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或許也該算是日本的「名物」之一吧!
如果說待在日本唯一要擔心的,除了沒錢之外大概就只有地震。還好客居京都的期間日本的地震都很客氣,沒在這段時間發作,更貼近真實說法的原因是;阪神大地震才剛過四年。

學校的春季旅遊,這次的地點是瀨戶內海的淡路島。神戶對面的一個小島。這個小小的小島有著幾樣聞名的特產;洋蔥,明石大橋,還有阪神地震的震央。參觀震災紀念館是重點行程。說是紀念館,其實應該說是一個園區,園區中除了保留震央上的一棟被地震所毀的民宅原貌以外,還有因上下震動而造成落差有一個高的斷層地面,當然也有保留展示許多阪神大地震時的紀錄照片等等。
 
眾所皆知日本上一次的關東大地震是在1923年的時候,距離後來的阪神大地震足足相差了72年。我生在台灣又是五年級生,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有這樣的經歷,所以看到震災紀念館中的紀錄照片的時候心裡是非常震撼的;由於阪神大地震發生的時間在清晨五點多,又是冬天的清晨,天色根本還是一片黑暗,然而在這樣的黑暗天空下,卻映照著地震引起火災的熊熊火海。高架橋斷了,倒了,車子從高空墜下,高架橋壓垮了旁邊的建築物,避難所裡驚魂未定人們的臉。這一張又一張的照片。
 
我試著想像:如果是我在冬夜的睡夢中突然被這猶如天崩地裂的震撼所迫,來不及弄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之前只顧倉皇逃生,還要擔心自己的家人親友是否安好,人生中所建立的一切將毀於此刻,不知道下一秒鐘到底會發生甚麼事的時候,那我該怎麼辦?那一刻我會想些甚麼?
看著一張又一張的紀錄照片,我無法想像,倒是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不知道是紀念館裡冷氣太強還是被這些照片所撼動。我暗自祈禱著:希望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
 
然而在京都的日子裡,我們很平安,直到9月22日的清晨,Izumi的來電以前。
 
前一夜,我和金主大人異常的兩人同時輾轉反側,無論如何都睡不著,不知道為甚麼的感到莫名的煩躁,我們兩個在床上翻了一個多小時以後決定起床烤片土司吃,喝點溫開水,小小的填點肚子後再度試著睡覺,不然明天早上起不了床該怎麼辦?
 
第二天清晨六點多一點,我被電話聲吵醒,睡著的金主大人很少起來接電話,我迷迷糊糊爬起來接起電話,是Izumi打來的。
「地震。你看到新聞了嗎?」
我還沒睡醒,「地震?沒有啊~昨晚有地震嗎?」聽到地震,金主大人也醒了。
「快看電視,不是日本地震,是台灣。」Izumi顧不得慢條斯理的講。我打開電視,切換著頻道,然後看到令我震驚的一幕;台灣大地震。
 
匆匆謝過Izumi以後我開始打電話回台灣。S家接通了,還好大家都平安無事,只是也頗受驚嚇,但沒事就好。可是婆家電話一直打不通,非常令人擔心。到學校上學後,這個新聞也稍稍的傳開來,課堂上也稍微討論了一下地震,可是我沒有心思想這個,只掛念著電話打不通的婆家。
 
下課的時間在走廊上仍然繼續打電話。婆家打不通,改打同事的電話,他住的離婆家不遠,可以的話想請他過去幫我們看一下。同事說;目前台中聽說情況比較嚴重的是南區和大里那一帶,北區這邊還好。儘管如此還是不太放心,畢竟婆家的房子年齡都比金主大人老了,這麼大的地震招架的住嗎?還有,到底詳細的情況是怎樣?一堆問號不知道要問誰。
 
終於在中午時聯絡上了金主大人的大哥,大哥說家裡沒事,大家都很平安,只是電話斷了,手機也是慢慢才通的。家人都平安,聽到以後就放心一大半。人在國外最怕碰到這種事,相隔千里遠不說,還得不到任何資訊才叫人懸心,半點力都使不上。
 
慢慢的開始在新聞裡得到越來越多的消息,原先以為震央在北部,後來才弄清楚震央在集集。但相對的,透過電視逐漸傳來日本的災難畫面和地震消息卻也讓人看了更心酸與心疼。走在街上,看到有人在募款要捐給台灣。這些錢到的了台灣嗎?我忍不住的想。
 
921之後的一個禮拜我們回到台灣。感覺相當的混亂。
混亂的不只是剛剛受到重創的震後情況;回來後要先收拾出國前混亂搬家而疊得像倉庫的房間(這個肇事者是誰你自己心知肚明啊~)、要聯絡先我們幾天來台灣的Izumi、要準備金主大人再度赴日時所要攜帶準備過冬的物品、還要聯絡同事主管準備復職的事,阿里不達的一堆。一個禮拜以後送走了金主大人,我又開始上起不得不上的班,想著下個月金主大人的生活費和學費,電視裡天天播報著災後新聞,餘震頻繁到S妹已經可以神色自若的判斷地震的級數,精神科天天爆滿……那段日子過的真是非常非常的灰暗。
 
轉眼間,921已經七年了。
想著那時候這塊土地上的人們,都為了這塊土地而攜手相扶持。
那現在到底又為了甚麼深仇大恨而彼此仇視呢?就為了那個不才的總統而不惜再度撕裂重創台灣嗎?
 
我默哀。
不只為921受創的台灣與人們,更為了已經死去的,心中的愛。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ayehuang
  • 那時我正好rotate到急診的course<br />
    很想回到中部支援<br />
    不過老大說不行<br />
    因為守急診不能擅離崗位<br />
    就由其他人去了<br />
    不過聽說 收驚的攤位比精神科醫師的生意好<br />
    <br />
    那年中秋節回到台中<br />
    大約是921一星期之後的事了<br />
    頻繁的餘震讓我不得安眠<br />
    可以想像當晚的搖晃程度<br />
    <br />
    但人是多麼的善忘<br />
    一眨眼又有力氣搞堆烏煙瘴氣的事<br />
    該怎麼說才好啊!
  • sylvia4432
  • re: 阿斐<br />
    那時候金主大人回來一個禮拜然後又去日本,<br />
    半夜餘震晃的厲害的時候婆婆怕我一個人會怕還上樓來陪我睡,<br />
    我覺得很感動,雖然其實並沒有那麼怕.<br />
    <br />
    而現在的局勢, 也是叫人無言了吧!<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