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這已經不是新片了。不過只要沒看過,就是新片子。
 
改編自藤澤周平的小說,山田洋次導演,真田廣之和宮澤理惠任男女主角,整體的陣容來說都算是非常「黃金」的組合,會注意到這部片子是因為2006年上映,由木村拓哉演出的「武士的一分」,同樣也是改編藤澤的小說,導演也是山田洋次,「武士的一分」是山田宣布改編自藤澤小說的「時代劇三部曲」中的最後一部,我先看過「武士的一分」,然後更進一步的找了其他兩部片子來看。「黃昏清兵衞」的哀愁的氣息,其實是我這「哀愁」系列最想寫但又怕寫不完整的主題。
 
故事開始於幕末明治維新前的東北藩地,清兵衞久病的妻子亡故。妻子的久病不起加上母親的老年癡呆症,讓清兵衞除了白天要去城裡「上班」以外,黃昏「下班」以後還要回家忙於農事和照顧家裡的老小,夜晚還要另接一份蟲籠代工以維持生計。畢竟清兵衞只是一個只有50石俸祿的低階武士,更何況還為了妻子的病透支了二十石。生活的現實讓清兵衞沒辦法像其他同僚一班下了班以後還能出去喝酒應酬,所以同僚在背後給了他「黃昏」這個稱號。


 
生活的窘困的確讓清兵衞灰頭土臉,無暇照顧自己的情況下,不但衣衫破舊,也久未洗澡,最後還因為身上的怪味讓城主給訓誡了一頓。片子開始以後,清兵衞的表情一直都是低調堅定而忍耐的,只有在黃昏回家見到自己女兒的時候臉上有了笑容。舅舅因為清兵衞被城主訓誡感到顏面無光,氣沖沖的到清兵衞家裡斥罵兼提親,要清兵衞再婚娶個好生養的女人來持家,清兵衞顧及若再婚妻子不能善待兩女兒而拒絕,「看著孩子們像農作物般一天天的長大,那種喜悅對方是否也能理解」清兵衞眼裡希望的光彩卻被舅舅當垃圾般的粗魯丟棄。

 
直到好朋友飯沼的妹妹,青梅竹馬的朋江再次的出現,改變了他的生活。
朋江是個有教養的女性,婚姻不如意的情況下,哥哥為她作了主請求藩主讓他們離婚,恢復單身的朋江走入了清兵衞的生活,為他和他的家庭帶了生氣。她疼愛他的兩個女兒,教她們許多生活技能和寫字。
 
是的,即使生活困頓,清兵衞仍然讓兩個女兒去私塾上學,女兒問為甚麼要讀書呢?清兵衞說;讀書會讓人懂得思考,只要會思考,將來無論面對任何的轉變都能應對。這是清兵衞真實的一面。靠刀解決問題的時代已經要過去了,清兵衛說。
 
不高的職位,窮酸拉塌的外表,庸碌的生活,沒有野心,但不代表清兵衞是個空洞的人。不得已介入好友飯沼和朋江前夫間的爭執,代替武藝不精的飯沼接受朋將前夫的挑戰,決鬥過程刀卻始終沒有出鞘,只用一根木棒打敗了持真刀的甲田。甲田被打倒在地昏厥,兩人離去時飯沼緊張的問;會不會有人說出去?清兵衞從容的說:敗將自己不會說出去。
 
武士間不僅嚴禁私鬥,上階武士被下階武士打敗又更是多不光彩的事,這種事關自身榮譽與顏面的事當然不能說出去,但甲田這個沒出息的男人還是告訴了他的酒友余吾善右衞門,希望替他報仇。但余吾善的格局還是不同於甲田,清兵衛婉拒於余吾善的挑戰,問及清兵衛師承何人,清兵衛謙答有辱師門,但他知道清兵衛是個角色。心裡記下了這個人。這同時,「黃昏大人」打敗甲田的消息也悄悄的在他的同僚間傳開,同僚訝異他們之間竟然藏了高手,而且還是他們背後嘲笑的「黃昏大人」。
 
飯沼轉達了朋江願意嫁入清兵衛家的意願,平常穩若泰山的清兵衛卻突然像個姑娘家般的害羞慌亂,連綁魚勾都會勾傷手,清兵衞回絕飯沼的提親。不是不愛,只是不能。他很了解生活困頓是怎麼一回事,但來自四百石俸祿,出門還有女僕跟隨的朋江也許無法想像那是怎樣的生活。只是來自一百五十石俸祿的亡妻,至死都無法接受這樣的貧富差距,不忘提醒清兵衛要力爭上游,不要丟了她娘家的臉。更何況是曾經嫁入千石俸祿武家的朋江?
 
黃昏不只是清兵衛匆忙趕回家的時刻,也是整個幕府時代的落幕時刻,藩主的突然病故更掀起了繼任藩主間的派系鬥爭。一日家老找來了清兵衛,要他去執行制裁逆賊的行動。這個逆賊就是鬥輸了那方的人馬之一----余吾善右衛門。
 
這個一出現就像鬼一樣的人。
 
清兵衛想拒絕這項任務,別說他不是逞英雄型的武士,想到他的一家老小他就更無法接下這個任務,託辭武藝不精,但家老早已調查到清兵衛過去是武館教頭,不容託辭。更何況余吾善是個難纏的對手,前去執行誅殺任務的武士都被他殺了。在沒有商量餘地下,清兵衛接下這個命令。夜裡,磨著短刀。清晨,清兵衛託了人梢口信給朋江,希望前來一見。請她協助幫忙整理儀容,並,希望如果他能活著回來的話和他廝守終身。

 
朋江終於等到她想聽的答案了,但欣喜之餘卻有更多的惋惜;她已應允了別家的婚事。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表達愛意的清兵衛,帶著絕望前去執行制裁任務。

余吾善這時候更像鬼了,甚至嚼起了女兒的遺骨。
 
他請求清兵衛放他逃去,聊起了投入家臣長谷川麾下的經過,引起了清兵衛的共鳴與惻隱,清兵衛卸下心防的講起為了亡妻的葬禮,他不得不賣掉他的刀。也許是這句話引起了精神已經瀕臨瘋狂的余吾善殺機。一陣血戰之後,余吾善的長劍還是敗在清兵衛適於室內應戰的短刀。傷痕累累的清兵衛拖著既傷且累的身體回到家,卻發現朋江在家裡等他。這個故事到這裡有了美好的結局。雖然幸福的日子只有三年,清兵衛最後還是死於明治天皇的剿藩的砲火中。
 
藤澤周平小說中獨有的委婉和山田洋次善於細膩表現男性隱性面的手法,創造了井口清兵衛這個引人淡淡哀愁的角色。不能說同情,只是一種哀愁。說不上同情的原因是清兵衛並未如想像中的柔弱,其實清兵衞是剛強的,是個真男人。但也正因為這隱藏在低調委婉背後的剛強才更叫人多一份認同。尤其是女性觀眾對這個角色的認同度也許會比男性觀眾高。當然也就更不用說朋江除了一份對清兵衛的愛慕之外,我想還有更多是母性被激發的成分。
 
以清兵衛的實力如果要「力爭上游」的話並非辦不到,雖說是武士,但實際上和現今社會並無不同,除了工作努力外一樣要懂得交際應酬,懂得揣測上意,懂得適時的表現自己,但這不是清兵衛想要的生活。即使生活困頓詰倨,他嚮往的還是平靜的農耕生活。但武士的身分除了可以得到俸祿之外,也是不得不的身分表徵,在那個武家為上的時代裡,為了家族,清兵衛不得不,這也是清兵衛的哀愁。而朋江的想法亦然,武家的俸祿來自於農民的稅賦上繳,憑甚麼高高在上?無論是非對錯,駁斥嫂嫂的話就是不對,這是朋江的哀愁。
兩人對於時代所賦予的價值觀一致的有不同的見解與想法。但不管任何時代;違背主流意識的生活型態總是讓人議論,若沒有絕對而強烈的自我認知,是無法視他人不屑的眼光於無物。
 
雖然這部片子的時代背景是幕末,主角背景是名武士,但是由清兵衛女兒的角度來串場,與其以「時代劇」、「武士」等關鍵字來看這部電影,倒不如說是從女兒的角度來看父親,甚至只是如電影海報上的副標題---「只是,爲了所愛的人」。對於男性至上的日本社會來說,不僅是故事發生的背景時代,甚至至今,山田洋次都企圖從他手下的男性角色中去扭轉日本人對於男性的傳統價值,如果山田洋次活在清兵衛的那個時代,大概也會被清兵衛那淺薄古板的舅舅罵得「滿面專豆花」吧!
 
真田廣之在另一部相同時代背景的電影「末代武士」(The Last Samurai)中也是扮演武士角色,不過和清兵衛是截然不同的角色性格,兩者的深度不同,但各有其特色,不管是「末代武士」中的霸氣強悍或是黃昏清兵衛中的內斂堅強,真田廣之都收放自如,獲得當年日本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實至名歸。宮澤理惠則是日本少數古今扮相皆美的女星(而且穿衣服和不穿衣服也一樣美),這部片子在2002年的日本奧斯卡中獲得多項大獎(註),不講哀愁與否,這都是部值得推薦的電影。

 
註1:
黃昏清兵衞獲得第二十六屆日本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劇本、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攝影、最佳配樂、最佳燈光、最佳美術、最佳錄音、最佳剪輯等多項大獎,是該屆的大贏家。

註2:
黃昏清兵衛的官方網站


註3.
照片皆取自官方網站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fayehuang
  • 很喜歡你寫的這篇
    說的很多事我沒想到
    我好像還有這部片子的DVD,有機會再拿出來多看幾次!
  • 這部片子我真的覺得有收藏的價值,
    也很值得再拿出來看,
    寫這篇以前我看了三遍,
    即使如此,還是覺得沒辦法寫完整,
    也許換你下次接棒?

    sylvia4432 於 2007/08/13 22:30 回覆

  • vivian同學
  • 這部電影我沒看過,但這個內容還挺讓我想看的...最近小閒,有空我也去租來看看^^
  • 用力推薦這部好電影喔~
    你這麼愛看電影不要錯過了

    sylvia4432 於 2007/08/13 22:31 回覆

  • 小璇
  • 起先看的時候我還以為是舊文,因為記得你之前也發過一篇與武士生活有關的電影...只是我實在記不起來是哪部...大概是自己搞錯了
    總之,S阿季寫日本電影都很好看﹝有讓人更想去看的加分作用﹞
    日本拍時代劇實在很有一套,每個細節都很精緻,看著那幾張劇照,真是寫實又動人。
  • 寫電影是很累人的啊~
    我又不像某些才華洋溢的人,寫影評跟吃飯一樣簡單,
    隨便寫寫又不如不寫,
    可是好電影不寫手又很癢,
    (好吧!我完全就是一個自作孽來著XD)

    你講的是哪片我也忘了,伊右衞門之永恆的愛?

    sylvia4432 於 2007/08/15 23: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