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的某一天,家裡突然變成託狗所。
隔壁那討人厭的惡鄰終於在虐待我們數年且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之後決定賣掉房子,而前不久終於成交了,新屋主找了師父來拆原來的裝潢準備重新整理房子,那狗就是師父的狗,叫小黃,是一隻十歲的老狗了。

中午下樓來吃飯,看見門外有隻狗晃來晃去,S妹問我說哪來的狗?我說應該是隔壁師父的,你沒看牠悠哉悠哉的繞著師父轉?
等到傍晚再下樓準備等吃飯的時候,卻看到小黃在家裡,就坐在樓梯口,一付可憐似的眼神望著我,我問牠:「你怎麼會在我家?」S妹說牠聽不懂國語啦~你要跟牠說台語,我只好又用台語問了一次,小黃依舊一付可憐兮兮的樣子望著我。
 
經過S妹的一番報告,原來是這隻笨狗下午趁著師父工作的時間跑出去玩,玩到師父要收工回家了還找不到狗,師父只好託爸媽如果看到小黃回來的話麻煩打電話給他,他再來帶狗回去。碰巧不巧,師父前腳剛回去小黃後腳就回來了,看到鐵門深鎖,不見主人蹤影,這下可慌了,而S媽在發現小黃在門口徘徊以後先不客氣的唸了小黃一頓後去打了電話給師父,S爸怕牠又跑不見了,於是就把小黃叫進來家裡並且鎖好紗門,於是,小黃就在我家了,怯生生的坐在地板一角,徬徨無助的看著這個家裡的每個人,不知道自己茫茫前途會變怎樣的可憐樣。
 
乍然看見家裡的地板上有狗突然覺得好怪。
 
事實上家裡曾經養過狗,而且養了很久。那時候的情況是;坐下來沒看到狗才會覺得怪,還要四處張望甚至彎腰探看椅子底下,找看看狗在哪裡,看到狗在就安心了。現在卻剛好相反,看到家裡存在了條狗,突然好怪。大概是家裡沒狗的日子過太久了吧!已經習慣了。
 
不過,小黃在等待主人來認領的那一個小時裡,家裡卻因為這條狗,感覺氣氛更活絡了,飯桌上的話題圍繞著狗打轉。那是好久不見的生氣。
 
不知道別人怎樣,但對我來說,對S家來說,家裡有一隻狗,感覺上才比較像是一個完整的家。
國二時某一天下課回家,突然發現家裡有一隻一個月大的小白狗正躺在客廳椅子下呼呼大睡,一下子好奇興奮快樂驚喜各種情緒都擠了上來,問老媽狗哪來的,老媽不情願的回答說是老爸的朋友受老爸之託找來的。顧不得小狗睡的正香,一把抱起來看:是隻小公狗呢~
 
晚上等老爸回家以後滿意的看著這隻傻呼呼的小狗,老爸說:小孩子怕狗,那就養條狗來相處一下就不會怕了。老公出的主意,小孩歡呼,老婆則扳張臉。如果把當時的場景拍下來的話,就會是這樣的一張照片。
這隻小白狗在我們家待了十一年,中間老媽想棄養牠數回,只不過這隻狗真的是賴定我們了,都沒被丟成功。那一百零一次成功的被送到宜蘭廣興老爸朋友家去的那一次,老媽又在禁不起我軟硬兼施苦苦哀求的情況下對我透露了狗的行蹤,我二話不說的騎著腳踏車往梅花湖去,厚著臉皮又去把狗要回來,還好黃叔叔是老爸的老朋友,看著我長大的,而且狗在他家的幾天聽說不吃不喝還會哭,阿姨見我捨不得牠,也很大方的把狗還給我,就這樣牠就再也丟不掉了。搬家回台中的時候,還一路暈車的跟S妹一起擠回台中。
 
小白狗就在我家終老,最後是我在動物醫院送牠走的,親眼看著生命一點一滴的流失而無能為力,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煎熬。想起這十一年的時間恍如彈指,牠給我們的太多,我們給牠的卻太少。
 
之後雖然也短時間的再養過另一隻可愛的笨狗,但這隻狗沒了以後,有很長的時間,都沒人認真的想再養狗了,畢竟老的老,小的又忙,誰還有心力再去照顧教養一條狗呢?養狗的責任,似乎我們是已經挑不起了。不再有福氣擁有一隻狗。更重要的是;或許再也沒有哪一隻狗能取代小白狗在我們心目中的地位了吧!
 
小黃在看到主人的時候,幾乎是喜極而泣的嗚咽著,狗不知道有沒有時間感,如果有,我想,在我家的一個小時對牠來說或許大概是一個世紀那麼長吧!
第二天師父再來上工,S妹說小黃今天沒來了,因為老闆娘說牠是笨狗,還是別出門好了。對於這個答案,感到欣慰也感到有點小失望;小黃還是好好的在家好了。年紀大的狗萬一不小心變成流浪狗的話那可是很慘的。雖然心理其實還是希望再見小黃一面。
 
而今天和金主大人出外亂逛,準備去市民大到附近的咖啡館去喝咖啡,停好車的時候聽見綠園道的另一邊有狗的叫聲。好奇心驅使,我拉著金主大人過街去看看。原來是流浪貓犬的認養活動。
 
地上臨時圍的柵欄裡睡著一堆小黑狗,大概累了,每隻都呼呼大睡,另外柱子上還綁了三隻狗,我一眼就看到牠;一隻米白相間大概兩個月大的小狗,牠好可愛好漂亮啊~根據我看狗的經驗,這隻狗長大後應該是隻長的很體面的狗,另一隻跟牠綁一起的是一隻白底混黑米色的也差不多是兩個月大左右的小狗,感覺這兩隻似乎是同一胎生的,這兩隻狗都很漂亮,而且很有精神。
 
我止不住的看著這兩隻小狗。
但一旁有著原住民口音的工作人員卻告訴我;牠們明天就要被安樂死了。
我悶悶的說不出話,蹲下來逗弄這兩隻可愛的小狗,心裡不止一遍的想;我要帶牠們回家。
但實際上的狀況卻是不可能。現在連我自己都居無定所了,這兩條狗要怎麼跟著我?我要養在哪?而且現在的我根本沒心力也沒時間照顧狗了。況且婆家娘家兩邊的長輩都已經言明不再養狗了,我又怎麼能把狗帶回家然後不負責任的丟給別人養?可是,一點都不安樂的安樂死。看著這兩條無憂無慮還不知自己生命即將結束的小狗,我想起在動物醫院的那一幕。兩者之間似乎沒有太大的不同啊~都是眼睜睜的看著生命的流逝而無力挽回。然而現在卻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不得不死。
 
我再也無心看其他等待認養的貓狗,殘忍的拉著金主大人的手離開現場,走過馬路的那一刻我很用力的忍住不要讓眼淚掉下來。
 
窗明几淨播著爵士樂的咖啡店來了一對客人,帶了一隻梗犬,我看著那隻梗犬繞著主人打轉,我又想起了那兩隻小狗。就算投胎為狗,命運也是天差地別。然而不管如何的因緣際會遇到了那兩隻小狗,畢竟我卻還是沒有能力挽救牠們的性命。
 
半夜三點,不寫難過,寫了還是難過。MEB家的文章我根本就沒有勇氣點進去看相關連結。因為我給不了牠們甚麼,只能懦弱的離開。就算心裡希望還能遇見牠們,然而卻無論怎樣,都不敢說出口。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動不動就把狗安樂死,只因為他們會妨礙人類的生活,這是不是人類的傲慢...<br />
    為什麼我們有權決定他們的生死呢?
  • S 妹
  • ↑ 忘了署名~
  • MEB
  • 唉~~眼淚又掉了下來
  • sylvia4432
  • re:S妹<br />
    你說是人類的傲慢也行,<br />
    但...."除非獅子學會寫字,否則狩獵的故事永遠會爲獵人增光",<br />
    對狗來說,何嘗不是?<br />
    <br />
    re:MEB<br />
    唉~(給你面紙)<br />
    <br />
  • 芙
  • 謝謝S小姐的來訪鼓勵哦。你家好像沒留言板,所以我就找了篇寫回應,沒想到一找找到這篇也有洋蔥味的文...。(我已經自備面紙了)

    我家老狗今年也12歲了。我們當初把牠從台灣帶過來美國時,居然有朋友說,為什麼不把牠帶到陽明山上放生。牠是我撿的流浪狗,養了九年,怎麼有那種朋友說那種話咧?!害我差點不理那個朋友了。

    我看了MEB家那篇,是睜著半隻眼看的,因為那些圖實在慘不忍睹。我們能做的好有限啊。
  • S小姐
  • re:芙
    歡迎你來喔~
    沒養過狗的人或許很了解人狗之間的感情甚至是可以親過人與人之間的.尤其是老狗,怎麼可能捨的下和牠之間的點點滴滴呢?

    PIXNET的欄位應用還算好用,回頭申請一個留言版來放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