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按照倫常來說,金主大人的阿媽是我在世的最後一個阿媽,我自己的外婆和阿媽都已過世許久了。

不過盡管如此,我和金主大人的阿媽在相處上並沒有更進一步的親近,甚而基本上,阿媽對我這個孫媳婦(或許還包括我大嫂在內的這兩個孫媳婦)並不滿意,節儉成性的老人家總覺得我們年輕人太不聽話,太會花錢,太會四處跑,甚至直至臨終,她還是沒抱到曾孫,當人家媳婦一切不及格的條件我們兩個孫媳婦都具備了。
 
初次見面的時候,幾年來看人的經驗本能的告訴我;這個阿媽很不一樣,並不容易討好,最起碼,我沒辦法將眼前的這個阿媽和「慈祥」兩個字聯想在一起。
 
事實上也如此,阿媽對媳婦的行為規範在我們來看差不多就是清朝人的媳婦守則,她是出生在那樣的舊時代,在那樣的時代裡長大,嫁人,侍奉著她真的是清朝人的婆婆,年紀輕輕又逢喪夫,一個人拉拔著五個孩子長大,一個女人就算在現在的時代能這樣走過來的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況是在那個戰亂貧窮的年代裡。個性和意志力不夠堅強的話是辦不到的,但伴隨堅強個性而來的也是固執、不容易溝通及易怒的脾氣。亦因歷經貧窮,阿媽對金錢很計較,公公又是長子,多年媳婦終於敖成婆,所以婆婆過去的日子過得很辛苦。遇到一些不好講的敏感問題,通常也只能透過阿媽最寵愛的么女兒,也就是金主大人的小姑姑去溝通。畢竟母女和婆媳還是不一樣的。
 
婆婆和阿媽作了將近四十年的婆媳,但卻是到最後這幾年才獲得阿媽對她的依賴和肯定。過去,婆婆只是一個媳婦,一個外人,一個家裡打掃煮飯生孩子傳宗接代的人,有好吃好用的,阿媽都只有準備女兒兒子和孫子們的份,婆婆和嬸嬸兩個沒份的媳婦只能識趣的留在樓上不下樓來免得場面尷尬。阿媽脾氣不好,金主大人這些孫子們小時候皮蛋作娘的捨不得打,也都是阿媽在修理的。也或許是這樣的因素,阿媽過世,這些內孫們情感上似乎沒有甚麼波動。問金主大人,他只淡淡的說;大概小時候和阿媽不親,長大後又看她欺負媽的緣故吧!
 
老太太今年九十歲了,過去相處上有摩擦和自己娘家人抱怨的時候,S妹都安慰我;她都已經那麼老了,又不會活的比你久,讓她一點吧!
最近的這一兩年,阿媽的健康狀況每況愈下,而且還常常摔倒,後來漸漸的不記得人,也沒辦法上飯桌吃飯,都得靠婆婆端飯到房裡餵食。常常從樓上下樓經過老太太的房門前,透過紗門看到她躺在床上孱弱的身軀和已經是皮包骨的小腿,心裡總有一種老太太來日無多的預感。
 
然後就在所有人都有心理準備卻又發生的很突然的矛盾情況下;老太太走了。
 
在一個週末的早晨,睡夢中,悄悄的走了。
 
人在花蓮旅行的我想說已經離家好幾天都沒有和金主大人連絡了,那發個簡訊好了,沒想到得到的回覆卻是阿媽當天早上過世的消息。
 
頓時,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
 
家裡發生了這樣的事,我總不能繼續旅行下去吧?
但是一起旅行的Z小姐怎麼辦?
現在要告訴S家人這件事了嗎?
 
還是決定隔日先回台中,還好旅行也將至尾聲,Z小姐也可以體諒這樣的情況,於是就提前返家。路上越想越不對;如果我沒發簡訊給金主大人的話,那他也打算不告訴我了嗎?真是要害我挨罵比較快。但更不順的是前日才出發去宜蘭童玩節帶營隊的大哥和大嫂,由於這個工作是早就安排好的了,但大哥又是長孫,不回來不行,只好勉為其難的留大嫂繼續在宜蘭工作。
 
於是開始為期將近兩個禮拜的治喪。老太太生前再三交代不要去殯儀館,家人尊重其遺願在家為阿媽舉喪。
在家辦的話唯一累的就是守靈。白天女眷們守,晚上男丁們輪流。七月初的天氣天天都像火爐,就算沒甚麼重勞動晚上還是累到倒頭就睡,既然是守靈就不能到處跑,只能乖乖的待在靈堂前,唯一能作的就是折蓮花。
婆婆預計折108朵蓮花給阿媽,每朵蓮花要用十八張的金紙折成花瓣組合,一個花瓣有八個動作完成,看起來好像很多,但動員家裡的女眷卯起來折,竟然還提前完成,搞到最後幾天幾乎沒事作,十分無聊,並且更累。
 
喪禮的大小事宜都由公公決定,公公雖然也七十有餘了,但卻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人生大事,雖然嘴巴上說老太太九十歲了,這是喜事,不過偶然之間還是可以看到他落寞失神的神情和偶見的慌亂浮現在平常總是慢條斯理穩如泰山的臉上。這段時間公公的脾氣也變得很不好,加上聽力又不好,和人溝通辛苦,不管有沒有生氣,講話的音量和口氣總讓人覺得他在罵人,屢屢的從別人的臉上看出對方的忍耐。喪禮過後,聽他和姑丈講起他一顆醫生早就建議他拔掉,他卻始終堅持留著的牙齒,在老太太過世的第二天就自己脫落了的事情。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生身之母已經九十歲了,母親生給他的牙齒也陪了他七十年,他寧可痛不願意拔,怕這一拔,即成永別。男兒即使有淚不輕彈,身為兒子的公公也還是哽咽竟難竟語。
 
告別式前一天的法會,也是颱風來的前一天,搭在馬路上的棚子被狂風吹的左搖右晃,還偏離了原來的位置,呈現左歪十五度的斜度,葬儀社的小哥在回答會不會垮的時候也越來越不肯定。隔日五點就開始一連串的出殯儀式,入殮的時候看到了阿媽的遺容,很安祥,像睡著一樣,但是和平常看到的樣子略有不同,倒是看著看著想起了我自己的阿媽,最後的樣子也是很安祥,而且看起來和平常一樣。
 
中午前趕到了火葬場,這天日子大概太好了,進入火葬場的路竟然被塞到動彈不得,乾脆下車直接用走的進去,火葬場中不用說也是人山人海,而且往生的應該也都是老人家;因為看到一大群又一大群的遺族,在火化場裡,擺了一具又一具待火化的棺木,別人家葬儀社的工作人員還不得不指揮起交通;「穿黑袍的家屬請往那邊,穿白衣的家屬請往這邊」,除了擠之外大家手上都還拿著香,還要小心別被香燙到,場面很混亂甚至最後沒辦法好好的和老太太說個話就被擠出去。
 
步出火葬場的時候心情覺得很低落,加上別人家請的孝女白琴還哭的真是帶勁,緊繃的情緒突然再也攔不住,兩行清淚止不住的掉下來,別過頭去小哭一下免得內傷。回到家的時候停靈時的靈堂已經被撤掉了,心裡有一種重新開始的感覺。
 
倒是忍不住想;以後不知道會不會有那種專為單身或沒小孩的人服務的生前契約?那一天來臨前,我要好好的想想要一個怎樣的葬禮(如果還能有那樣的福氣有一個葬禮的話),我可不要那個「笑女白琴」來哭假的,來段郭登堡變奏曲可能我還能長眠的安穩些吧!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妹
  • ㄟ....我倒是要很白目的說一下,公祭那天一堆議員立委的來拜拜說來作功德,<br />
    拜拜我是不反對啦,可是喔,最好拜一下就會有功德啦 /__\=3 <br />
    (而且態度都很屌,哇哩,這些死公僕)
  • MEB
  • 請節哀<br />
    讓我想想我以後會希望怎樣...不知道請個歌舞團還是什麼電子花車會<br />
    不會沖淡一下悲傷的氣氛<br />
  • co_co
  • 守靈不能看書喔? 那還真無聊<br />
    我家的家風比較( )<br />
    麻將都擺到門口了, 很扯喔<br />
    但是, 我希望我ㄚ婆可以繼續健健康康活的更久一點啦<br />
    偶只剩這個阿婆了.....<br />
    ㄚ婆, 我們愛你啊
  • co_co
  • 說到歌舞團, ㄚ公去世時有請, 我家小孩那時3歲吧<br />
    問說那是在做什麼的?<br />
    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他, 就跟他說那是給"阿祖"加油好上路的<br />
    他滿能接受這觀念的, <br />
    這樣不算誤導吧 @_@
  • S小姐
  • re:S妹<br />
    更神的是,這些死公僕還是自己來的耶~都沒人通知他們說...<br />
    還有那個市議員陳某,可能太早起床了,在家祭的時候,他等在椅子上竟然就睡著了~<br />
    夠扯吧!<br />
    <br />
    re:MEB<br />
    請歌舞團? 嗯~這還真的蠻像你們射手座男性會作的事.<br />
    只是到那個時候不知道還有沒有歌舞團這種東西就是了~XD<br />
    <br />
    re:co co <br />
    守靈可以看書,只不過那幾天白天爆熱又三不五時有人來弔唁之類的,<br />
    靜不下心來看書啊~(又不能看不用大腦的八卦週刊 >.<)<br />
    給阿公加油好上路....這個說法不錯,應該也是符合阿公的心意吧!<br />
    <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