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荔枝的季節,每年到了端午節前後就可以看到荔枝上市。

儘管荔枝吃多了會上火,甜份也高,但「旬の味」當前,哪顧得了這麼多,當然嘛是先吃再說,要真上火了,再喝豆漿降火就行了,一點都不礙事。這方面最厲害的莫過於金主大人,江湖人稱「果子狸」的金主大人,如果不攔著他,他可以邊看電視邊把兩三斤的荔枝全數嗑光,完全都沒想到半夜如果流鼻血了該怎麼辦的問題。
 
荔枝上市的時間比較短,接棒的水果就是龍眼。龍眼和荔枝一樣也是甜孜孜的剝殼水果,但我還是愛吃荔枝,因為龍眼太容易長蟲,邊看電視邊吃的話有可能一不小心就順便把蟲吃下肚去,這不符合我懶人的吃東西哲學。荔枝的品種有很多種,但我很丟臉,始終沒搞清楚過哪一種是哪一種,只知道都好吃。大度山這邊之前種荔枝的人也不少,親戚中也有人種了幾分地的荔枝,收成時節就會打電話來叫我們去採荔枝兼郊遊,親戚家的荔枝樹比較矮叢一點,站在地面上就可以直接摘取,以前在高雄工作的老闆帶我們去他親戚的荔枝園採荔枝的時候,荔枝樹太高,還得拿梯子才採的到,不過,無論是矮叢或者高大的荔枝樹,只能說採荔枝還真是辛苦,如果沒帶剪子的話,單用手折,沒兩下包準就起水泡。
 
說到荔枝就不能不提楊貴妃,為博得美人一笑,唐明皇不惜動用運送軍情的快馬連夜兼程的從嶺南送荔枝到長安,也留下了杜牧寫的「紅塵一騎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這樣的名句。因為荔枝這種水果其實還蠻麻煩的,採收下來以後如果沒有處理的話外殼黑的很快,所以為確保新鮮及外觀的美麗,那個時候又沒有UPS,大概也只能用快馬日夜星馳的方式送進長安城。不過我想,唐朝的荔枝一定沒有現在好吃。
 
生在台灣這樣的水果寶島,有現採的新鮮荔枝可吃,不用百里加急快馬就可以吃到鮮嫩飽滿甜美的荔枝,真的是很幸福的事。但這種幸福有時候不離開台灣的話未必能夠體會的到。
 
在京都的某個六月天,正和同學研究超市本週特賣的時候,不知怎麼的講到了荔枝,日本不產荔枝,我說要吃荔枝得等明年了。好心的同學告訴我說,學校對面的超市中村也有賣荔枝,我驚訝反問:有嗎?沒看到啊~中村基本上快要變成福利社了,幾乎每天都會去光顧一下,今天早上也才去過而已,沒看到荔枝啊?
下課後不死心的又到對街的中村去看荔枝,在生鮮部門晃過來晃去的就是沒看到荔枝,哪來的荔枝呢?
 
後來我終於知道我沒看到荔枝的原因了。
原來日本超市裡賣的荔枝並不是我想像中的如在台灣市場看到一串串新鮮豔紅帶點嫩綠的荔枝,而是一顆顆被剪下來像賣豬肉一樣的被保鮮膜包在保麗龍盒裡的荔枝,最令人傷心的是;荔枝的殼不是紅色的,而是黑色的。
 
悲夫。
 
這樣也叫荔枝嗎?如果買了吃下去,不僅對不起荷包,對不起舌頭,更對不起我從荔枝產地台灣來的身分。士可殺不可辱,這樣的荔枝我寧可不吃,忍耐一年等吃明年夏天的台灣荔枝。那一串串鮮紅帶嫩綠的新鮮荔枝才是荔枝。
 
但即使如此,在台灣還是會吃到殼已經變色的荔枝。
荔枝會上火,不能真的卯起來吃,萬一家裡的荔枝真的太多了,不是進冰箱要不就是釀酒。
S媽把吃不完的荔枝包起來丟進冷凍庫,殼是黑了,不過荔枝肉冰凍之後硬硬脆脆的,口感倒很特殊,不難吃,美味不減。另一個則是釀酒,荔枝酒甜甜的很好喝,但是很燥熱,其實也不能多喝,喝多了會耳鳴。
這兩年S媽的興趣從釀酒變釀醋,前年已經釀了一堆龍眼醋柚子醋之類的醋,今年不知道要釀甚麼則有待觀察。




↑中興新村荷花池邊的荔枝園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ANADA
  • 在日本賣的一顆顆都是從中國來的冷凍荔枝。我不敢買:P<br />
    只好等回台灣在吃了。<br />
    <br />
    說到荔枝,我乾媽第一次到台灣去玩的時候,我拿龍眼給她吃。<br />
    拿了兩大把讓她再飯店裡慢慢啃。但隔天帶她去家樂福逛,她卻又買了一<br />
    大把回去。我問她這麼喜歡嗎?不是才給她兩把嗎?都吃完了?<br />
    乾媽笑說,她把那兩大把都分成一顆顆的用衣服包好了,要帶回日本吃:P<br />
    因為太好吃了,怎麼有這種水果阿~~ :)<br />
    <br />
    結果她就把兩大把的龍眼偷渡回京都,冷凍起來。聽說還是一天拿幾顆出<br />
    來解凍,慢慢的吃。<br />
    還拿去公司向同事炫耀:P<br />
    <br />
    之後,每次到台灣,真的都像水果之旅。晚上都要帶她去超市買水果吃:)<br />
    <br />
    台灣的水果真的沒話說!! :)
  • sylvia4432
  • re:SANADA<br />
    日本人來台灣很難不愛上台灣的水果吧! <br />
    倒是....離台灣很近的沖繩不知道種不種荔枝?<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