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凌晨1:37分。
雨聲淅瀝,溫度微寒。

聽著雨聲,我又再次的找到檔案夾中李宗盛的「生命中的精靈」,然後播放它,許多的回憶也隨著這微寒的溫度,窗外的雨聲,還有李宗盛的歌聲又再次的合體,出現。
在台中住了二十年了,而最後正式搬離宜蘭則是十八年前的事,然這十八年來,我最常夢到的地方,就是宜蘭我們家那個住了十年的房子。

它常常出現在我的夢中。而且很奇怪的是;夢中的季節常常是冬天,或者是下雨天。
小時候宜蘭冬天的寒冷和雨,恐怕是非常深刻的滲透到我的骨髓,我的記憶,我的生命裡去了。
我覺得我的童年過的絶不算快樂,也許從小就不是那種討人喜歡的個性,也許從小就犯孤僻,別人不想理我,我也不一定要人理。在小學畢業以前,我是不合群地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的。
國中以後漸漸變的開朗了,也比以前有自信的多,但是那「冷」卻沒有卻沒有完全的驅除去,或許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的驅除掉。
高中以後離開家回到台中來唸書,那冬天雨夜的冷好像被台中的溫暖有所軟化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人要更堅強的面對生活,儘管真的忍不住想家的時候,還是會連夜收拾包袱的坐六個小時的夜車回家去。
最後我終於離開了那個將冷深植於我的地方,但我卻在這十八年間不時的夢見它。

或許是因為我沒有見到它「最後一面」的原因吧!
直接在台中的新家等家人搬過來,展開新生活。
可是它卻沒有從我的記憶中離開,每當寒冷的下雨夜晚,它就再次提醒我它的存在,好像在召喚我再回去看它一次。
可是這樣就真的可以了結這段記憶嗎?我也不知道。了結了這段以後,還會不會有其他的也跑出來這樣糾纏我十八年呢?隱約的,我覺得會。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