外找到一份打工,其實在家的時間變的很有限,一個人也吃的很有限,買菜也不必再買那麼多了,牛奶省了下來,改泡奶粉喝。
 
此外像乾香菇、豆皮(沒錯,就是豆皮)、乾麵條、麵筋、魚罐頭、康寶濃湯、愛之味泡菜罐頭、沙茶醬高纖味精醬油婆婆作的香椿醬素滷肉精等調味料(日本醬油滷肉味道就是不一樣)等乾貨帶去日本也就算了,有一次吃素的婆婆還塞了一條素火腿給我,要我帶過去給金主大人。那次剛好是千禧年元旦假期,不怕死去搭飛機,同行的還有好朋友大餅,他要去會多年前認識的日本筆友,他的筆友會到關西機場去等人,到時候再送他搭車到京都跟我會合回台,期間的時間我們各自活動。好死不死那次國泰的飛機誤點了三個小時,等到心浮氣燥時開始整理起隨身行李,需要冷藏的素火腿雖然用毛巾包起來放在帆布袋裡,但誤點三小時火腿也逐漸的退冰而開始滲水。
 
我拿出火腿,拆開毛巾,絞乾,再包回去,然後再拿出手帕再包一層,再塞回帆布袋。作著這些動作的同時我還喃喃自語的說;下次要用報紙先包起來,然後再包毛巾,再包塑膠袋,這樣才不會滲水出來…….大餅此時像看到稀有動物般的盯著我看,然後說:季啊~(姐姐),你實在跟人家很不一樣,「正常的人」都會說;下次我不要帶這種東西了,只有你還會研究下次要怎麼包……
 
也由於第二學期期間,我差不多兩個月不到的時間就飛一趟日本。
後來海關問我說:「是來出差嗎?」
「不是,是來探親。」
「對不起可以看一下行李嗎?」翻著我的護照的關員客氣的說
「沒問題。」
一打開隨身行李,首先映入海關先生眼裡的就是那包怕壓的豆皮。
「請問這是甚麼?」
「這是食料品,煮火鍋的時候或者煮湯的時候加進去很好吃喔~」
「……………」「謝謝您,不好意思」額頭上冒出三條線的海關官員說。
「沒關係喔~您辛苦了」S歐巴桑笑笑的收起豆皮。
 
老婆遠道而來,在京都的老公當然也精心準備了燭光晚餐等待老婆的到來。
前幾天翻出了那年金主大人的日誌,上面寫著燭光晚餐的菜單;蔥煎豬排、和風沙拉兩種、奶油洋芋、濃湯等菜色,而且還去跳蚤市場買了一對星星月亮造型的蠟燭,真的是燭光晚餐喔~
我不在京都的日子,金主大人也自立自強的學了很多新菜色,雖然旁邊沒人拉小提琴,雖然沒有玫瑰花,雖然沒有美酒相佐,但是這一切我已經很滿意啦~
 
回台灣的前一天,盡可能的會幫金主大人煮點東西放到冰箱裡去,可以讓他不用花太多時間張羅吃的,通常都是滷肉一鍋,或者很下飯的素瓜仔肉(從婆婆那裡學來的),而忙著要上課又要唸書又要打工的金主大人吃東西也簡單,回台灣大概十天後的email裡面金主大人提到還不用去買菜,光吃我帶去的食糧都還夠…..
 
想想真是夠聳,在京都待那麼久,哪裡有好吃的店問我一定失望,想來想去竟然都是這些菜市場的回憶….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