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火車的意義對我來說就等於是旅行。
帶著行李到火車站,拿著小小張厚卡紙印製的車票,通過窄窄的剪票口來到月台,等著月台上廣播火車即將進站。遠遠的看到火車往月台邊駛進,就可以看到站長拿著一個像呼啦圈的東西站在月台邊,等著火車司機快速的接手,這是小時候在月台邊等上車的時候最愛看的「表演項目」之一。



由於小時候跟著父母移居宜蘭羅東,一年中總有個一兩次搭火車回台中老家這樣的長途移動。
S家的小孩可能在基因上跟後來的訓練上都促使我們適合旅行;既不暈車,也練就了一付坐車的好功力。S妹和松鼠弟都算是上車就可以睡覺的小孩,至於S小姐的話,根據S娘的說法:我是很好處理也很囉唆的小孩。小孩通常沒耐心一直待在長時間移動的交通工具上,不過只要在福隆買一個便當就可以打發我,嗑了便當以後我就會乖乖配合一路隨著火車搖搖晃晃的到台中。
 
但說是一路到台中並不算是正確的說法;很多時候是還在要台北換車的,S娘背著松鼠弟,抱著S妹,另一手則拎著行李和奶粉奶瓶溫水瓶,我跟在後面跑的換月台轉乘另一班火車到台中。現在想起來真是覺得S娘真強,不過人就是這樣,在那個情況下其實不會想到甚麼強不強的問題,只是單純想著人帶行李都能順利的趕上車子就好了。這在後來我長大後的許多趟旅行中也是這樣的感覺,至於提行李很累或是拎著行李跑會不會摔倒在月台上之類的問題都是事後才想到。不過帶著小孩趕火車確實還是辛苦事,這樣的畫面一直留在我的記憶中,年輕的我心裡暗暗發誓一定不作這種事,有小孩一定會買車。還好的是,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真正被這個問題所困擾。
 
在S小姐小時候的年代,對號座的長程火車有莒光號和觀光號(自強號是後來才有的)。那時候台鐵的服務其實是還蠻不錯的,除了車廂清潔以外,還會有隨車的觀光號小姐和莒光號小姐,上車以後會端著擺滿茶包的盤子逐一的讓乘客挑選喜歡的茶種,窗邊的茶杯架上有洗好乾淨印著台鐵標誌的連蓋玻璃杯,把茶葉倒進去杯子裡,過一會兒就會有另一個男性服務員提著大水壺,逐一的幫乘客斟上熱水,然後單手把茶杯蓋翻回正面遞給乘客------真是了不起的技能,這可是在搖搖晃晃的火車上表演的呀~不用說這也是吸引我目光的表演項目之一。前一陣子看書的時候看到書上有當年台鐵車上玻璃杯的照片,我很興奮的跟金主大人說沒想到現在還看的到這種茶杯,但金主大人似乎對台鐵以前的玻璃杯沒有甚麼記憶,這才突然想起公婆以前都是開車帶孩子出去玩的,難怪金主大人不明白我在興奮甚麼。
火車給我的記憶太多,如果說開始體認到比較抽象的情緒情感學習的話,應該都是從火車開始的。夜車外寂寞的日光路燈孤拎拎的在黑夜中亮著,車窗外陌生地名火車站的外面不知道是怎樣的景色,月台上姑姑的身影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她的樣子。
 


長大後利用火車的旅行倒是少了,習慣於巴士車廂內的安靜(比較沒人講話),也沒有沿路停車上下客的紛擾,很單一目的的到達我的目的地。再利用火車旅行卻是在日本才發生的了。日本的鐵道體會過的人都可以了解那種舒適度、便利度和準時的各種優點,不管是短程的電車或是長程的新幹線,只要充分的利用所發行的不同票券,就可以享受價格上可以負擔又有品質的鐵道旅行。
 
今年高鐵開通以後,台鐵某種程度上的難免受到影響。老實說,兩家公司加起來除以二可能會是最理想的狀況。高鐵需要更親民化的價格和車站據點還有台鐵的技術管理經驗,台鐵則需要更專業的服務方法和態度,如果台灣的鐵道能像日本的鐵道一樣的話,那還有誰想上高速公路去塞車呢?台灣則還需要那麼多條高速公路嗎?



 

 















sylvia44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璇
  • 那張莒光號出站的黑白照照得真棒,配上鐵軌的幾何線條,真是神來之照!
    角度抓得真好,歎為觀止~~

    咦 這次沒有S妹搞笑加映場嗎?
  • S妹不走country girl的路線,所以這次外拍沒跟咧~
    下次再有城市系列的話,我再情商她大力跨刀好了.

    sylvia4432 於 2007/09/25 18:10 回覆